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表小姐又美又嬌,豈有做妾之理完結小說 第9章_一風小說
◈ 第8章

第9章

「昨日邵媽媽去請你,你死活不來,今日也不知吹的是什麼風,你倒不請自來了。」

謝夫人在核對賬簿,看到兒子來正院心情有些複雜。

昨日她身體不適,安哥兒都沒來正院。

這會兒巴巴地來,難道是為了柳文茵?

仔細想想又覺得不可能。

安哥兒要是在意柳文茵,怎麼會一而再再而三地頂撞老太君,就為了和柳文茵撇清關係?

謝安沒答話,視線在屋裡掃了一圈,沒看到謝瑩。

往日這個時辰,她都會在正院陪母親用膳。

知子莫若母,謝夫人一看就知道他在找什麼。

「被老太君罰跪祠堂去了,連飯都不准她吃,不跪個三天三夜你祖母怕是消不了氣。」

謝安頷首,在一旁的椅子落座。

「推人下水,分明是不把人命當回事,是該讓她長長記性了,跪祠堂算不得什麼,餓兩頓也出不了問題,不挨板子就該偷着樂了。」

謝夫人沒有替謝瑩說話。

哪怕老太君不責罰,她也不會輕飄飄地揭過這件事。

倒也不是心疼柳文茵,只是覺得明晃晃推人下水的行為很蠢。

得虧這是在自己家,幾房妾室安分守己,庶子庶女知道自己姓甚名誰,下人嘴巴也緊。

要是換成別家,恐怕早就被嚷嚷出去了。

壞了名聲,瑩姐兒還嫁不嫁人?

謝家說不定還會被人扣上家風不正的帽子……

越想,謝夫人越覺得女兒的做法愚蠢透頂。

她跟個傻子較什麼勁?

這般沉不住氣,要是不好好教導一番,以後還得吃大虧。

謝夫人給邵媽媽一個眼神,對方低着頭退了出去。

沒跟謝安兜圈子,謝夫人說:「我已經給王夫人去了信,過幾日他們便要回京省親,到時候你和王家姑娘見一面,你也老大不小了,該娶妻生子了。」

「五公主性格刁鑽,和你屬實不是良配,你這親事還是早些定下來才好,省得夜長夢多,節外生枝。」

謝安低垂着眸,就在謝夫人以為他又要拒絕的時候,聽見他平淡地說:「全憑母親做主。」

謝夫人以為自己聽錯了,放下手裡的賬簿,「你同意娶妻了?」

「母親您說得對,親事還是早定下來為妙。」

謝夫人打量著兒子的表情,想要看看他是真心想娶妻,還是在搪塞她。

「你該不會是在哄我吧?」

謝安搖頭,「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見他態度誠懇,謝夫人臉上出現了驚喜的表情。

「等王家姑娘到了京城,娘就安排你們見一面,要是你們都滿意,咱們就定下來,如果不滿意,咱們再看看別家的姑娘,關家和楊家也很不錯,這幾家教導出來的女兒個個賢惠淑靜,錯不了!」

謝夫人一臉興奮,謝安卻是興緻缺缺。

彷彿在討論的不是他的終身大事。

「娘,您做主就好。」

謝夫人更高興了,「你能想通就再好不過了,要不是你對柳文茵愛答不理,娘都懷疑你是不是對她起心思了。」

謝安眉心一跳,「我只當她是妹妹。」

「是是是,你只當她是妹妹。」

謝夫人答得敷衍,柳文茵不重要,不過是多了張吃飯的嘴巴而已,謝家養得起。

當務之急,是籌備好安哥兒的親事。

「老太君非要讓你納柳文茵,而且時間還定在下個月,也不知道王家小姐會不會介意?」

成親以前有通房丫鬟,這不是什麼稀奇事。

但納妾,就不是小事了。

「不行,我得去找老太君說道說道,納妾可以,但要等到新婦進門以後再張羅。」

這是謝安想要的結果,可他心裏沉甸甸的,完全沒有高興的感覺。

「這事不着急,您過後去說也是一樣的。」

「有道理,老太君本來就把柳文茵當親孫女一般疼愛,現在她落了水,老太君正心疼呢,要是再提改期的事,老太君估計會發火。」

「嗯。」

謝安抿唇,沒再說話。

坐了不到一盞茶的時間就要走,謝夫人連忙喚他,「用了午膳再走。」

「我還有事。」

「你這孩子……」

謝夫人話還沒說完,人就已經走遠了。

換做以前,謝夫人得嘮叨好幾句,可今日心情好,就不計較那麼多了。

自個兒去了飯廳,吩咐邵曉曉,「去給瑩姐兒送飯,仔細些,別讓錦繡堂那邊察覺了。」

邵曉曉心情失落,大公子好不容易來一趟正院,她卻一眼都沒見着。

思緒飄忽,就沒聽見謝夫人在說什麼。

謝夫人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邵曉曉,之前還覺得這是個機靈丫頭,能伺候好安哥兒。

現在看來,做事也沒那麼周到。

謝安已經同意娶妻,謝夫人沒必要再往他房裡塞人。

納妾的事等新婦進門再說,到時候還可以讓新婦抬幾個心腹丫鬟,也算是對下人的賞賜。

短短片刻,謝夫人心裏百轉千回,就這麼把邵曉曉從通房丫鬟名單里划了去。

邵媽媽給女兒遞眼色,「還不快去送飯。」

邵曉曉也回過神來了,曲膝行了個禮,低着頭去了小廚房。

「夫人,曉曉今日來月事,這才精神恍惚了些。」

「無妨。」

謝夫人表情未變,邵媽媽不知道主子有沒有不快,只能更加小心地伺候着。

謝安出了正院,本打算直接回清風院的,可他就是放心不下。

柳文茵傻乎乎的,又不會游水,估計是嚇着了。

去看看她吧,順便替謝瑩道個歉。

謝安這麼想,腳步便也跟着拐了個彎,大步去往錦繡堂。

「表小姐,大公子來看您了。」

柳文茵正躺得無聊,聽說謝安來了,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來玩伴了……

「讓他進來。」

語氣里滿是歡愉,謝安站在廊下,嘴角也不自覺地彎了彎。

看樣子是真的沒有大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