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墓中無人 第六章 被塵封的檔案(2)_一風小說
◈ 第六章 被塵封的檔案

第六章 被塵封的檔案(2)

的汗珠和慘白的臉色,他好像並沒有太多的變化。
  「這到底是怎麼弄得?傷口怎麼這麼大,流了這麼多的血?」
  「這個出血量不算多,如果你在我的動脈上扎個口子,你還能看到一個小噴泉。」唐二說完嘴上竟然還洋溢着一絲微笑。
  這笑話實在太冷了,我根本笑不出來。我用嚴肅的目光制止了唐二這種行為,告訴他趕緊告訴我真相。
  「回來的路上遇到一條野狗,它有點大,站起來比我還高,就弄成這樣了。」
  山裡的狗真的不能小覷,尤其是野狗,發起瘋來狼群都不能輕易的殺死它。如果唐二真的遇到體型比較大的野狗,受些傷能保住命就是萬幸了。
  「那那條狗呢?」
  「死了。」唐二說的雲淡風輕,就好像是在講述一個跟自己一點關係都沒有的事情一樣。
  而在我聽來,唐二能徒手殺掉一條這麼大的野狗,實在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我本來還想繼續問些什麼,卻被唐二制止了。唐二說時間不多了,我們得立刻出發,其他話路上再說。
  我們出村子的時候沒有驚動任何人,兩個人悄悄地就離開了這裡。按照手裡指南針的方向,我們一路朝着西山的方向前進。
  因為到目前為止發生了太多的事情,所以我跟唐二幾乎沒有任何交流。但是之前我已經選擇了要相信唐二,最終我還是把女瘋子警告我的事情告訴了唐二。
  唐二聽過之後,並沒有驚訝的表情。他仍然沉默着走在我的前面,過了幾分鐘,他終於停下腳步,轉過頭來對我說:「我可以回答你一個問題。」
  唐二突然說出這句話,確實挺讓我意外的。我如果問他誰讓他來保護我之類的問題,他很可能會扔出一個我根本沒說過的東西,這樣對於目前的情況是毫無幫助的,白白浪費這樣一個寶貴的機會。
  思來想去,我終於問了一個問題:「你對歷史的了解已經超出了一個普通歷史愛好者的範疇,為什麼?」
  我之所以問這個問題,一方面這是我發現的唐二第一個可疑的地方,另一方面,他如果就這個問題作出解答,我應該可以聽懂,況且這種主觀問題,可以進一步的暴露一個人的經歷和性格,對於目前的情況是最有益的。
  唐二聽了我問的問題之後,顯得有些意外,說:「我還以為你會問其他更難以理解的事情。」
  唐二說完就給我講了個故事,故事比較長,但我還是簡單的介紹一下。這個故事唐二講的比較亂,裏面有很多唐二偷聽和推測出的信息,所以我整理了一下。
  1992年11月4號,陝西省考古研究所調閱了一份從1968年就封死的檔案。這份檔案不受保密法解密年限限制,永久封死。
  1992年12月15號,研究所副所長高占雲起草了一份長達數十萬字的研究報告書,提交給國家文物局。當日下午,研究所開會研究決定成立「岐山」西部遺址專項考察隊,並報備國家文物局,當晚即獲批准。
  12月28號,考察隊由高占雲帶領,一共七人,抵達岐山西腹地。
  1993年1月12日,考察隊失聯。
  同日,唐二所在的武警聯隊收到上級指示,對考察隊展開搜救行動。
  搜救行動開始之後異常艱難,因為岐山西腹地基本沒有開發,保留着原始的自然風貌,沒有道路,他們只能徒步前行,所以進展緩慢。
  除了自然條件惡劣,武警戰士們壓力也很大。上級對於這隻考察隊格外重視,要求連隊克服千難萬險,一定要儘快找到考察隊。唐二的連長也被一個接一個的「務必」「一定」壓的喘不過氣來。
  不過功夫不負有心人,在他們徒步行進了大約三十多公里之後,終於在一處古墓門口發現了已經昏迷的副所長高占雲,其他考古隊員仍舊杳無音信。
  與其帶着一個傷員繼續進行搜救工作,倒不如先在古墓附近駐紮下來。等高占雲清醒之後,得到些線索,連隊接下來的工作也更容易一些。
  高占雲沒有任何外傷,但是卻高燒不止,這讓眾人不由得捏了一把汗。不過好在高占雲吉人有天象,過了兩天,竟然退了燒,逐漸清醒了起來。
  等到高占雲睜眼,看到身邊的武警戰士之後,說出的第一句話竟然不是詢問其他考察隊員的下落,而是:
  「快!你們帶着我!我們再下去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