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又是那個女鬼

第十章 守墓人

  我沒有開口問血腥氣能引來什麼東西,因為我心裏清楚,最好的情況,估計也能引來一群野獸,差一點,可能是更加危險的東西。
  現在冷靜下來想想,剛才我們之所以能夠制服麻老虎,一來是因為這東西的體型並不是太大,二來是因為麻老虎全程沒有上樹。所以我們能贏多半還是僥倖,如果再遇上個聰明點的麻老虎,對付我一個體能半殘的人再加上負傷嚴重的唐二,恐怕生機渺茫。
  況且現在,我們手裡火把的火光有些搖搖欲墜,恐怕再也沒法威懾野獸了。
  唐二也不說話,一手捂着手臂上的傷口,快步朝前走去。我分明看到唐二的傷口恐怕不只是裂開那麼簡單了,因為整條胳膊的衣服都被染紅了。
  我心裏擔心唐二的情況,但是現在又不是能開口問的時候,所以心裏焦急萬分,只盼着早點找到墓穴,這樣也就能儘早的修整了。
  我正想着,唐二突然停下了腳步,低聲問我:「聽到什麼沒有?」
  我一怔:「沒有。」
  唐二並沒有因為我說的話放鬆警惕,而是接著說道:「我感覺不對勁。」
  我和唐二雖然腳步不快,但是也已經離死了的麻老虎走了一段距離了,按理來說就算有東西循着血味找,也不該這麼快就找到我們跟前才對。
  不對,如果如果唐二的感覺是對的,那也是有可能的,因為唐二右手的傷現在這麼嚴重,說不定那些東西是跟着唐二身上的血腥氣跟過來的。
  如果是這樣,那我們的麻煩就大了。因為我沒有東西能給唐二止血,就算有,按照他的傷勢,傷口也不可能快速的癒合。
  換句話來說,唐二現在就像一顆定時炸彈一樣不安全。跟着他,遲早會被追上。
  處理一顆炸彈最好的方法,那就是扔掉。如果我想要活命,那麼此刻必須拋下唐二,獨自一人走其他的方向。
  這跟我的做人宗旨是相互違背的。我不可能拋下重傷的唐二,讓他獨自一人面對危險。況且,我一個人走也不是絕對的安全,沒了唐二,我連找到回村的路恐怕都危險。
  怎麼辦?我心裏掙扎了起來。
  不過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別說唐二,就連我都聽到了周圍稀稀疏疏的聲音。這次的聲音直接從四面八方涌過來,藉著微弱的火光,我根本看不清周圍的狀況。
  但是我能感覺到,這次的東西絕對不止一個。
  如果是麻老虎,那我們基本可以宣告生命的行程提前結束了。我們現在的情況跟一群麻老虎產生衝突只有可能是我們死。
  我的腦海中第一次浮現出對於死亡的恐懼,真真切切的恐懼!
  突然,在我面前的黑暗中,一隻麻老虎突然衝著我的面門撲了過來,速度之快,令人咋舌。而此刻的我,正處於半懵的狀態,等我聽到唐二的叫喊聲的時候,麻老虎的爪子只差十厘米就能碰到我的肩膀了。
  關鍵時刻,唐二猛地將身體一傾,硬生生的用肩膀撞翻了我面前的麻老虎,唐二和麻老虎都因為身體重心不穩倒在地上。
  我徹底呆住了,再也沒有了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氣勢。我在此刻終於感受到了自己的無力。
  不是因為麻老虎,而是因為在唐二將我面前的麻老虎撞翻在地的時候,我分明看到一個人站在麻老虎身後的不遠處!
  那張臉我永遠都不會忘記!
  那就是在村子裏,被關在房子里,手裡拿着牛骨刻辭,嘴裏唱着恐怖歌謠的,那個女人的臉!
  她就在那裡痴痴地看着我,嘴角似笑非笑,慘白的臉上沒有任何標槍。她的頭歪向一邊,然後緩緩的伸出一隻手,沖我招了招。
  「發什麼呆啊!還不快過來幫忙!」唐二在一旁死死地壓住麻老虎,麻老虎的四隻爪子不停地在半空中掙扎,抓的唐二滿身都是傷痕。
  我一下子清醒過來,一眨眼的功夫再看,那個女人已經不知所蹤了。
  我抄起手中的火把,衝著地上的麻老虎的頭狠狠的敲了下去。這一敲沒瞄準,蹭着唐二的頭皮劈了下去,燎的唐二頭頂的頭髮沒了一半。
  那麻老虎悶哼一聲,就不再掙扎。唐二趕緊站起身,戒備着周圍可能發生的襲擊。畢竟,此刻周圍已經亮起了無數雙綠幽幽的眼鏡了。
  我將背包放在地上,想從裏面再找些有用的東西。蒼天不負有心人,我找到一幫匕首,跟唐二那把有點像。我也不猶豫,直直的朝着地上那隻昏迷的麻老虎的喉管刺了下去!
  唐二看到我的舉動後,大喊一聲:「別!」
  但是已經遲了,匕首刺進麻老虎的脖子,一股腥熱的血液直直的冒了出來。
  唐二氣急了,想狠狠地踢我一腳,但是忍住了。我很疑惑,怎麼了?不就殺了一直麻老虎嘛?
  就在此刻,周圍的林子里響起了此起彼伏的吠叫聲,那聲音很快就連成一片,響徹山谷。
  唐二驚呼:「完了!你趕緊找找,包里有沒有什麼槍支炸藥之類的東西!快!」
  唐二說完,也趕緊將他的包扔在我的面前,用左手反握着匕首,身體半蹲,顯得更加警惕了。
  我雖然不知道此刻我做了什麼,但是那陣吠叫聲絕對不是什麼好兆頭,也不顧上浪費了,將包里能用來照明的東西都用上了,一時間周圍亮如白晝,竟有些白天的假象了。
  還別說,郝胖子現在真是個好胖子!我從我的包里找了一把土質的左輪手槍,但是子彈不多,只有一點。
  我喜出望外,趕緊抬頭想把手槍遞給唐二。一看,此刻的唐二正惡狠狠的盯着我,手中緊握的匕首用力的朝我刺過來。
  我心想不至於吧!就算剛才我犯了錯,你也不至於氣到要殺了我啊,就算你不動手,過不了多久那些麻老虎也一定會宰了我,何必急於一時?
  我下意識的低了一下頭,就在此刻,我的後腦勺感覺到一股溫熱的液體,隨即有一個重物壓在我的身上。
  我掙脫一看,原來是只麻老虎!
  「嚇我一跳!我以為你要殺了我!」
  「說你蠢你還真蠢!殺了你,我更活不了!」
  「那你為什麼惡狠狠的盯着我看!」
  「我不那樣看你,你怎麼會害怕?你不害怕的低頭,此刻腦袋早就搬家了!別廢話,看看我的包!說不定有更厲害的!」
  唐二說完,就從我手裡奪過那把左輪手槍和子彈,朝着外圍一雙雙的眼睛射去!唐二說的對,他的能力比我強太多,郝胖子給我都準備了槍,他的包里一定有更厲害的東西。
  唐二的槍法真的好,每一槍下去都有一雙眼鏡永遠的閉上了。
  但是這幾隻對於林子里額麻老虎群來說實在是九牛一毛。而且,那群麻老虎看明白了我們的情況,也不再躲藏,一下子從樹林中跳出四五隻,圍着唐二周旋。
  我清楚唐二手裡的子彈沒幾發了,現在只是虛張聲勢,於是趕緊把唐二的背包底朝天的倒了出來,仔仔細細的翻看了好久,也沒有發現任何現代化的武器,只找到一瓶黏稠的黑乎乎的液體。
  「你包里什麼都沒有,只有一瓶黑不溜秋的……膠,怎麼辦?」
  「那是黑狗血!用來對付墓里東西的,現在沒有用!快跑,我剛才的幾槍在左手邊清出了一條路,這幫東西害怕,不敢再往那邊去了,你就從那先逃命!」
  我心裏一驚,這才反應過來原來唐二剛才的幾槍並不是為了殺麻老虎,而是恐嚇這些畜生,告訴他們站在他左手邊就是死路一條。
  原來從剛開開始,他就已經再為我的逃跑開始打算了。
  「我走了你怎麼辦!」
  「不用管我,等我脫了身,自然會去那邊找你!」
  現在不是多愁善感的時候,從剛才唐二的身手來看,一個人想要保命是有機會的,如果我繼續待在這裡,他要分神保護我,那兩個人基本都得撩在這。
  我從地上的補給里挑了一點必須的東西裝了起來,然後把大半都留給了唐二。然後我慢慢的朝着左邊移動。
  「你一定要小心!我在前面不遠處等你!」
  「快點走!能走多遠走多遠,別等我!我能找到你!」
  就在說話間,有隻麻老虎看我離開,想要朝我走過來。只聽唐二手中的手槍一響,那隻麻老虎應聲倒在地上。其他的麻老虎眼見如此,只朝着我咧嘴,也不敢再追趕我了。
  我心一橫,快步走開了。我不知道後面的道路應該是怎麼樣的,我只能希望唐二逢凶化吉,然後在不久後,能帶着他標誌性的人畜無害的微笑,再次出現在我的面前。
  唐二是我目前遇到的最大的謎團集合體。他的羞澀,不諳世故與他的能力和閱歷嚴重不符。有的時候他靦腆像的個孩子,有的他成熟的像個老人,而在危險來臨的時候,他冷靜的像個連環殺手。
  沒有遇到唐二之前,我很難想像一個正常人擁有如此多的人格,並且精神不分裂。但是我沒有辦法把唐二跟瘋子這個詞聯繫在一起,因為如果唐二這樣的人都瘋了,那我連個瘋子都不如。
  我就這樣邊走邊想,好在身後也沒有麻老虎跟過來,想來此刻麻老虎們應該都在跟唐二怕拼個你死我活。
  我走了很遠了,我想。因為遠處的天光已經有些微微泛白,我回頭朝着來的方向望了望,哪裡安靜的像一幅畫,唐二沒有如我期待的一般,出現在那裡,即使他全身是血,狼狽不堪。
  就在我轉頭回來的一瞬間,我被看到的東西嚇的差點尿失禁!
  那個女鬼一般的女人,正站在我的面前,靜靜的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