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顧風儀季亦安 《顧風儀季亦安》 第1章_一風小說
◈ 《顧風儀季亦安》 第3章

《顧風儀季亦安》 第1章

顧風儀眸光一亮,心底湧上絲絲欣喜:「要,你先去老地方等我。」邵燕詢走後,她就立馬回房,翻出柜子最裡層的那件楓葉紅衣裙換上。又將長發用一根木簪隨意挽起,然後腳步輕快出府。經過前院時,卻不知季亦安什麼時候回來了,正坐在靜室臨摹。…《顧風儀季亦安》第3章免費試讀
天邊月色高懸,無聲寂靜。
季軒連帶着下人都看出這位平日里清規戒律自持的帝師,戒……要斷了。
可偏偏喝到醉醺醺的顧風儀沒有覺察。
還一個不如意扔掉毛筆,接着又將酒壺往嘴裏倒了倒。
她仰頭,芙蓉香腮上染上駝紅:「沒酒了……」
話音剛落,正對上一雙幽黯至深的眸子。
她停頓了瞬,在看清是季亦安後,她跌跌撞撞走到他面前。
『砰——』
拉他進來,將門關上,動作一氣呵成。
季亦安被顧風儀強勢的抵在門板上,他怒極,吼腔儘是怒火:「顧風儀!」
「噓!」顧風儀用食指捂住他的嘴,醉眼朦朧質問,「說!你今日為什麼要丟下我?為什麼江燕生去找你就可以?她在你心裏就這麼特別?」
接綿不斷質問雜着熱氣縈繞在男人脖頸。
季亦安強行拉下她的手,嗓音冷肅:「顧風儀,你到底要胡鬧到什麼時候?」
顧風儀腦袋裡一片混沌,根本沒聽清他說了什麼。
她抬了抬睫毛,盯着季亦安手腕那串菩提佛珠,一個勾手從他掌心逃脫的同時將那串佛珠也戴在了自己的手腕上:「這個,我喜歡。」
黑木色的珠子,套在她潔白瑩潤的腕間,莫名生出一種禁忌感。
季亦安凝着好一會兒,直到聞到撲面而來的酒氣,他才回神,冷着臉拿回手串,反手拽起顧風儀來到窗前。
窗戶未關,吹進房中的冷風打在身上帶着整個身子都發冷。
「嘶!」
顧風儀狠狠打了個寒顫,瞬間清醒。
「季亦安,這麼冷的天你要凍死我啊!」她掙扎着想甩開被他緊箍的手,「鬆開我!」
可她掙扎一步,季亦安就加重一分力氣。
「酒醒了?」他眼神冰冷的可怕,「醒了就看清楚你都幹了什麼!」
說完,他憤然鬆開手,轉身走了。
室內寒冷,顧風儀站在風口,看着滿地的狼藉,頭皮一陣陣發麻發疼。
這些……都是自己做的?!
本是受了委屈,想借酒消愁,沒曾想會喝醉。
還砸了季亦安最愛的靜室,這的確是過分了點。
可明明是季亦安有錯在先,哪有將正妻丟下的道理!
……
大鬧過後,顧風儀當晚就着涼了。
半夜還發起了高燒,可得罪了季亦安的緣故,沒人趕去請大夫。
她只能自己拖着發昏的腦袋,熬了薑茶服下,然後蒙頭大睡。
之後幾日里,都沒見季亦安回府。
病好那日,好友邵燕詢前來拜訪。
剛落座,邵燕詢就調侃她:「聽說你砸了季亦安的靜室,還毀了他珍藏的題字!」
「可以啊你,我還以為你這些年真變成賢妻良母了,沒想到還是以前那個顧風儀。」
顧風儀心裏腹誹,她現在就是以前的自己。
「你今日來府上找我所為何事,若無事就請回吧!」
看出她心情不悅,邵燕詢立馬笑着攔住她:「不逗你了,就為了你敢砸靜室這個壯舉,我買了匹汗血寶馬送你,要不要去馬場看看?」
顧風儀眸光一亮,心底湧上絲絲欣喜:「要,你先去老地方等我。」
邵燕詢走後,她就立馬回房,翻出柜子最裡層的那件楓葉紅衣裙換上。
又將長發用一根木簪隨意挽起,然後腳步輕快出府。
經過前院時,卻不知季亦安什麼時候回來了,正坐在靜室臨摹。
他沒抬頭,淡淡一問:「要去哪?」
顧風儀有點心虛,但一想到這些天他的冷漠,和這些年為他壓抑本性所受的委屈。
她瞬間就挺直腰背,頭一次硬氣反駁。
「本小姐要去騎馬踏花,要不帶上你一塊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