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表小姐又美又颯豈有做妾之理全章節 第8章_一風小說
◈ 第7章

第8章

謝瑩打定主意要給柳文茵個教訓,攔着丫鬟不准她救人。

「人又沒死,着什麼急?」

「表小姐不會水,這麼下去會出事的,四小姐,求您饒了表小姐吧!」

「一個傻子,死了就死了。」

柳文茵就是謝家的恥辱,只要她死了,就不會再有人拿她奚落謝家人。

謝瑩心裏一陣痛快。

就這麼看着柳文茵在水裡撲騰,最後在衣裙的拖拽下逐漸脫力。

眼見着水已經沒過了柳文茵的頭頂,丫鬟急得大喊,招來了附近的丫鬟和小廝。

謝瑩怕把事情鬧大,沒再阻攔,拉着自己的丫鬟跑了。

三兩個人跳下水,把人撈了起來。

因為嗆水太多,柳文茵面色慘白,雙目緊閉,已然失去了意識。

「快去找大夫!」

「來人,去給老太君報信!」

「……」

謝安剛把柳文茵從腦子裡趕出去,還沒提完一幅字,就有人來通傳,表小姐落水了。

「怎麼會落水,剛才不還好好的嗎?」

重重地把筆撂下,謝安一臉黑沉。

「伺候的人都是死的嗎,不知道讓她離水遠點兒!」

小廝低着頭,「四小姐和表小姐起了爭執,不知怎的就落了水。」

這兩人向來不對付,謝安也是知道的。

自己親妹妹是什麼脾氣,謝安更是了解。

估計是在外頭受了氣,把氣撒在柳文茵身上呢。

起身大步往外走,邊走邊問:「表小姐怎麼樣了,有沒有大礙?」

「咳了水人就醒了,府醫說沒有大礙,只是表小姐身體不好,得好好調理一陣。」

謝安懸着的心逐漸落地,站在書房門口,沒再往前挪走半步。

緊接着聽見小廝說:「老太君讓您去趟錦繡堂。」

「讓人回稟老太君,我還有要事。」

重新回到書桌後邊,淡然地拿起了筆。

小廝心想,大公子果然很討厭表小姐,連人落水了都不去瞧瞧。

不止是傳話的小廝,就連老太君也覺得謝安過分。

茵茵是被瑩姐兒推下水的,作為瑩姐兒的哥哥,茵茵以後的夫君,居然一眼都不來看。

這兩兄妹,是要聯合起來打文茵的臉啊。

不由得反思,把文茵交給安哥兒,這事是不是錯了?

「我還活着呢,安哥兒就這麼對文茵,要是我不在了,他怕是要讓文茵在後宅里自生自滅,那我把人留在謝家,豈不是害了文茵一輩子?」

林媽媽心裏也沒底。

表小姐都差點沒命了,大公子還是不為所動,這是完全沒把表小姐放在心上啊。

「老太君,您身體還好着呢,還能再陪表小姐幾十年。」

「就會說好聽話寬慰我……」老太君搖了搖頭,「強扭的瓜不甜,這事我得再想想。」

如果沒發生落水的事,老太君不會改變主意。

現在柳文茵遭了難,也沒見謝安有半點心軟,老太君開始擔心了。

就怕以後文茵成了安哥兒的房裡人,也得不到他的半分關心。

那種滋味,可不好受。

可事情都定下了,現在反悔,壞的也是文茵的名聲。

老太君進退兩難,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林媽媽最懂老太君的心思,給人出主意,「韶光院還空着呢,不如讓表小姐搬過去住一陣,您再看看情況。」

韶光院離清風院最近,柳文茵已經及笄卻還沒有自己的院子,把韶光院給她倒是個好主意。

老太君吩咐,「現在就讓人去收拾院子,過幾日文茵身體好了,就讓她搬過去。」

「缺了什麼都補上,再調幾個機靈的丫頭過去伺候着,要是再出現今日這種情況,就別怪我不講情面,只能把人發賣了。」

「奴婢這就去辦。」

林媽媽去安排一應事宜,老太君還是不放心,又去看柳文茵。

人雖然已經沒有大礙,但在水裡泡了那麼久,又嗆了水,這會兒柳文茵的面色還很蒼白。

纖細的眉頭微蹙,就連唇瓣都失了血色,讓人看了就覺得心疼。

「祖母已經罰瑩姐兒去跪祠堂了,你好好養病,等身體好了就搬韶光院去,以後找安哥兒就不用繞遠路了。」

柳文茵懨懨的,提不起興緻。

「我不想去找安哥兒了,瑩姐兒會罵人。」

「那丫頭就是刀子嘴,你別放在心上。」

柳文茵還記得嗆水的感覺,想到謝瑩就害怕,她不想再落水了。

老太君自知這事是孫女的不對,心裏也很氣惱。

家裡花大力氣培養出來的貴女,居然做出這等粗鄙狠毒之事,要是傳了出去,她還要不要名聲了?

瑩姐兒已經及笄,最近幾日就要相看人家了,要是讓外人知道今天的事,她還能相到什麼好親事?

不用老太君說,謝夫人就封了在場丫鬟小廝的嘴,不准他們亂嚼舌根。

老太君不想把事情鬧大,又不能不給柳文茵一個交代,只能罰謝瑩跪祠堂。

「要是再有下次,祖母就打瑩姐兒板子,這次念在她是初犯的份上,茵茵就原諒她一次。」

柳文茵垂着眼眸,面上滿是糾結。

最後還是點了點頭,「茵茵聽祖母的。」

柳文茵知道自己不是謝家的孩子。

祖母把她撿回家,還把她養大,她不應該讓祖母為難。

可心裏還是很難過。

瑩姐兒把她推下水,還罵她是傻子……

她真的不喜歡別人說她是傻子。

柳文茵心思單純,有什麼想法都表現在臉上。

老太君也知道自己顧慮的東西太多,可身在大宅院里,人人都有自己的難處。

這次是真的委屈文茵了。

拍了拍她的手,「等你把病養好了,祖母就讓安哥兒帶你出門玩。」

柳文茵生謝瑩的氣,連帶着謝安都被她記了一筆。

暗自決定,以後再也不和他們兄妹玩了。

可聽說養好了身體就能出門玩,那點不愉快又被她拋到了腦後。

眼睛亮晶晶的,不確定地問:「安哥兒不帶我怎麼辦?」

「祖母發話,他敢不帶?」

柳文茵抿着唇,把被子拉高一些掩去嘴角的笑意。

家裡所有人都聽祖母的話,安哥兒也不例外。

如果他能帶她好好玩,她就不生瑩姐兒的氣了。

見她沒心沒肺的樣子,老太君又高興,又發愁。

高興的是,很多事情柳文茵記不住,煩惱也會隨之減少。

可不長記性又會反覆吃虧。

老太君不知道這是好還是壞,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很多事情是命里註定了的,半點不由人。

「祖母,我想吃東西了。」

「好好好,祖母這就讓人準備吃的。」

柳文茵現在只想養好身體,然後出門去玩,完全不知道老太君的擔憂。

靈動清澈的眼睛盯着門口,迫不及待想吃東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