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墓中無人 第一章 店中奇談(2)_一風小說
◈ 第一章 店中奇談

第一章 店中奇談(2)

東西,可不是古董,那是明器!我這麼給你說吧,咱現在乾的是,別人要什麼,我們給找什麼。你大伯乾的是,手裡有什麼,別人就要什麼!你想想是不是這麼個理?」
  我仔細想了想,道理確實是這樣。如今貨源這麼緊俏,要是我不做這個經銷商,搖身一變成了生產商,那確實是不一樣。到時候別說這個姓郝的,就是整個八仙庵估計都得求着我給他們東西。
  可是我自打記事以來,爺爺就不允許我們再接觸這個行當。說干這個折壽命,損陽氣。從小我就聽說了不少關於墓里的詭異故事,雖然不害怕,但是總覺得這裡頭一定少不了危險。
  況且,我大伯一定不會提供給我任何關於古墓的信息。沒有信息我挖什麼去,難不成身上背個鋤頭,到郊區去,走到哪挖到哪?
  「我大伯肯定不幫我,我又什麼都不懂,上哪找古墓去?」
  「你大伯不幫你,要不然你回家找找老爺子,孫子撒個嬌,哪個爺爺不心軟?」
  姓郝的想的倒是美,在這假裝熱心的出謀劃策,趕明兒我真到墓里出生入死,帶出來好東西他還能分一杯羹。
  「我爺爺他老人家早就駕鶴西去了,想見他,除非回家吸煤氣。」我沒好氣地說。
  「哎呀,這樣的話,我倒是還有一條路。」
  姓郝的說完,停下來想了一會,對我說:「老弟,你知不知道我有個弟弟,在大學裏學考古?」
  「記得啊,他可是個神人,十二歲輟學入行,比我還早,結果人家沒讀書,十八歲竟然要參加高考,還能上名牌大學,真牛逼!是不是在行里這些年,看不慣我們這些人的所作所為,所以才上的考古系啊?」
  「我弟弟從來不跟我說他的事,他每天跟誰在一起,幹什麼,我一概不清楚。但是,就前兩天,我弟主動來找到我,問我店裡最近有沒有收過牛骨刻辭。」
  牛骨刻辭這種東西,那不就是典型的文物嘛。這種東西說起來除了考古研究,也沒什麼收藏價值,平常沒什麼人對這個感興趣,他弟弟這樣問,估計是正在研究什麼新東西,沒有進展,想問問他這個收古董的哥哥罷了。
  「老哥,你弟不會是兼職釣魚執法,想把你送進去吧?」
  「老弟,你這人就一點沒有階級警惕性!我聽完了可不像你想的這麼簡單。我弟弟什麼人,城府深的跟海一樣,自從考上大學之後,就跟成仙了一樣,根本不理我這個凡人!他能問我事,那一定是出現了他都解決不了的問題!他現在還在上學,其他方面出不了什麼事,多半是他們在找非常重要的東西!」
  姓郝的一邊說一邊露出得意的笑容,我心想,那可是你弟弟,你當然應該了解他,在這跟我顯擺什麼?
  「那天我趁他不在,偷偷溜到他房間,想看看這小子最近到底在玩什麼貓膩。他的房間平常就是禁地,我是一步都不能進。可讓我逮着機會了,我一進屋就直奔他那個桌子。果不其然,這小子跟着他老師,最近在查一處大墓!」
  我聽到這,總算是聽到點有用的信息了。
  我趕緊問郝胖子:「挖了沒?」
  「要是挖了,你哥哥我也就不跟你浪費口舌了,沒有!他們現在缺少一些信息,所以不敢輕舉妄動,你知道,這考古跟倒斗可不一樣。」
  「那他們既然已經發現這古墓,肯定早就上報了,那地方現在怕是已經保護起來了。」我泄氣的說。
  「哈哈,這回老弟說錯了。我弟他們發現的這個古墓,沒有實錘能證明,只不過是根據各種文獻推斷出來的。而那些牛骨刻辭,就是關鍵的關鍵!而且,我看了他們的報告,上面記載的這個古墓有些匪夷所思,就連我看了都覺得像是故事一樣,所以他們申報材料是報上去了,可是被上頭給拒了!」
  我好奇的問:「怎麼個匪夷所思?」
  「上面說武王伐紂的末期,姜尚,也就是姜太公,突然下令為自己修建墓穴。」
  「這姜尚不是個聖人么,武王伐紂末期,雖然周武王殺了商紂,但是當時的天下名義上還是商朝的天下,民心不穩,社稷未定,姜尚這個舉動不合常理啊。」
  「這件事啊,奇就奇在這一點!姜尚那是什麼人,那是最看不上紂王大肆修建土木,消耗民力的人!可他偏偏挑在這個時候大興土木,肯定不是為了自己的百年身後事。」
  「可是據我所知,這姜尚死後葬在了周陵啊,離文王墓和武王墓相距不過幾百米。難道武王這麼給他面子,在姜尚修的墓地附近隨便找了倆地方,給他自己和他爹就修了墓?」
  「嘿嘿,這就是第二奇的地方!我弟他們查出來的這個墓,可不在周陵,而是遠在岐山,既然姜尚當時已經為自己百年之後做好了打算,為什麼他死後,武王卻不願意把他葬回岐山,而是就近葬在了周陵?」
  「天氣熱,怕臭了?」我實在想不出其他的解釋。
  「胡說!我看他們的資料,寫的是到了後期,姜尚和武王之間,有了嫌隙。」
  「你弟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都是怎麼調查出來的。」我越聽越覺得不可信,怎麼看怎麼都不像是個正經的考古工作者。
  「這些東西,都記載在我弟他老師十幾年前偶然得到的幾片牛骨刻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