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林思晗沈亦白 第6章_一風小說
◈ 第5章

第6章

色不自覺勾起了唇角,跟在周助理身後走了過去。
  《我愛原創》的錄製日期很快就到了。
  林思晗雖然對自己的業務能力很有信心,但還是提前做了不少準備。
  畢竟這是她以林思晗這個原創音樂人的身份,在國內的第一次露面,謹慎點總是沒錯的。
  林思晗已經化好妝換好了衣服,坐在後台,心中莫名有些緊張。
  張製作人抽空來了一趟,見她神色不安,鼓勵道:「不要慌,你是最棒的。」
  林思晗轉頭沖他感激一笑。
  「夢魚姐,要不要喝水?」
  說話的是沈氏給她配的助理,小姑娘姓吳,人勤快也有眼力見。
  林思晗接過她手中的保溫杯,喝了一小口後上了場。
  第一期主要是介紹各位選手,加上每個人的一小段音樂展示。
  林思晗特意選了一首,冷門但自己比較喜歡的原創《魚》來表演,完成得毫無壓力。
  她唱完最後一個字,燈光熄滅,攝影棚里霎時安靜。
  當燈光又亮起,林思晗謝幕時,眾人才像是剛醒一般,爆發出了雷鳴般的掌聲。
  現場有樂評人當眾即時點評:「陸夢魚在國外時我就聽說過她,沒想到她這次回來,居然沒用自己代表作來開場,而是選了不那麼熱門,但更純粹的《魚》,她的勇氣和能力,都值得讚賞。」
  現場觀眾討論的重點就更淺顯一些:「之前還有人在傳,陸夢魚不露臉是因為長得難看,沒想到本人居然這麼美。」
  另一個觀眾點點頭表示同意:「作品也很優秀,剛剛聽得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誰說不是呢,長得又美,業務能力又好,上天到底奪走了她什麼!」
  林思晗下台時,和正要上場的江雲夏擦肩而過。
  面對着林思晗表演引起的一片好評,江雲夏臉上並沒有慌張的情緒,反倒是一臉的淡然。
  惹得林思晗忍不住疑惑地多看了她好幾眼。
  很快她的疑問就得到了解答,因為江雲夏一站上台就引起了觀眾的議論紛紛。
  「你們快看,她身上是C家最新款的高定呢。」
  「這是什麼富家公主闖蕩娛樂圈的故事。」
  江雲夏拿起話筒,怯怯地說:「我來這主要還是向各位優秀的音樂人學習的,請大家多多指教。」
  觀眾們很吃她這一套謙卑的態度:「真公主卻沒有公主病,我看入股不虧。」
  林思晗都能想像到播出的時候,熱搜標題會寫着什麼。
  她諷刺地勾了唇,轉身回到了休息間。
  等到所有選手都表演完畢,林思晗又被叫回去台上補錄了幾個鏡頭,這才收了工。
  林思晗和吳助理提着大包小包走到停車場,找到沈氏給她安排的保姆車。
  剛走到車旁,車門就自動在她眼前打開。
  沈亦白清俊的側臉就出現在了她眼前,他從工作中抬眼。
  「上回說要陪你一起吃飯,今天我剛好有空。」
第21章  林思晗心中腹誹。
  看他這架勢,可不像是有空的樣子。
  但她也沒拂了他的好意,想必沈亦白是擔心她回國第一次錄節目,會不適應,才特意過來接她的。
  林思晗輕笑道:「好啊,去哪吃?」
  沈亦白反問道:「你想吃什麼?」
  林思晗懶得去思考這個世紀大難題,乾脆道:「那就去家裡吧,酒店送什麼吃什麼。」
  沈亦白轉頭看她一眼,挑眉點頭,他當然是沒有意見。
  保姆車一路開到了公寓停車場。
  司機和兩個助理都很有眼色地,把二人送到後就下了班。
  林思晗和沈亦白並肩走進電梯,電梯里只有他們兩個人。
  她突然想起門鎖密碼,猶豫再三,還是忍不住問道:「你怎麼會記得我生日?」
  沈亦白轉臉看她,眼中帶着疑惑,像是在疑問她為什麼會問這種問題。
  他聲音里滿是理所當然:「你資料里寫了。」
  林思晗心裏剛升起的一顆粉色泡泡就這麼被他戳破,她悶悶地「哦」了一聲,然後垂眸自嘲地笑了笑。
  周助理提前打過電話,二人到林思晗家門口時,酒店的送餐人員已經在門口等着了。
  林思晗連忙開門,讓人進去。
  「祝您二位用餐愉快。」
送餐小哥說完就離開了。
  林思晗不得不佩服他們的職業素養,每次都是一模一樣的表情、動作和語言。
  不由得多看了小哥的背影兩眼。
  「咚咚。」
  她應聲回頭,發現是沈亦白屈指在敲擊桌面,男人神色有些不耐:「別看了,吃飯。」
  林思晗回過神來,在他對面坐了下來。
  看着沈亦白優雅的吃相,林思晗不禁又有些恍了神。
  上一次兩人一起吃飯,是在什麼時候來着?
  兩個人都是從小受過大家族禮儀教養的,吃飯的時候沒有人發出聲音。
  一時之間屋子裡一片寂靜。
  往常林思晗一個人吃飯的時候還不覺得,現在沈亦白坐在自己面前,她怎麼都覺得有些彆扭。
  她想找個話題讓氣氛不那麼沉默,但她沮喪地發現,二人之間好像並沒有什麼可聊的。
  「叮咚!」
  門鈴聲突然響起來。
  林思晗連忙擦嘴起身,像找到了救命稻草似的,連忙跑去玄關開門。
  沈亦白察覺到了她的窘迫,看着她逃也似的背影,不禁勾起了唇角。
  「你們怎麼會來這裡?」
  他聽到林思晗變得冷淡的聲線,也從飯桌上起了身。
  走過去就看到,門外站着的,是林思晗的親生父母。
  林思晗站在門口,並沒有想讓二老進門的意思。
  江父江母則是站在門外哭喊道:「思晗,你這麼多年都不回來看看爸爸媽媽,你不能這麼狠心啊。」
  江母還是當年的模樣,她見林思晗神色沒有絲毫波動,乾脆耍起了賴:「只顧着自己享福,不管自己親生父母的死活啊!
我怎麼生了個這樣的女兒啊!」
  林思晗就這麼靜靜地看着他們:「表演完了嗎?」
  江母聽到這話哭得更加大聲。
  林思晗再也沒有耐心,打算眼不見為凈。
  就在她即將把門關上時,卻有一隻手從身後伸出來阻止她的動作。
  林思晗回頭,就看到了沈亦白眸中的不贊同:「他們畢竟是你的親生父母。」
第22章  他語氣中的凜冽,又一次寒了林思晗的心。
  江母的聲音還在傳來:「你看她住這麼好的房子,進都不讓我們進去,世界上怎麼會有這樣絕情的女兒。」
  林思晗看着沈亦白,忽而勾唇笑了笑,但眸子里卻沒有絲毫笑意,她索性將推門的手放開:「來,你們進吧,我走就是。」
  說完她徑直繞過江父江母,走向電梯下了樓。
  林思晗漫無目的地在街上走着,想買瓶水時,才發現自己手機忘了帶,她低頭一看,腳上穿的還是居家拖鞋。
  又是這種無家可歸的感受,林思晗自嘲地笑了笑,自己早應該習慣了不是嗎?
  她忽然想到許午午來,醫院不遠,步行就能走到。
  林思晗索性朝醫院走去,不知走了多久。
  這些日子聽許庭深說,許午午的治療進展很順利。
  她趴在病房門上的透明小窗往裡看了看,父子倆睡得正香。
  林思晗沒去打擾他們的好夢,許庭深整日忙着照顧許午午,還要抽空兼職。
  她實在是不忍心。
  晚上的醫院很安靜,為了方便病人們休息,燈光都調到了最暗。
  林思晗坐在醫院走廊的長椅上,霎時間孤獨感都快要把她淹沒。
  「女士,你沒事吧?」
  有個護士見她萎靡不振地坐在那裡,還以為她是生病了。
  林思晗連忙笑着擺了擺手:「我沒事,謝謝你。」
  護士這才離開。
  不知過了多久,林思晗又感覺有人在拍自己的肩膀。
  她以為又是醫護人員,下意識道:「我沒……」  睜開眼抬頭時,看到的卻是沈亦白。
  林思晗冷淡地轉過頭:「你來幹什麼。」
  沈亦白把自己身上的外套脫下,披到林思晗肩上,嗓音平靜:「他們走了,我來送你回家。」
  林思晗疑惑問道:「你怎麼知道我在這?」
  沈亦白神情淡然:「你也沒有別的地方可以去。」
  林思晗實在是很累了,她沒有再去辯駁什麼,起身就朝醫院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