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大秦:我,開局拒絕始皇贈劍完結版 第8章_一風小說
◈ 第7章

第8章

夜晚,韓國王都新鄭,城內的一家驛館。

蓋聶正在房內運起鬼谷吐納術,周天搬運,運氣祛毒,周身冉冉升起一層層白色的霧氣。

鬼谷吐納術,與其縱,橫劍法一樣,冠絕天下!

但無情毒乃是天下至毒,幾乎無人能解,無葯可解。

噗…….

運氣調息到一半,蓋聶口中忽然噴出一口鮮血。

黑色的血。

無情毒已經完全侵入了蓋聶心肺,血脈,縱然是冠絕天下的鬼谷吐納術,也無法壓制,驅除。

「或許只有陰陽家的丹藥能解你身上的無情毒了。」

不知何時,嬴政和秦楓來到了蓋聶身邊,看到蓋聶吐出的一口黑血,嬴政和秦楓臉上均有擔憂之色。

嬴政與蓋聶有着相似的雄心抱負,兩人一見如故,成為莫逆之交。

如今看到蓋聶為了保護自己,身中劇毒,嬴政心有愧疚。

「多謝尚公子。」

蓋聶十分感激。

他知道嬴政自上台以來,十分倚重陰陽家。

一是,陰陽家與其他大部分諸子百家不同,是堅定的扶秦勢力,嬴政需要藉助陰陽家,抗衡呂相和趙後。

二是,因為陰陽家有擅長煉製長生不老丹藥雲中君。

嬴政肯用陰陽家煉製的丹藥給蓋聶祛毒療傷,足見他對蓋聶,情同手足。

「陰陽家!」

秦楓抬起頭,望向了遠處,深邃的眼眸中,閃現一絲冰冷的寒意。

「哦,秦先生莫非也對陰陽家感興趣?」

嬴政稱秦楓為秦先生,可見,他十分認可秦楓,招賢之心一覽無遺。

秦楓點點頭,目光看向了遠處。

「諸子雖有百家,但能與我們縱橫抗衡的也不過區區陰陽和道家兩家了!」

「除了秦國,陰陽一家完全有實力去其他任何六國,大展身手,合縱抗秦。」

「若非有巨大的利益誘惑,他們又如何堅定的選擇了秦國,與諸子百家為敵?」

秦楓聲音淡漠。

「秦先生是說陰陽家是要藉助我大秦的力量,實現他們不可告人的目的?」

嬴政的眼眸猶如蒙上了一層寒霜,令人不寒而慄。

秦楓沒有回答嬴政的疑惑,也不需要回答。

嬴政是個聰明人,擁有強大的帝王之術,否則也不會成為千古一帝。

所以,秦楓相信嬴政一定明白他話里的意思。

「蒼龍七宿!」

良久,嬴政口中重重吐出這四個字。

聽到蒼龍七宿這四個字,蓋聶渾身一震。

秦楓則微微點頭。

果然,嬴政一點就通。

「七個星辰,七個國家,七個秘密,蒼龍七宿的七個核心,歷朝歷代由各國唯一的繼承人掌握!」

「陰陽家竟敢染指蒼龍七宿……!」

嬴政不自覺的握緊了手中天問劍,目光寒冷如冰。

蒼龍七宿的秘密和擁有的力量只能由他嬴政掌握!

誰染指,便是與他嬴政為敵!

秦楓嘴角揚起一抹難以覺察的微笑。

他,果然沒看錯嬴政!

亂世春秋,戰國七雄,獨獨秦王有睥睨天下的帝王之氣!

他穿越而來,就是要輔助嬴政一統天下,並延續秦王朝的壽命。

要做到這一點,首先就要剷除威脅大秦帝國的兇器羅網,以及陰陽一脈。

羅網雖發源於秦國,屬於秦國管轄的刺客團,但它並不受嬴政掌控。

甚至,嬴政還是羅網刺殺的目標!

再加上羅網屠滅秦家村的血海深仇!

羅網不除,秦楓枉自為人!

至於陰陽家,表面上是堅定的扶秦勢力,與諸子百家為敵。

但那不過是為了麻痹嬴政,達到自己奪取蒼龍七宿力量的目的而已!

羅網和陰陽家都是影響大秦王朝國運的組織。

秦楓必除之!

「秦楓,即日起,寡人任命你為寡人首席劍術教師,與蓋先生一起,傳授寡人劍術之道。」

嬴政深知此時的陰陽家已滲透到大秦帝國各個角落,要將陰陽家連根拔起,必須要藉助秦楓與蓋聶的力量。

但秦楓的到來,勢必會引起陰陽家的注意。

為了消除陰陽家的警惕和戒心,嬴政任命秦楓為首席劍術教師。

如此一來,秦楓就可以名正言順的進入咸陽,保護嬴政了。

「那秦楓恭敬不如從命了!」

秦楓微微點頭,算是答允了嬴政的請求。

「門外何人,何不現身一見?」

下一秒,秦楓的目光驟然望向了門外。

「他,這就是你一直在追求的理想?」

「當你中了毒,受了傷,他卻毫不猶豫的一腳將你踢開!」

「所謂的首席劍術教師,不過是他送給你虛無縹緲的虛名罷了!」

「而你,卻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師哥,這就是你的選擇?」

「這就是你,所追求的理想國度?」

門外出現了一個冷峻的青年,黑衣如夜,銀髮如霜,雙眸似劍!

他左手握着一把劍,發出嗡嗡劍鳴!

妖劍鯊齒!

鬼谷橫劍傳人衛庄!

鯊齒妖劍,遇強則鳴!

衛庄眉頭微凝。

「小庄,你來了。」

面對蓋聶的問候,衛庄沒有答話,而是將冰冷的目光鎖定在秦楓左手。

秦楓的左手上,握着一把漆黑如死亡般的玄鐵重劍。

「是你殺了羅網綉娘!」

秦楓盯着衛庄,沒有答話。

因為,沉默就是答案。

「太妙了!」

衛庄眉毛如霜,眼眸如蒼鷹般,聚焦在秦楓身上。

「如此說來,你一人修鍊了我鬼谷派縱,橫兩套劍法,太有趣了!」

沙沙沙……

衛庄緩緩拔出手中鯊齒劍,劍指秦楓,劍氣洶湧!

鯊齒,半邊銀白如霜,半邊碧綠如洗,劍氣蕩漾如波!

「閣下要與我為敵?」

面對出鞘的鯊齒妖劍,秦楓眼眸從容淡定,目光無畏無懼。

「我一向只用劍說話!」

沙!

衛庄大手一揮,手中鯊齒吞吐着澎湃,洶湧的劍氣,如潮水般,撕裂空氣,斬向了秦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