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陸景琛秦如煙別後重逢 第2章_一風小說
◈ 第1章

第2章

  陸景琛看着底下一桌人,沒一個說話的。
  「技術研發部門儘快分析出事故原因,寫一份報告給我,公關部門如果做不好及時關注網上風向,做出正面回應,我不介意換個團隊。我會在這邊待三到五天,我給你們的寬限時間是五天。」
  既然這群人一個都不吭聲,那他直接給他們敲定時間。
  陸景琛說完,轉身走出了會議室。
  身後,杭城分部一個高管拉住了陳忠。
  「陳助,陸總這次這麼大火?」
  陳忠扯了下高管拉住他的手,別說他們了,他也很鬱悶。有誰能比他這個助理承受的冷空氣多?
  他沒說話,頭也不回的跟在後面走了出去。留下一眾高管面面相覷。
  樓下,陸景琛先一步坐在了車子后座,陳忠慢了一步,他上車,開了口。
  「陸總,現在回酒店還是去哪裡?」
  陸景琛坐上車,整理了下西裝外套袖口,語氣淡淡的開口。
  「先回酒店。」
  他一落地,就從機場趕了過來,行李都還在車子後備箱。
  陳忠從後視鏡看了眼陸景琛的表情,沒說話,他老闆看樣子心情非常不好。
  他沒說話,默默啟動車子,來到了陸氏在這邊投資的酒店。
  陸氏集團旗下主要產業是電子產品。但酒店,房地產,包括醫療都有涉獵。
  陸景琛今天來的匆忙,又是為了公事,他也沒再去別的地方,直接入住了陸氏集團旗下酒店。
  雅閣門口。
  陸景琛下了車,酒店經理誠惶誠恐的已經站在門口等着了。
  陸景琛見到這陣仗,擰了眉,瞥了陳忠一眼。
  陳忠雖然習慣了陸景琛往日里冷冷淡淡的樣子,但這會兒他也沒做什麼,被這麼涼嗖嗖的看了一眼,他感覺後背發涼。
  他上前和經理交涉了幾句,接過房卡,經理被他先趕走了。
  「以後我過來不用提前知會。」
  他就是出差路過這裡,酒店經營狀況又沒問題,他沒那麼多心思有事兒沒事兒搞什麼微服私訪的把戲。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沒有特殊情況,他只在每年固定時間到分部考察兩次工作,平時基本都交給手下人管理。
  陸氏給員工開的工資都不低,他不必什麼都抓在手裡不放。
  陳忠低了低頭,銘記在心。
  陸景琛從他手裡接過了房卡,邁開步子就往酒店裏面走。
  酒店前台都不認識他,見他直接刷卡進電梯,怔了怔。
  但陸景琛是走到哪裡都是鋒芒畢露的,前台少見這種氣場和容貌的人,多看了幾眼,回過神時,被經理瞪了下。
  她低了低頭,工作時間盯着顧客開小差,還被領導抓了現行,還有更尷尬的嗎?
  經理一看她微紅的耳朵就猜到她的心思。
  「那是總部的陸總,收起你的心思,不該說的話不要說,不該問的不要問。」
  前台被說的臉紅了紅,低了低頭,應聲答是。
  酒店28樓。
  陸景琛在陸氏旗下酒店都留了一個固定房間,只有他來的時候會開。
  陳忠房間在他樓下一層,本來安排的一樓,但他這會兒看什麼都不順眼,把他攆去了27樓。
  陸景琛用房卡開了門,進門脫下了西裝外套,扯下了領結。接了一杯冰水一飲而盡。
  他開了空調,這邊天氣比京城還要高一些。
  今天開過會,他沒打算再去分部,這會兒時間也不算很晚。
  快七點左右,他拿出手機看了眼微信置頂,沒有未讀消息,低頭笑了一聲。
  他也有這一天?抓心撓肝求而不得,又不能用強硬手段。
  他給秦如煙發了條微信過去。
  杭城機場航站樓,秦如煙和張琪瑤兩人剛下飛機,推着行李往外面走。
  兩人一人一個行李箱,秦如煙手機開機,就收到了一條微信,她看了眼是陸景琛的。
  立馬關掉了手機屏幕。
  秦如煙眼睫垂着,她思索了會兒。
  雖然說好以朋友身份相處,但陸景琛一直在往前走,一步一步試探她的底線。
  她這樣是不是不太好?
  而且瑤瑤又是陸景琛妹妹,她也沒給張琪瑤說過這個事兒,到時候會不會影響她們的閨蜜情?
  她擰了擰眉,偏頭看了張琪瑤一眼。
  張琪瑤注意到她的視線,轉過頭看着她。
  「怎麼了煙煙?這麼看着我?」
  秦如煙咬了咬唇,才開口。
  「等到酒店吧,我給你說個事兒。」
  張琪瑤點了點頭,「神神秘秘的,還要等到酒店了再說啊?」
  秦如煙笑了笑。
  「我怕你知道了生氣,把我扔機場就走,肯定要到酒店了才告訴你。」
  張琪瑤挽住她的手臂,偏頭看了她一眼。
  「你能有什麼事兒惹我生氣?」
  秦如煙沒回答這個問題。
  「等到酒店給你說吧?」
  「行,那我們先去酒店。」張琪瑤也沒一直問,反正到酒店也沒多少時間。
  兩人在機場打了車,沒一會兒就到了酒店。
  秦如煙到前台辦了入住手續。
  她訂的是高級套房,兩張床,她和張琪瑤住一間。
  辦理好後,拿了房卡,兩人往電梯走,正好電梯是下降狀態。
  張琪瑤看着酒店名字,若有所思。
  「煙煙,這酒店好像是我家的。」
  她這話突兀,秦如煙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
  「什麼?」
  話音剛落,電梯「叮」的一聲打開。
  兩人同時轉頭,準備進去。
  下一秒就看見陸景琛就走了出來。
  張琪瑤愣了一下,「哥,你怎麼在這兒?」
  秦如煙也怔在原地,怎麼就有這麼巧的事兒?
  陸景琛是跟她說過他出差了,她也沒在意,誰知道這世界這麼小?
  秦如煙沒說話,愣了下。
  陸景琛看了看兩人,視線在看到她露出的一截瑩白的腰上時一頓,他眼神深了深,又皺了皺眉。
  他脫下西裝外套,披在了秦如煙身上,遮住了她的腰。秦如煙下意識往後退,他在幹嘛?張琪瑤還在這兒。
  她還沒退兩步,又被陸景琛拽住了手,他臉色有點兒沉,動作有點兒強硬。
  張琪瑤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哥這操作,又看了看秦如煙。
  這兩人什麼時候攪到一起了?!
  「哥,你……」
  她說不出話,面前的情景太讓她震驚了。
  秦如煙掙扎了下,臉憋的通紅。
  「你快鬆手。」
  陸景琛沒有理她,偏頭看了眼張琪瑤。
  「好心提醒你一句,季風的航班這會兒大概落地了。」
  張琪瑤臉色一下白了下來,她已經來不及去想她哥怎麼知道這個事情,她拉着行李箱,磕磕絆絆的開口。
  「煙煙,我,我有事兒先走了,我哥會照顧你的。」
  說要拉着行李就往酒店外面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