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墓中無人 第二章 天問疑像(2)_一風小說
◈ 第二章 天問疑像

第二章 天問疑像(2)

梧,性格卻是有些害羞。他見我問的恭敬,說起話來竟然有些不好意思。
  「天問里倒不一定有關於那座墓葬的描寫,但是其中商周歷史的描寫還是很能說明問題的。比如這句『武發殺殷,何所悒?』,意思就是周武王殺了紂王之後,反倒抑鬱了,這句就不合常理。按理來說周武王受了天命,討伐惡商,是正義之舉,不應該抑鬱才對。還有『師望在肆,昌何識?』說的是文王其實是在肉肆認識的姜尚,這也不合常理,為什麼姬昌會在街道上的肉店裡認識姜尚呢?」
  「很簡單,這姜尚是個屠夫嘛!」
  「不是這樣的,關於中國這段近似神話時代的歷史記錄,姜姓起源於『羌』,其實就是戎狄的意思。所以姜尚這個人應當被商人認為是畜生一般的存在,怎麼可能到了朝歌城中做了一個屠戶?這點不太能說得通。」
  我來這可不是來討論歷史的,唐義所說的這些我不感興趣,我只想知道關於這個墓葬的信息。但是現在看來眼前這個人卻是個狂熱的歷史愛好者,我不得不趕緊打斷他的思路,把話題轉向這次倒斗的行動。
  我看他年齡跟我差不多,就給他倒了一杯酒,問:「唐義先生現在在哪高就啊?」
  沒想到這人聽我叫他唐義先生,竟然臉頰微微一紅,說:「我在家中排行老二,你就別叫我先生了,就叫我唐二就行。我剛剛專業回家,這兩天正托舅舅給我找活干呢。」
  我心想一個大老爺們,說話還臉紅是幾個意思?但是日後我得多多跟他合作,這小子不僅商周歷史門清,估計在墓里遇到什麼東西也能打一會,所以我還是客氣的說:「那我也不把你當外人了,咱們這趟啊,可是去盜……」
  我話還沒說完,一旁已經有些醉意的郝胖子連忙打斷了我,沖我直眨眼:「考古!考古!」
  我心領神會,繼續說道:「咱們這趟啊,可是去考古的。這一路上危險重重,就是咱們哥倆相互照應了,我沒別的好說的,只好先敬你一杯!」
  我說完了就拿起桌上的酒一飲而盡,唐二也不含糊,喝起酒來倒是有些男子氣概。
  郝胖子見我們已經上了道,便說去給我們準備東西,想先行離開。我放下酒杯,趕忙在門口攔下他,悄悄地說:「郝哥,我下墓的死活跟你無關,我認。可是這小子下了墓之後的死活可也跟我沒關係啊!打小我就聽我爺爺說過這行當的規矩,就是父子倆,下了地也是各管各的事,誰死了都是命數!」
  「這個你放心,他爸媽是紡織廠工人,前幾年除了事故,早就去世了。他沒什麼親戚,所以這不是才托到我手裡了嘛!再說了,你看看他那個體格,下去之後就是你死了,他都不一定死,放心吧!」
  姓郝的拍拍我的肩膀,拿了外套就離開了。
  我回到桌子旁,將剩下的酒菜和唐二悉數掃了乾淨。酒過三巡,我發現唐二本質其實是個不錯的人,只不過在部隊呆久了,對社會上這些人情世故有些不適應。喝醉了之後,他還主動坦白郝胖子要他在墓里盯着我的事。
  這樣一個好同志,我自然肯定也不會為難他。唐二酒量不好,我又不知道他住在哪,就就近找了個酒店開了個房間讓他睡下。
  等安頓好了唐二,我把姓郝的給我的資料重新拿了出來,細細的又看了一遍。結果可想而知,仍然沒有什麼特別的線索。看來這一趟,到了墓門口,後邊的事只能聽老天爺的了。
  我正想把資料好好的再收起來,卻發現天問那一頁上好像沾了點髒東西。仔細一看,可能是剛才不小心滴上去的油漬。
  不過不知道是不是郝胖子用來打印的墨不好,那油滴上去之後,字逐漸變得有些模糊不清。那些黑色的油墨看似散亂無章,仔細一看卻彷彿變成一副浮雕。
  可能是酒精作祟,我依稀看到浮雕上有兩個一模一樣的小人,手中各自拿着一把劍,用相同而又極其詭異的姿勢刺進了對方的胸膛。這幅壁畫上這兩個小人就跟鏡像一樣,不只是線條粗細,就連雕刻過程中的出現的失誤都一模一樣!
  這樣的浮雕根本就是不可能存在的!
  因為浮雕都是人刻的,一個再沉着冷靜的人都不能將自己剛才雕刻的東西完全複製一遍!
  我想可能是我喝多了酒,產生了幻覺。於是我靠在沙發上,揉了揉眼睛。
  等我再正眼看的時候,別說那副浮雕,就連那團油漬都消失不見了。
  原本那團油漬污染的地方,清晰地寫着兩句話:
  冥昭瞢暗,誰能極之?
  馮翼惟象,何以識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