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春風不渡 第6章_一風小說
◈ 第5章

第6章

顧庭宣遲遲沒有得到回復,思索片刻,「你介意?」

沈律言面無表情,「我不介意。」

顧庭宣剛要說句那正好,沈律言扯了扯嘴角,似笑非笑,「你自己問她願不願意。」

顧庭宣忍不住嘖了聲,「都不知道該說你會疼人還是不疼人了。」

江秘書很漂亮,氣質也是極好的。身材優越,盤靚條順,哪哪兒看着都是個尤物。

可惜跟了沈律言這麼個冷血動物。

顧庭宣和沈律言認識多年,倒也還算了解他。也沒見沈律言對除了江歲寧之外的女人有過真心。

沈律言當初對江歲寧是真的很好。

少年時期初見就動心的少女,被他赤忱的愛着。

沈律言抬了抬眉,沒什麼情緒,淡淡的說:「生意,她和誰做不是做。」

顧庭宣其實也不過隨口開了個玩笑,沒想到沈律言會這麼的「大方」。

但好像也不在意料之外。

沈律言向來理智。

顧庭宣忍不住提醒他:「你小心讓江稚聽見了會傷心難過。」

沈律言神色懶散,抿了口紅酒,聲音有幾分清冷的疏遠,他極其敷衍的扯了三個字:「也許吧。」

逢場作戲最忌諱的就是動了真情。

這很麻煩。

沈律言相信江稚不是那麼蠢的人,至少這大半年她都很聰明。

不該問的不會問,不該做的不會做。

識時務,很體面。

顧庭宣還真有點好奇,沈律言到底會不會生氣。過了會兒,男人握着酒杯走到江稚的面前,發現她的臉色特別的蒼白。

江稚全都聽見了。

但她只能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手腳冷冰冰的。

心裏痛得有點麻木。

顧庭宣很紳士,「江小姐,又見面了。」

江稚下意識往後退了兩步,「顧先生。」

走近了看,顧庭宣發現她實在漂亮,五官精緻,三分嬌媚三分清純,貌美的驚心動魄。

他確實心動。

顧庭宣對她笑笑:「江秘書最近有空嗎?」

江稚深呼吸了口氣,「不巧,有點忙。」

顧庭宣臉上的表情也看不出是好是壞,意味深長的說:「嘖,江秘書還是和從前一樣。」

冷冰冰的。

裝腔作勢。

江稚抿唇不語。

顧庭宣是真的挺喜歡她的,長得漂亮身材好,拿得出手,不丟面。

沈律言走了過來,男人雙手插着兜,一派清冷疏離的神色,事不關己的淡漠,像是隨口問了顧庭宣一句:「談的怎麼樣?」

顧庭宣笑了笑,「我還沒開口問,沈總就等不住了?」

沈律言抬了下眉骨:「你想多了。」

江稚掐着掌心,用隱隱的刺痛感保持清醒,當做一無所知。成為別人口中的談資,這種滋味並不好受。

顧庭宣的眼睛直勾勾望着江稚,不再鋪墊,而是開門見山:「不知道江秘書有沒有興趣跟我幾天?」

江稚繃著臉:「沒興趣。」

顧庭宣倒也大方:「價錢隨你開,我相信沈總的眼光。」

江稚臉色發白,表面鎮定,她總是很要臉面,要那點可笑的自尊,故意做出滿不在乎的樣子。

不在乎被當成物品交易。

不在乎成為談資。

她莞爾,「沈總更大方,我還沒從沈總這裡撈夠。」

江稚很少會說這種話,沈律言和顧庭宣都是一愣。

從沈律言的表情里。

江稚大概看出來他不喜歡她的反骨,男人的臉色不太好看,唇角懸掛的笑也冷冷的。

幾秒鐘後,沈律言輕嗤了聲,漫不經心:「江秘書野心不小。」

江稚心裏一疼,持續性的、尖銳的疼痛感,像密密麻麻的冷風席捲而來。

她強撐着笑,「是啊。」

服務員可能緊張,經過她身邊的時候,不小心將酒水灑到了她的裙子上。

酒漬顯眼,很不好看。

她正尷尬,沈律言忽然間拽起她的手腕,「樓上有休息室。」

江稚抿唇:「可是我沒帶衣服。」

沈律言嗯了嗯,嗓音低沉:「會有人送。」

二樓的客房,無人打擾。

服務員很快送來乾淨的裙子,江稚攥着衣服轉身就去洗手間更換,後背的拉鏈,尷尬的卡住了。

江稚不得已請求門外的沈律言幫忙。

沈律言沒說什麼,他的手指很涼,貼着她後背的皮膚,沁着淡淡的寒意。

男人的氣息,若有似無掃過她耳後那片薄弱的皮膚,**滾燙。

沈律言幫她拉好拉鏈,指尖漫不經心挑起一縷長發,目光掃過她全身,忽然間低語了句:「其實也不用換。」

江稚和他靠得近,臉就紅,還沒反應過來。

沈律言用力將她的手腕困在身後,膝蓋趁機頂開她的雙腿,氣息冷冽,「反正都是要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