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離婚前讓我拿掉崽,我走了你急什麼 第3章_一風小說
◈ 第2章

第3章

沈律言在高中就是天之驕子般的存在,而高中時期的江稚,幾乎沒有任何的存在感,她就像故事裏的路人甲,默默圍觀耀眼的男主角和他心愛的女主角、甜蜜的愛情故事。

她偷偷喜歡沈律言了多少年。

她自己都快要記不清。

沈律言和她提出結婚的時候,她一度以為自己在做一場隨時都會醒來的美夢。

高中整整三年。

江稚只和他說過六個字。

「你好。」

「我叫江稚。」

沈律言根本不記得她和他是高中同學,也不會記得她曾經很努力站在他面前和他說過話。

江稚坐在床上,卧室里沒有開燈,一片漆黑。

她忍不住摸了摸小腹,難以想像,這裡已經有了一個孩子。

她和沈律言的孩子。

不過也不能肯定。

驗孕棒也有不準確的誤差。

江稚這幾天都沒空去醫院做檢查,她打算明天再買幾個不同牌子的驗孕棒,都試試看。

如果沒懷孕,其實還好。

懷了孕,才叫人頭疼。

她知道,沈律言不喜歡任何脫離他掌控的事情。

沈律言每次和她做之前,都會戴套,除了上個月天雷勾地火的意外。

當真是一時糊塗。

他不會想要這個孩子。

她幾乎也能肯定,如果告訴沈律言——

她懷孕了。

沈律言會幫她找醫院,安排手術。

他決定的事情,沒人能改變。

剛結婚的時候。

江稚也曾天真的期待過,沈律言會不會漸漸地愛上她。

事實證明,這確實是她的幻想。

江稚不願再多想,想多了總是要難過的。她躺回被子里,閉上眼睛強迫自己睡覺。

江稚夢到了她的高中時期。

夢裏面,沈律言每天都會從她的窗邊經過,他是學校里的太子爺,走哪兒都有人偷偷注視。

身材優越,雙手插兜。

懶懶散散,又不可一世。

似月難以高攀。

周圍都是清清冷冷的。

江稚貪婪的看了他一眼又一眼,醒來的時候眼角有些水光。

外面的天空已經亮了。

她走到落地窗前,拉開窗戶。

院子里沒看見沈律言的車,昨天半夜,他還是離開了。

江稚心裏談不上失落,她吃過早飯就去了公司,在路上去藥店買了幾個驗孕棒。

江稚上午忙的連喝口水的時間都沒有。

等得了空,她用力攥緊包里的驗孕棒,一把抓過匆匆去了洗手間。

按照昨天查來的用法。

江稚又試了一次,幾分鐘後,她緊張的看了眼手裡的驗孕棒,兩條深色的杠依然很顯眼。

她的心往下沉了沉。

並未有多少的愉悅。

短短几分鐘。

江稚思考了很多,她要不要告訴沈律言這件事?

或許她可以什麼都不說,直接辭職,跑到一個沒有人認識她的國家,偷偷生下這個孩子。

又或者她可以請幾天的假,自己去醫院把手術給做了。

江稚的腦子裡亂糟糟的一片。

回到辦公室,她還是心不在焉。

程安神神秘秘跑來她的工位和她說八卦,「我們二十樓有人懷孕了。」

江稚呼吸窒息,不動聲色:「誰啊?」

程安說:「不知道。」

她解釋:「保潔阿姨說昨天在垃圾桶里看見驗孕棒了,遮遮掩掩該不會是有人搞辦公室戀情吧?讓沈總知道是要被開除的。」

江稚慶幸自己剛才保險起見,直接把驗孕棒扔進馬桶里沖走了。

她咽了咽喉嚨,「不清楚,應該不會。」

程安對這個事也沒太大的興趣,很快就轉移了話題:「下樓吃飯嗎?」

江稚肚子早就餓了,她點點頭:「走吧。」

公司樓下的員工餐廳,味道其實不錯。

江稚和程安點完單,剛剛坐下。

餐廳里忽然靜了幾秒鐘,沈律言忽然出現在員工餐廳,讓人受寵若驚。

江稚愣愣望着沈律言,捏緊了手裡的筷子。

沈律言邁開長腿,眾目睽睽下走到她們這桌。

程安慌裡慌張,「沈總,您坐。」

江稚抿了抿唇,不知道該說什麼。

她點的牛排好了。

江稚端着盤子里的牛排,一度想要轉身換個位置,又不敢做的太明顯。

她忽然有點不舒服。

噁心犯嘔。

餐廳里的味道對她而言還是有點重。

江稚忍住了想吐的感覺,只想快點吃完午飯,然後回辦公室休息。

牛排剛入口,江稚就再也忍不住生理.性反胃,她捂着胸口,衝到一旁的垃圾桶旁吐了起來。

她吐完,臉色發白。

喝了杯水漱口,再抬頭後知後覺發現不對勁。

沈律言漆黑深邃的眼平靜注視着她。

深不可測。

江稚心裏一跳,臉色頓時就變得更白了。

生怕被他看出點什麼。

沈律言若有所思,問道:「怎麼吐了?」

江稚說:「最近腸胃不太好。」

沈律言嗯了嗯:「我怎麼不記得你有腸胃病。」

江稚鎮定開口:「前幾天受了涼。」

沈律言沉默了會兒,漫不經心地問:「上次葯吃了嗎?」

程安聽不懂。

但是江稚聽得懂。

沈律言是在問她溫泉酒店那次事後有沒有吃藥。他總是那麼敏銳,細枝末節就讓他察覺出不對勁。

江稚頂着壓力撒謊:「吃了。」

沈律言沒有再多問。

下午,江稚就收到了總助給她買的腸胃藥。

整個公司,只有沈律言身邊的總助,清楚他們兩個的關係。

「沈總讓您注意身體。」總助看了眼她欲言又止,頓了頓說:「沈總還讓我給您預約了醫院的體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