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穆長清葉昭昭 第2章_一風小說
◈ 第1章

第2章

  「可不想,這咳疾越發嚴重,王妃不願讓您擔心,便一直沒請大夫。」
  「直到有一日咳血,王妃才讓奴婢去外面請了顧大夫來。」
  「卻不想,被診斷出是不治之症,僅剩半年不到。」
  春桃聲音哽咽:「王妃第一時間就吩咐了奴婢,千萬不要讓您知道這件事。」
  「王爺,王妃從未騙過你,她是真的命不久矣,也是真的從未背叛你!」
  春桃鼓足勇氣說完,帶着必死的信念磕下頭去,卻久久沒有聽到穆長清降罪的聲音。
  不知道過了多久,春桃聽到腳步聲。
  她偷偷抬眼,卻被眼前那一幕驚的不知如何是好。
  只見穆長清走到棺木旁,竟從裏面抱起了葉昭昭的屍身!
第13章  穆長清將葉昭昭放在床上,小心翼翼執起她的手。
  他問:「怎會這麼輕?」
  穆長清記起,大婚之日,按規矩他需要將葉昭昭從葉家背出來。
  他以為自己會很抗拒,可事實上,自從葉昭昭趴在他背上的那一刻,他腦子裡唯一的想法只有:不能摔着她。
  穆長清突然眼睛有些酸脹,明明那時他對葉昭昭還有關心和愛護的啊,可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對她的蒼白與痛苦就視而不見了?
  他將葉昭昭的手按在臉上,那股冰冷之氣帶着鋒利,直直刺進他心臟。
  他淡淡出聲:「葉昭昭,新婚夜,合巹酒,你明明說過此生不離,你騙我。」
  這是第一次,他沒有在葉昭昭面前自稱本王。
  穆長清就這麼坐在床邊看着葉昭昭,直到夜幕徹底包裹住天地,他才站起身來。
  他走出去,對還在跪在那裡的春桃開口:「以後,你就負責守着王妃的院子,本王不會虧待你。」
  春桃走後,穆長清又走出去,對守在門口的下人開口:「將棺木重新訂好,讓人抬去靈堂。」
  說罷,他徑直出了王府,朝皇宮趕去。
  一個時辰後,穆長清回來了,他身後還跟着一群大內侍衛。
3  穆長清一指屋內:「把東西放過去,你們可以走了。」
  巨大的木箱轟的一下落在地上,發出沉悶的響聲,那些人將木板拆開,這才退出了院子。
  房間里多了一張寒玉床,本就低的溫度一瞬間下降到了不可思議的溫度。
  穆長清沒管,繞過屏風從裏面將葉昭昭抱起來放上去。
  他去宮中求了皇帝,將這張外邦進貢的寒玉床拿到了手,據說這張床能有效的保證屍身不腐。
  他看着葉昭昭瞬間結冰的髮絲,輕聲開口,眼睛裏難得溢出溫柔之色。
  「葉昭昭,你永遠都會是攝政王府的王妃。」
  說罷,他竟直接翻身上床,躺在葉昭昭身邊。
  穆長清整個人都冷的打顫,卻還是將葉昭昭的身軀緊緊擁入懷中。
  他們的懷抱如此契合,他卻從未發現過。
  穆長清將頭埋進葉昭昭的發間,輕聲道:「葉昭昭,該睡覺了。」
  與此同時,林雪舞也得到了消息,她驚的整個人站起身來,顫聲道:「你說什麼?」
  那下人又重複了一遍:「聽說王爺讓管家準備靈堂,迎接王妃。」
  林雪舞想到先前在穆長清身後見到的那口棺材,那裏面裝的竟是葉昭昭的屍體?
  葉昭昭死了?!
  這個認知讓她整個人瞬間被欣喜填滿。
  死的好!
從今天開始,她便不再是這個勞什子林夫人,而是會成為名正言順的攝政王妃了!
  她很快意識到這裡還有旁人,連忙掩蓋下臉色喜不自勝的神采,道:「突聞噩耗,我要去看看王爺,你再去外面守着,有什麼動靜第一時間告知我。」
  「是。」
  林雪舞腳步匆匆的衝去了穆長清的院子。
  可剛踏進房門,她猛地頓住腳步。
  眼前,一張泛着寒意的床上,穆長清跟葉昭昭並排睡着。
  聽到聲音,穆長清不滿的睜開了眼。
  當看清林雪舞的瞬間,他的臉色比身下的寒玉床更冷。
  「你來幹什麼?
滾出去!」
第14章  林雪舞腳步彷彿被房間里滲出來的冷意凝結,她死死的盯着眼前可怕的景象,簡直牙關都在打顫。
  「王爺……你……到底在幹什麼?」
  長期以來,她一直以穆長清的救命恩人自居,而穆長清也從來沒有對她冷言冷語,也就是這樣,她才敢頂着穆長清飽含殺意的目光說出話來。
  穆長清從寒玉床上下來,走到林雪舞面前,冷眼看着她:「聽不懂嗎?
本王要你滾出去!」
  林雪舞終於後知後覺的發現穆長清的不對勁,她不由後退了一步。
  下一刻,穆長清當著她的面,重重關上門,凌冽嗓音如同冷氣溢出門縫。
  「自今日起,沒本王的同意,你不得再踏進卧房半步。」
  林雪舞被這句話直直刺在原地,她緊緊盯着緊閉的門,心裏的懼意消散過後,嫉妒頓時鋪天蓋地的啃噬心臟。
  穆長清明明愛的是她,他只能愛她!
  葉昭昭這個賤人,就連死了也要佔個位置不成?
  林雪舞眼裡透露出前所未有的惡毒,站了許久,她才轉身離開。
  房間里,穆長清重新坐在床邊,他用手背輕輕碰了碰葉昭昭的臉,低聲道:「你別生氣,我把她趕走了。」
  「葉昭昭,我從未想過跟你和離,更沒有想過要休了你,你既然成了我的王妃,這輩子都是。」
6  他的手撐在寒玉床上,被冰的隱隱作痛,可他卻好似感覺不到,側身躺下,勾着葉昭昭的手指,慢慢閉上了眼。
  翌日。
  穆長清睜開了眼,眼中凌厲之色一閃而過,隨即起床。
  一夜過去,他渾身血液都好似凝結起來,動作也微微有些遲緩。
  他換好朝服,看向床上的葉昭昭,輕聲道:「我去上朝了,很快就回來。」
  他走出房門,對看守門口的侍衛開口:「看好這間院子,不許任何人進去。」
  「是,王爺!」
  穆長清這才快步朝外走去。
  上馬時,他只覺得小腿處傳來一陣刺痛,他眉心微皺,隨即神色恢復正常。
  他早年上戰場,身上帶有暗傷,或許是昨日在寒玉床上睡了一覺的緣故,身體里的舊疾發作。
  穆長清如往常一樣等在宣武門,他身側一圈都沒人。
  穆長清也不在意,只是靜靜轉動着手上扳指,等待宮門開。
  只是,還是有不怕死的人敢上前。
  何侍郎行了大禮,語氣微微慌亂:「王爺,拙荊前日替老丞相送葬之後,便毫無音訊,臣去葉府卻空無一人,臣斗膽,請問王妃是否帶着拙荊回了王府?」
  穆長清停下了動作,他冷眼看着何侍郎,久久無言。
  就在何侍郎幾乎要堅持不住的時候,他淡淡開口:「不曾。」
  何侍郎還想開口,卻感覺到一股威勢從穆長清身上瀰漫而出,讓他下意識一怔。
  很快他就反應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