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墓中無人 第六章 被塵封的檔案_一風小說
◈ 第五章 唐二身上的謎團

第六章 被塵封的檔案

  「你到底是誰?」
  這句話聽起來非常老套,但是此時此刻我卻問不出其他的問題。唐二身上的問題越來越多,我毫無頭緒,只能單刀直入,挑一個打頭的問題問。
  「我是誰對你來說一點都不重要,因為我就是一個無足輕重的人。你可以當我是給你指路的路人甲,指過路之後就各奔天涯。我知道你現在對我滿心的疑問,但是我不會給你解答。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你現在的關注點不應該在我身上,而是那座商周古墓。」
  唐二說的話已經很清晰了。起碼到目前為止,他的立場是清晰的。他是一個能夠幫助我的神秘人物,唐二說的對,除了他身上的謎團,這座商周古墓也有無數的問題逐漸浮出水面。
  自從我決定來盜墓之後,就怪事連連。酒店從資料上看到詭異的壁畫,做各種噩夢。荒山中被拐賣的女人手上為什麼會有一片牛骨刻辭?這種東西可是郝胖子他弟弟一直在尋找的東西,這麼輕易的就被我們發現一塊?
  這太巧了。在我的認知里,當一件事的觸發過程很複雜,但最終仍然觸發了,那就一定不是巧合!這件事的背後一定有人操縱!
  唐二說過,他受人所託來保護我,那麼,拜託唐二來保護我的人,會不會是安排這一切的人?我暫時還不能下結論。唐二知道那個女人手裡有牛骨刻辭,一定是有人提前告訴了他這個訊息,而這個人大概率就是要他保護我的人。
  那個女人到底是怎麼得到那片牛骨刻辭的?是她被拐賣前就有,還是後來有人來交給她的,我不得而知。
  如果今天我沒有追那個小孩,那麼我就看不到那個女人手上的東西。那這樣安排就沒有意義啊。不對,唐二在這件事中應該扮演的是一個保險機制,他總會讓我看到這件東西的。
  這件事目前為止還有一個最大的疑點!唐二為什麼在這個時候告訴我這些事情?他完全可以在問完我事情對錯之後繼續裝傻充楞。他已經知道了我見到了那個女人,那麼我極大概率也看到了那片牛骨,他完全不用告訴我其他的事情。
  難道他是為了保險?他怕我萬一沒有看到那片牛骨?這樣好像能說的通,但是總覺得這樣做太蠢了。為了讓我知道一件事而泄露更多的秘密,這樣做不合情理。他如果不放心,完全可以帶着我再去一趟,然後保證我發現牛骨。
  那他這麼做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現在那座商周古墓仍然靜靜的躺在大山之中,但是它好像在冥冥之中早就開始對我造成了影響。還沒下地,已經出現了這麼多謎團,不知道下去之後還會遇到什麼。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我沉默許久,說。
  「那片牛骨是這次的關鍵。如果沒有它,我們都無法活着出來,如果有了它,我們至少能活着出來一個人。」
  唐二不論是談及什麼,語氣都十分平靜,即使是死亡。
  我雖然在心裏認為下地是一件極危險的事情,但是我從沒有把死亡真正的考慮在內。換句話說,我以為不論如何,我都能活下來。但是現在看來,死亡也許沒有那麼遙遠。
  「那我再去那個女人那看看,看能不能把那片牛骨刻辭偷出來。」
  「不,你去找司機,告訴他我們七天之後就會回來,讓他在八畝溝等我們,不要在村子裏。我去拿那片牛骨。」唐二說完,就背了背包,打算行動。
  為什麼不回村子會合?我們出來之後,一定累得跟狗一樣,回村子修整才是最好的選擇。不過既然唐二這麼安排,一定有他的道理,我也不應該多質疑。
  「然後呢?」我心想你這安排的沒頭沒腦的,我怎麼辦。
  「然後你就回來這裡,整理好你要的東西,等我回來之後,我們就立刻出發。」
  唐二說完,就走出了院子。我告訴過他關那個女人的房子大概在哪裡,他這麼聰明,應該可以找的到。看唐二已經開始行動了,我也不耽擱,趕緊走出院子。
  剛出院門,我就被一個人撞了個滿懷。轉頭一看,就是張駝背。看他的樣子也是來跟我商量時間的。正好,也省的我跑路了,就在院門口跟他說了起來。
  「我得趕回去做生意啊,在這不能耽誤太久。這樣,半個月之後我回村子接你們,咋樣?」
  「別,半個月我們恐怕得在這憋死。就七天,從明天開始算起,七天以後,您來接我們。」
  「七天你們就能完事?也行,反正你們說了算,那我七天之後來村子接你們。」
  「不,七天之後您也別來村子,在八畝溝等我就行。」
  張駝背聽完我說話,略微的皺了皺眉頭。這個動作雖然不大,但是卻被我看到了。這個皺眉不是疑惑的皺眉,而是厭惡的皺眉。想來,張駝背此刻的心情應該跟導遊一樣,帶着一團人到了旅遊景點,結果遊客卻不按照他的安排來,難免有些情緒。
  不過好在張駝背也沒有異議,說了句「行」就離開了。本來我要走到村口的村長家去找張駝背,結果這樣一來我省下了來回將近二十分鐘的時間。
  我的行裝基本沒有打開過,所以收拾基本不花時間。那現在我應該做點什麼?坐着發獃,等唐二回來?不行,我從來不是一個坐以待斃的人。我應該行動起來。
  唐二不是有很多謎團么?那我偏偏就要跟上去,看看唐二到底幹了什麼。即使被發現,也可以說是怕他一個人不行,趕過去幫忙的。
  想定之後,我就出門,朝着關那個女人的方向走去了。這條路跟着村長走過一次,我就暗暗記住了,所以這次走來並沒有太多的問題。沒多久,我就回到了那間夯土房前面。
  我找了一顆大樹,藏在後面。遠遠望去,那間房的門已經被打開了,看來唐二已經得手了。我沒有走過去,想看看唐二到底做了些什麼。
  過了沒幾分鐘,就看到唐二從房子里走了出來,手裡拿着那片牛骨刻辭。他把東西裝進衣服口袋,轉身又鎖上了房間的門。我趕緊躲了起來,生怕唐二回來撞見我。
  沒想到等了一會,唐二還是沒有出現在旁邊的路上。我趕緊回頭看,附近哪裡還有唐二的身影,唐二就在我眼皮子地下,消失了!
  可能唐二不熟悉村子的路,所以走了其他的路也不一定。這麼一想,唐二可能已經在回去的路上了。不能讓他趕敢在我前面回院子,否則我就說不清了。
  但是如果現在回去我不就一點收穫都沒有么?所以我打算先到那間房子附近再看看,看有沒有其他線索再說。
  那間房子沒有任何的變化。唐二看來也是個開鎖的高手,鎖頭沒有被破壞,原封不動的掛在門上。窗戶上除了我擦出來的小洞,也沒有其他的變化。從那個小洞往裏面看,但是這次很可惜,並沒有看到那個鬼一樣的女人。
  不過,這一次,我隱約從窗戶的另外一邊傳出了一些聲音。這種老房子的窗戶不想城市裡,是那種老式的窗戶,密封性比較差,雖然把手被焊死了,但是縫隙還是很多,所以裏面的聲音聽上去還是比較清晰。
  「.…..
  泥娃娃泥娃娃
  一個泥娃娃
  也有那鼻子
  也有那嘴巴
  嘴巴不說話
  她是個假娃娃
  不是個真娃娃
  她沒有親愛的爸爸
  也沒有媽媽
  ……」
  聽上去裏面的女人彷彿在唱歌,這首歌我小時候聽過,是鄧麗君唱的泥娃娃,曲風很詭異,像是日本的恐怖民謠。鄧麗君唱的還算比較歡快,所以聽上去是一種讓人很難受的感覺。
  而房間里的這個女人唱的很小聲,聲音很空靈。所以即使聽不清內容,也能感受到彷彿有一股徹骨的涼意深入我的身體,讓人不由自主的打冷顫。
  我不想在這樣詭異的場景多呆,既然沒什麼進展,還是趕緊回院子和唐二會和比較好。正當我要邁步離開的時候,房間里的女人突然沉默了,
  緊接着,我看到窗戶面前突然就出現了那個女人的身影。這個過程之快讓人瞠目結舌,就好像是在看電視,前一幀還空白的場景,後一幀主人公已經在裏面喝茶了。我看不到那個女人的任何的行動的軌跡,這實在是讓人難以理解。
  雖然我心中知道這個女人再可怕,也是個人,但是,再次直面她那雙絕望的眼神的時候,我仍然有些招架不住。泥娃娃詭異的旋律就像是在我腦海中生根發芽了一般,盤旋不去。
  我緩緩的向後退,想趁那個女人不注意的時候離開。剛挪了沒多遠,我看到那個女人抬起了右手,在滿是黃土的窗玻璃上寫下了幾個字:
  「別信他,獨自往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