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黎昕賀北辰穿越七零

第2章 黎昕黎雪萍重生女研究所

「都要結婚了還整這死出!」

「要是黎昕死在這裡,那多晦氣啊……」

「就是,還好人是救過來了,那不然就得是咱雪萍嫁過去了!」

黎昕聽到外面傳來模模糊糊的對話,意識還有些混沌,腦子像是被大鎚敲過似的,鈍鈍的疼。

什麼結婚?

什麼晦氣?

誰他媽死了!!?

黎昕一下子就清醒了,她睜開眼睛,入眼的便是一個貼着『囍』字的小房間,只是那個紅雙喜貼的實在是潦草了一些,歪七扭八的,像是臨時貼上去的。

房間里沒點燈,只有兩根紅蠟燭立在床頭,火光搖曳。

「這裡是……」

黎昕揉了揉突突跳的太陽穴,腦海里很快就襲來一個個片段記憶,很陌生,並不屬於她。

她好像……

穿書了?

書中原主跟她同名同姓,她那對爸媽生下她就不知所蹤,她便過繼給了叔叔家。除了養父母,她還有一個19歲的堂姐,和一個12歲的堂弟。

但到底不是親生的,養父母連自己親兄弟都沒見過幾面,就更別提對她了,平時也就勉強給一口飯吃,現在養到18歲了,也是該嫁人的時候。

正好媒婆給相了個一個當兵的,對方挺着急結婚,要求不高,只要是個女人,四肢健全能生養就行,彩禮給的十分豐厚,黎父看見那麼多彩禮也不問對方有沒有官職,多大年紀,人品如何,就同意把黎昕嫁出去了。

不過婚後兩個月,原主那老公就因執行任務而為國捐軀了,撫恤金全都被養父母給拿走,給堂姐做嫁妝,給堂弟未來娶老婆。

她這個寡婦,就永遠被困在這個小村子裏。

原主從黎雪萍那聽說,當兵的都是一群糙漢子,兇巴巴的脾氣也不好,不愛洗澡一身的汗臭味,最重要的是,他們還會打媳婦兒!

彩禮都收了,原主是非嫁不可,一想到自己會被未來老公家暴到死,原主心一橫,就直接在新房裡上吊了。

而黎昕現在,就正好穿到了原主的新婚夜。

接收完書中的設定,黎昕沉默了。

所以,真穿書了嗎?

不確定,再看看。

就在黎昕閉上眼睛,想着這一切是不是只是夢的時候,房門突然被人打開,一個高大的身影邁着大長腿走了進來。

「……黎昕。」賀北辰看見坐在小床上的女孩,有些瘦巴巴的。

她閉着眼睛低垂着腦袋,眉頭微皺,縮在床角的模樣像個小可憐。

賀北辰看着她這個樣子,冷硬的臉上沒什麼表情,只是薄唇輕抿着。她到底還是個小姑娘,要嫁給一個陌生男人,肯定是害怕的。

只是……

害怕到上吊自鯊,多少有點誇張了吧?

黎昕聽到陌生男人的聲音,重新睜開眼看向他。

嗯,確定了,真的穿書了!

她研究院里的那些理工男同事們,可沒有這麼低沉性感的聲音,以及那張……一看就很有男人味的臉。

賀北辰常年在部隊,一身健康漂亮的小麥色皮膚,冷硬的面容,看上去有一種不好惹的感覺。

「你不想嫁?」賀北辰人已經走到炕邊,那高大的身材帶着強烈的壓迫感俯視着她。

「我……」黎昕張了張口,但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當時黎家彩禮收的很開心,我以為我們已經達成共識了。」賀北辰沉着臉,聲音有些冷淡。

賀老爺子一直在催婚,催的厲害,賀北辰打算先娶一個穩住他,加上兩個月後他要出任務,任務難度兇險,萬一他出了什麼事……

賀家不至於絕後。

只是,想法很美好,現實很殘酷,人家小姑娘寧願上吊自鯊也不願意嫁他。

「不是啊,收……收的開心是因為,你給的太多了。」黎昕小聲開口。

這個年代,誰家給的起1888的彩禮啊?

黎建平恨不得連夜打包就把黎昕給人家送過來。

其實黎昕完全能夠理解賀北辰現在的不爽,代入一下,結婚當天自己的老公如果這麼要死要活的,她也會生氣的!

賀北辰:「?」

彩禮的錢都是賀北辰自己存下來的,當兵13年了,不存在彩禮都出不起的。

再說了,彩禮給的多點,才有女孩兒願意嫁過來,證明嫁到他們賀家不會被虧待,多給點有什麼毛病嗎?

完全沒有!

「如果你不願意,我絕不會勉強你。」賀北辰雖然是着急娶媳婦兒,但他並不會喪心病狂到要強迫一個小姑娘。

「……」

其實這個問題黎昕剛才就在考慮了。

現在是1976年,如果不嫁賀北辰,以黎建平的性子,拿了彩禮肯定是不會同意退婚的,在這個出門還要介紹信的年代,黎昕覺得就算自己跑出去也沒什麼用,況且還身無分文。

還不如就嫁給他,反正三個月後他去出任務,會為國捐軀的,到時候她還不是想怎麼浪就怎麼浪?

「我明白了。」見黎昕沒說話,賀北辰一雙眼眸更顯黑沉。

才剛打結婚報告,馬上就要打離婚報告了么?

他大概是全世界離婚最快的人了。

眼見賀北辰要走,黎昕下意識伸出手,拽住了他的衣角。

「?」衣擺處小小的拉扯,令賀北辰挑起眉來。

「我想開了……」黎昕趕緊表態,為了證明自己沒有騙人,她還認真的點一點頭,「真的!」

小姑娘也不知道是不是刻意減肥弄的,整個人瘦瘦小小一隻,小臉上也沒什麼肉,襯的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睛特別大。

雖然這話聽上去可信度不太高,但既然她自己這麼說,賀北辰也就信了。

那現在……

得洞房了吧。

黎昕從畢業就一直在國家研究院工作,沒談過戀愛,自然也沒有這方面的經驗。

但是在搖曳的燭光中,黎昕看見男人脫掉上衣,露出精壯的身體,八塊腹肌形狀完美,在燭火中打下一片暗色的陰影,以及那窄瘦的腰身,黎昕頓時小臉通黃。

這一看就像是爆發力很強的樣子……

穿過來就得一老公,還是個兵哥哥來的,雖然只有兩個個月的體驗期吧。

男人高大的身軀壓下來的時候,黎昕都能從他身上感受到熱意,還夾雜着他身上特有的男性氣息,將她整個人包圍。

這強大的壓迫感,令黎昕下意識的瑟縮了一下。

「躲什麼?」賀北辰的動作微微一頓,輕輕捏住她細弱的下頜。

不是說願意的嗎?

小騙子。

「那個,賀北辰……」黎昕輕輕推了一下壓在自己上方的男性身軀。

「嗯?」

「你輕點。」

賀北辰克制而又壓抑的輕吻落下,接着便是他低沉性感中帶着粗重喘息聲的嗓音,「……我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