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假」牛骨

第八章 麻老虎

  周圍的所有人包括唐二在內,都覺得高占雲是不是瘋了。但是高占雲說,要是不再下去一趟,就拒絕離開。無奈之下,唐二的連長請示了上級,上級竟然答應了高占雲的要求,讓連隊暫時配合高占雲,再下一趟古墓。
  「不對吧?還有六條活生生的人命不知所蹤,管那個古墓幹嘛?」
  我很好奇當時他們到底出於什麼樣的動機下達了這樣一條命令。
  唐二搖了搖頭,說他也不知道。但是命令就是命令,既然上級要求,他們也只好再陪着高占雲下去一趟。連長挑了幾個得力的戰士,保護高占雲再探古墓,其中就有唐二。
  他們扶着高占雲從一旁一個類似盜洞的地方進入了這間神秘的古墓。唐二說後來他才知道,這間古墓是的規格形制是一處典型的諸侯墓。
  但是奇怪的是,一般來說商周時期的諸侯墓一般講究合葬,也就是一大家子都葬在一起。可是據高占雲說,這是一座孤墓,周圍並沒有任何合葬的痕迹,甚至連車馬陪葬坑都省了,規格雖高,但是顯得有些倉促。
  高占雲帶着唐二幾個人來到了最深處的主墓室。令人驚奇的是,這件墓室的牆壁竟然都是紅色的!
  高占雲起初以為是硃砂,從牆壁上摳下了一些做了一個大概的測試,後來發現這些東西的質地非常堅硬,更像是一種紅色的岩石,並不像是硃砂。
  高占雲指揮幾個人開始開館。按道理來說,這樣的流程更像是盜墓賊的行為,而不像是一個考古專家該有的行徑。唐二的隊伍里有人提出了異議,奈何此時此刻,高占雲的話就是命令,他們即使有異議也得執行。
  他們用極其簡單粗暴的手段打開了棺槨,呈現出的景象卻讓除了高占雲以外的所有人大吃一驚。
  棺槨內根本沒有屍骸,而是一條漆黑幽深的走廊!
  高占雲囑咐所有人在棺槨旁邊等候,想要自己帶着手電補給一個人下去。這話一說,唐二立馬錶示了反對。連長曾讓唐二負責下墓之後的各種決斷,所以這個時候唐二覺得他應該站出來了。
  高占雲讓他開棺沒有問題,但是,此刻下面的情況不明,讓高占雲下去風險太大,唐二說什麼都不肯放人的。雙方僵持了好久,最終折中出一個方案,那就是由唐二陪着高占雲走完地道,但是僅限於走完地道,之後唐二就不許在跟着一步。
  這樣的決定是基於高占雲搬出了封存的檔案來嚇唬他們才達成的。當時唐二也不過就十幾歲的樣子,哪裡接觸過保密級別如此高的文件,所以心裏還是有些害怕,就答應了。
  就這樣,唐二陪着高占雲走完了黑漆漆的台階,終於踏到了平地上。唐二說那下面太黑了,當時他藉著手電的光根本什麼都看不到,高占雲簡單的交代了幾句就消失在了黑暗中。
  唐二遵照約定,獨自一人坐在最後一階石梯上,靠着旁邊的石壁,幾天以來的睏倦襲來,唐二不自覺的就睡著了。等到他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高占雲臉色鐵青的站在他的面前。唐二以為高占雲是因為自己睡覺所以生氣,就沒敢多問,帶着高占雲回到了地面。
  回到地面之後,連長帶着高占雲向上級做了一個彙報。彙報之後,上級就指示連隊收隊,說此次救援時間耽誤的太久了,搜救其他人員的機會渺茫,所以決定放棄。唐二一行人新的的任務就是護送高占雲回家。
  1993年2月28號,高占雲成功的回去之後,唐二就開始對歷史以及考古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一有空閑就會找人請教相關的問題,那段時間唐二算是在這一個方面起了蒙。
  聽到這,我已經大概猜到當年高占雲下過的這件墓穴,就是我們此行的終點。
  「所以你好奇那個神秘的地下洞窟里到底有什麼,所以越研究越起勁,最終變成了半個專家?」
  「不是這樣的。」唐二說這話時神情有些低落。
  對於地下洞窟的好奇並不能讓唐二將人生大部分的精力都鋪在研究歷史上,真正讓他發瘋似的開始調查,是另外一件事。
  1993年3月20號,唐二所在的連隊突然接到一條密令,要求他們去執行一個非常神秘的任務。在執行任務之前,所有參與的人都簽署了保密協議。
  在唐二到了執行任務的地方的時候,發現是一處地下室的門前,裏面散發出陣陣惡臭。這種臭味一聞就知道是屍體腐爛的味道。等到了這裡,唐二才知道他們所要執行的任務,就是清理這個地下室。
  為什麼讓他們來,原因很簡單,因為死在地下室里的人,正是他們營救出來的研究院副院長高占雲。
  他們用氣割槍割開了厚厚的地下室的鐵皮門,裏面瞬間散發出一陣讓人難以承受的惡臭。這種臭氣不僅有屍體腐爛的味道,更加雜着排泄物發酵之後散發出來的氣息。
  他們每個人都穿好了高高的膠皮鞋,帶着簡易的防毒面具。打開了地下室的燈之後,呈現的景象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他們原以為地下室中只有高占元一個人,卻沒想到,地下室中還關着另外一個人!
  這個人屍體腐爛的程度要比高占雲深的多,或者換句話說,高占元的屍體其實還並沒有出現大面積腐爛的跡象。而這地下室中的氣味,多半是那具屍體和他周圍的排泄物散發出來的。
  那具屍體的死相太難看了,再加上腐爛程度比較深,一時間難以辨別身份。正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這具神秘的屍體上的時候,唯獨唐二一個人率先來到了高占雲的身邊。
  唐二跟高占雲不管怎麼說,都算是認識過,所以看到昔日為了那座墓如此瘋狂地一個人突然就死在他的面前,他的內心或多或少還是有些難受的。
  不過正是因為這一點,唐二才能先於任何人發現一件東西!這件東西正是藏在高占雲外衣里的,一片牛骨刻辭!
  「後來屍檢報告說,兩個人都是自殺,高占雲是缺水,而那具神秘屍體則是收到了極大的精神刺激,自殘身亡。」唐二說。
  「是高占雲把那個神秘人折磨死的?」
  「我不知道,因為沒有證據能夠證明那個神秘人的身份,所以無法判斷是不是仇殺。更加沒有證據能夠證明高占雲有任何精神方面的問題,比如說虐待之類的。」
  唐二他們清理地下室花了很久,好在地下室在郊區,周圍並沒有什麼人居住,所以保密工作做起來並不困難。清理工作到了尾聲,現場指揮人要求對所有人搜身,來確保沒有人將這個地下室的任何東西帶出去。
  好在唐二之前就動了腦筋,在最後將牛骨藏在地下室一處鬆動的地板下面,所以這件東西躲過了所有人的眼睛。
  這片牛骨直到五年後,唐二轉業,才重見天日。
  「你懷疑這件事情跟古墓有關?」
  「對,從放棄那六個人,再到對地下室的全面保密,這一切都很可疑。那座古墓里一定有着巨大的秘密。也許巨大到可以動搖整個世界!」
  「所以你拿到那片牛骨之後就開始瘋狂的調查與研究,直到今天?」
  「對。」
  「那之後呢?」我想繼續套唐二的話,因為後面的事情可能就關係到我們一路上遇到的這些詭異遭遇了。
  結果當然可想而知,唐二對我說:「我只回答你一個問題,那就是我什麼會對歷史有着超過一般人的研究的原因,至於其他的,我是不會說的。」
  總體來說這個故事並沒有什麼明顯的漏洞,除非唐二提早就編好了這個故事等我來問。但是當我問出問題的時候,唐二明顯是意外的,所以他不太可能提前編好這麼一個完整的故事,所以,這個故事我基本可以斷定是真實的。
  唐二口中的牛骨刻辭現在是不是還在他的手上,我不得而知,但是那個瘋女人手上的牛骨,此時此刻一定在唐二的手上。
  到了此刻,我才想起來查看那片牛骨上的內容。我讓唐二把牛骨拿出來看看,結果大失所望,上面雖然密密麻麻寫了一百來個字,但都是甲骨文,我根本看不懂。
  現在只有寄希望於唐二了。他既然調查了這麼久,不可能連甲骨文都看不明白。此刻天色已經暗了下去,再加上我們此刻身處密林當中,光線就顯得更加暗了一些。
  我打開手電照在牛股上,唐二將食指放在那些甲骨文上,一個字一個字的往下讀。這樣讀雖然仔細,但是速度是真的慢,一旁的我是真急,就想一個小孩想吃蛋糕已經想瘋了,卻只能坐在廚房裡看着媽媽慢慢的打奶油。
  許久之後,唐二終於抬起了頭。他的表情看上去並不輕鬆,所以我估計讀甲骨文的工作也許進行的並不順利。
  「這片牛骨不會是假的吧?」唐二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