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壯?

還有點黑?

林曉馥吞了吞口水,不知道用黑和壯來形容這個高大的青年人是不是恰當,不是說高考是市狀元嗎?

市狀元不就是古代的俊朗英氣的狀元郎?

不解地在心裏嘀咕,但面上堆砌着笑容,迎了上前,「桂花,你們來啦!快快快,裏面請。」

「曉馥姐!」張桂花激動地看着眼前的女人。

「誒。桂花!好久不見!一切可還好?」林曉馥動容,多年未見,甚是想念。

「別瞎說,上個月剛見呢!以前那麼多年都過來了,以後這麼近可以經常見哈!」

她跟張桂花是同一個村的,一起長大,又一起讀了大學,同村加上同窗,感情頗深。

後來因為各自有了家庭,分居兩地,相隔萬水千山,再加上交通不便,物資有限,許多年沒有見,終於等來陳漢山工作調動,張桂花舉家搬回臨川市的好消息,她們才得以再見面。

年輕時候的好姐妹啊,也曾形影不離,歡笑與共,後來因為各自的生活,家庭、工作、丈夫、兒女等因素,各自有了自己的人生際遇,各自悲喜。

但心中總有一個位置就是給她的,那個地方無比柔軟。

至於讓兒女相親的事,則是因為剛好提到各自兒女的情況,雙方一合計,一拍即合,就約着回去動員自己的兒女。

這才有了此次相親。

「好好好,以後經常見。」張桂花眨眨眼裡的淚花,想起身後的兒子,像小時候跟林曉馥介紹小夥伴那般,介紹兒子,「曉馥姐,這就是我的兒子,林川。」

陳林川頷首,打招呼,「阿姨好!」

「好好好,林川啊,都長這麼高啦!」林曉馥這才想起小女兒,轉頭衝著屋子喊,「美芽兒,客人來啦。」

在屋內聽到聲響的江美芽趕緊放下飯碗,擦嘴,又湊到鏡子前看看牙齒是否沾到食物。

確認妥當了才出門,只見院子里三人整整齊齊看着她,「呵呵呵,阿姨好!」

張桂花看着眼前白白嫩嫩的小女孩,笑意暖然,又回頭看了看硬邦邦的兒子,這兩人也差太多了,一個黑黑土土,一個白白乖乖軟軟,真的能成?

要不還是讓美芽兒當她乾女兒好了,當兒媳婦太委屈了……

「美芽兒?」

「是我,阿姨。」

「美芽兒長得可真乖,真俊!」

「哪有,都是阿姨疼惜我才會這麼覺得。」

「美芽兒多大啦?」

「19啦,阿姨。」

「好小哦。」自己狗兒子25歲,太老了……

張桂花瞬間有點心虛。

但是她真的好喜歡曉馥姐家的女兒,看到她就好像看到她記憶中一直關心照顧她的曉馥姐。

那時候她家窮,總是吃不飽飯,曉馥姐會把自己的飯省下來帶給她,她被欺負了,也是曉馥姐挺身而出保護她。

張桂花只生了兩個兒子,沒有女兒,當下所有的心思都在對面的小女孩身上。

已然忘記了她今天帶來相親的兒子,一點沒有想要幫兒子介紹江美芽、緩和尷尬的想法。

還是林曉馥冷靜,對着陳林川說道,「這是阿姨的小女兒美芽兒,比你小六歲。」

「美芽兒,這是桂花阿姨的兒子,叫陳林川。」

陳林川扯起嘴角,想盡量讓自己表情不要嚇到對面的小女生,「美芽兒好!」

「林川哥好!」江美芽看着陳林川抽搐的臉頰,覺得搞笑,不小心笑出聲。

「這一路過來好不好走,累不累?先進屋坐下來歇息。」林曉馥出聲。

「是呀,桂花阿姨,我們先進屋坐坐吧。」江美芽附和。

「好好好,我們進屋坐。」

四人在客廳坐下。

林曉馥笑着拿出茶具準備泡茶,趁着煮水的空當,熱情地牽着老姐妹的手,「孩子他爸呢?」

「哦,老陳這兩天出任務去了,前兩天臨時通知的,他讓我幫忙帶上他的歉意,邀請你們一家之後去臨山市玩,他要好好招待你們。」張桂花替自己丈夫解釋,今天本來是雙方約好見面日子,老陳爽約,她也有點不好意思。

「說這些,我們之間,幾十年的老姐妹了,不必在乎這些小事,陳漢山有工作就去忙工作,男人嘛,都是以工作為重。」林曉馥爽朗笑出聲,將煮好的熱水倒進茶壺,洗茶,倒水,沖茶……

「林川,來喝茶。」林曉馥倒一杯茶放在桌子上,看了眼小女兒,「美芽兒給林川端過去。」

「謝謝阿姨。」

江美芽照做。

陳林川用手指在桌上敲了兩下,以示感謝。

「林川現在是在做什麼工作啊?」

「我現在是在機械廠上班,目前是技術工程師。」坐得板正的陳林川回答。

「平時工作忙不忙啊?」

「還行,不算太忙。」

……

「呵呵呵,他就是一個鋸嘴葫蘆,話少得很。」張桂花替兒子解釋。

「我突然想起來中午的菜還沒買齊,現在要出去買點菜。」

「我也想,曉馥姐,我跟你一起去吧。」

「好,那我們一起出去買菜,你們兩個待家裡看門吧。」

兩人用着拙劣的演技,盡量自然地退出客廳,將空間留給兩個年輕人。

「你……」

「你……」

坐在屋內的兩人略顯局促,糾結了一番,同時開口說話。

「你先說。」

「沒事,你先說。」

「那我說了?」

「嗯。」

「我先介紹一下自己吧,美芽兒。我今年二十五歲,就職於臨川市製造廠,平時也沒什麼特別的愛好,就喜歡畫圖紙,做模型,不抽煙不喝酒不賭錢!」

既然來相親了,相親對象不僅長得好,看起來性格也不討人厭,不像其他女生一般哼哼唧唧,陳林川就積極地介紹自己。

「家裡還有一個哥哥,跟我爸一樣在部隊里。大致情況就是這樣。」

說完陳林川期待地看着江美芽。

「你怎麼會同意來相親的啊?現在大家不都流行自由戀愛嘛。」江美芽沉思後,發問,陳林川看起來也算是真誠,她決定將某些事開誠布公地談論開了再決定要不要繼續。

「說實話,我也不知道,往常我都是不同意的相親,這次我媽提起,我鬼使神差就答應了。」陳林川看着江美芽,「所以這是我第一次相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