◈ 第5章

第6章

柳文茵還沒到書房就被攔下了。

「表小姐,大公子在忙,您現在不能進去。」

「忙什麼?」

門房:「……」

「你在騙人。」

門房:「……」

見對方說不出話,柳文茵提了提食盒,「祖母讓我給安哥兒送吃的。」

「大公子已經用過早膳了。」

「他吃的不是這個,可以再吃一點。」

門房:「……」

難怪所有人都怕遇到表小姐,說又說不通,罵又罵不得,這種感覺真難受啊!

趁着人愣神的瞬間,柳文茵靈活地繞了過去,提着食盒往書房的方向跑。

「表小姐,您不能進去。」

「大公子真有要事,交代過誰都不能進去打擾。」

「表小姐……」

謝安揉了揉額角,昨天才哭哭啼啼裝可憐,現在又恢復沒心沒肺的模樣了。

她倒是忘得快,一點都不顧及別人的心情!

「安哥兒,我來給你送吃的。」

人還沒到,歡快的聲音就先傳了進來。

下一瞬,一道纖柔的身影出現在門口,光影浮動,那人踏着晨光裊裊走進書房。

謝安眸色漸深,「你來做什麼?」

「送吃的呀。」

柳文茵清澈的眼眸裡帶着笑意,沒有一絲防備,就這麼湊到了謝安跟前。

淡香浮動,直直地往謝安鼻子里鑽。

身體不由自主地靠後。

「出去。」

聲音竟是比之前更冷了幾分。

柳文茵不滿地皺了皺鼻子,「我給你送吃的,你怎麼還不領情?」

謝安睨着她,「不缺你這一口吃的。」

「你真不吃?」

「不吃。」

謝安面無表情,「出去。」

「你不吃,我吃。」

柳文茵自動忽略了謝安的後半句話,擠到他身邊,搶佔了半張椅子。

一邊吃點心,一邊扭頭問謝安,「你在寫字嗎?什麼時候教我練書法?」

柳文茵記性不好,但手卻像有自己的想法,教她寫的字,作的畫,過段時間她都能復刻出來。

一手簪花小楷更是漂亮得無可挑剔,老太君見了都覺得神了。

直誇柳文茵是才女,要是病好了,別人拍馬都追不上。

柳文茵吃東西的樣子不算含蓄,但也不粗魯,可點心太過酥脆,還是不可避免地掉落了些許殘渣。

看着桌上的點心碎屑,謝安的臉色更不好看了。

在心裏默念,不要和傻子一般見識。

黑着臉掏出一方帕子,仔細擦乾淨桌面。

柳文茵露出害羞的表情,「下次不會弄髒你的書桌了。」

說著,還討好地湊近謝安。

像貓兒一樣,蹭了蹭他的胳膊,「安哥兒,你別生氣了。」

異樣的**感從胳膊蔓延開來,謝安聽到了自己如雷般的心跳聲。

「坐直!」

「不準叫我安哥兒!」

他的語氣太嚴肅,柳文茵都想走人了。

可想到老太君交代的話,又只能乖乖坐在謝安身邊。

「我聽話,你別凶我了。」

謝安又一次體會到了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覺。

她什麼都不懂,跟她講道理沒用。

嚇唬她更沒用,反正她睡一覺就忘了。

頭疼地按着額角,謝安是真的不知道該拿柳文茵怎麼辦了。

「以後別來找我了。」

「為什麼?你討厭我嗎?」

對上她懵懂的眼神,謝安無論如何都說不出狠心的話。

低低地嗯了一聲,「我不喜歡你。」

柳文茵露出受傷的神色,隨後又高傲地揚着下巴,「你不喜歡我,那我也不喜歡你了!」

孩子氣的反應,讓氣氛突然鬆快了下來。

謝安嘴角不受控制地彎了彎,搭在椅子扶手上的左手抬起,想要去捏一捏柳文茵的臉頰。

問問她,不喜歡他還能喜歡誰?

思緒驟然回籠,謝安惱怒自己一次又一次對柳文茵心軟。

抬起的手來不及收回,改推了一把柳文茵,「趕緊走。」

他的態度太差,柳文茵心裏委屈不已。

她好心好意來送吃的,這人罵她不算,現在還推她。

自尊心受到了傷害,眼裡快速蘊起了水霧。

「走就走!」

椅子太窄,兩人擠一起很容易就腿麻了。

柳文茵驚呼一聲,身體往後倒去。

身體快於意識,謝安已經先一步摟住了她的腰肢。

耳邊傳來一聲悶哼。

柳文茵以為自己把謝安砸壞了,着急地扭着身子去看他,「我不是故意的。」

謝安更加用力地禁錮着她的腰,「別亂動。」

「我沒動。」

說著又扭了一下身體,小心翼翼地去看謝安的臉色。

見他下頜繃緊,似乎在忍耐着什麼。

柳文茵低聲問:「安哥兒,是不是很疼?」

「嗯。」

「那我幫你吹吹。」

說著,人已經掙扎着起了身。

蹲在謝安跟前,煞有介事地對着砸過的地方吹了又吹。

謝安咬緊牙關,用力握緊扶手。

要不是知道柳文茵的情況,他都懷疑這人是故意的。

見謝安的表情更難看了,柳文茵心裏一急,「我幫你檢查一下。」

謝安心頭一跳,擒住她作亂的手,幽深的眸子落在柳文茵身上,「知不知你在做什麼?」

「幫你檢查身體。」

她的眼神太純凈,讓謝安生出無地自容的羞恥感。

一把將人扯了起來,「我沒事。」

「真的沒事嗎?要不讓人去請大夫吧?」

謝安沒好氣地回,「不用!」

「哦。」

柳文茵扯了扯嘴角,視線不停地往謝安大腿根處瞟。

察覺到身體的異樣,謝安冷聲道:「還不走?」

「可是你……」

「走!」

謝安臉黑沉沉的,柳文茵覺得他可能真的生氣了。

想到自己弄傷了他,心裏裝滿了愧疚,不敢再計較他兇巴巴的語氣。

把一碟碟點心放在桌上,「吃點好吃的,就不會難受了。」

趕在謝安發脾氣之前,拎着空了的食盒跑出書房。

小廝想給謝安添茶水,還沒進門,就聽見裡頭的人沉聲吩咐。

「關門,不管是誰都不得靠近書房半步。」

小廝心想,大公子又被表小姐氣着了。

這關了門,裡頭光線不好,還怎麼看書寫字?

想歸想,還是麻利地關上了門。

書房的空氣里飄蕩着柳文茵身上的香氣。

掌心處還殘留着柔軟的觸感,彷彿柳文茵的細腰還被他握在手裡。

腦子裡出現那張絕色容顏,水潤的眼眸,嫣紅的唇瓣……

最後的畫面,定格在她蹲在他的跟前。

為他輕輕地呵氣。

謝安的呼吸徹底凌亂了。

「茵茵。」

一聲喟嘆從唇邊溢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