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麻老虎

第九章 又是那個女鬼

  「不會吧,以我倒騰古董多年的經驗來看,這塊牛骨確實念頭不小了。要是假的,頂多也是……寄託款。」
  所謂寄託款,就是古人做的假古董。在這方面,我還是相信我對於這些東西的眼光的,畢竟我見過的假貨太多了,隨口就能說出無數個做舊的方法。
  「我並不是說這片牛骨是假的,而是……」
  「你倒是說啊!」
  「而是上面記載的東西有些匪夷所思,我也沒有看太明白。只能說上面說了姜尚為什麼要在岐山為自己為自己修建墓穴的原因,但具體是什麼,我也沒看太懂。」
  感情你看不懂的就是假的,那這個世界上假的東西多了去了!
  不管怎麼說,這篇牛骨刻辭能提供的線索也很有限,想從這裡得到更多的消息恐怕是痴人說夢了。我和唐二稍微修整了一下,就繼續朝着大山深處走去。
  此刻太陽早已經落山了,周圍都暗了下來。看唐二根本沒有停下來休息的意思,於是我就把手裡的手電調到最亮跟了過去。
  唐二轉頭看了看我手裡的手電,對我說:「這個在這沒什麼用,我們扎兩個火把更安全一些,手電還是等我們下了墓再用吧。」
  我聽完之後,覺得唐二說的很有道理。在這地方,不知道哪裡就會竄出個什麼東西襲擊我們。野獸都是懼怕火光的,初中生物課上好像學過。
  森林裏最不缺的就是木頭。我們從包里拿了點紗布纏在木棒的一段,然後把煤油倒在上面,一瞬間,兩個火把就做成了。姓郝的想的倒是挺周全,給我們準備的背包雖然沉,但是裏面應有盡有,有點像哆啦A夢的口袋。
  算算腳程,我們離開村子也走了將近七個小時了,按照距離來算的話,走了少說也有快三十公里了。按照當年唐二走過的三十多公里來算,我們離目的地應該已經很近了才對。難怪唐二不想休息,因為離得不遠,所以想一口氣直接走完。
  點起火把走了沒多久,我就覺得有些不對。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從來沒在山裡走過夜路,所以有一種錯覺,我總覺得我們周圍的草叢在疏疏拉拉的響。此刻山裡沒有風,就好像我們旁邊有東西在跟着我們一樣。
  我一度以為是自己神經過敏產生的幻覺,就沒在意。可是這奇怪的聲音根本就沒有停下來,反而越來越大。我轉頭想要告訴唐二,卻發現唐二一臉凝重,沖我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
  我心想大事不好,聽了唐二的鬼話,點起火把沒把野獸嚇跑,反倒把他們都招來了。我把聲音壓到最低,問:「你們當年遇到野獸了么?」
  「沒有。我們一路上什麼都沒遇到。」
  完了,這下可好,我們現在連對方是什麼東西都不知道,更別說是跟他們周旋了。我們停下腳步,背靠着背,將火把放在胸前,警惕的盯着四周的草叢。就在我們擺好架勢準備迎戰的時候,那東西卻不動了。
  周圍草叢裡稀稀疏疏的聲音竟然消失了,只剩下遠處不知道是什麼蟲子或者是鳥的叫聲。正當我準備鬆一口氣的時候,我背後的唐二突然大喊一聲「小心!」我趕忙轉頭一看,只見一團黑不溜秋的東西從一旁的的樹枝上朝我們猛撲下來。
  我還沒來及看清那東西到底是個什麼,就被身後的唐二一把抓了過去。那東西的爪子幾乎是蹭着我的眼鏡划過去的,再晚一秒,我的小名可能就嗚呼了。
  在鬼門關上走了這一遭,嚇得我癱坐在地上,全身脫了力。那東西一撲之下沒得手,也不跑,反而站在我剛才站的位置轉過頭盯着我們看。
  接着火把的光,我終於看清楚了那東西的長相。它應該算是貓科動物,體型跟豹子有點像,但是身上的毛髮確是黑色的,隱隱的散發出淡淡的紫光。它身上有三道白色的條紋,從頭頂一直延續到尾巴,不過這東西的臉上好像長了麻子一樣布滿了小點,有點讓人想笑。
  此時此刻,唐二舉着火把站在我的前面。那東西看上去雖然兇猛,但是好像還是忌憚火把的,站在原地並沒有輕舉妄動。我趁着這個間隙趕緊站起身來,將掉在一旁的火把重新舉在手上,湊近了唐二,問:「這是個什麼東西?」
  「我也不太清楚,看樣子倒像是老人們說的麻老虎。」
  麻老虎?這東西我倒是聽我爺爺說起過,讓唐二一提醒,覺得還真的有點像。據說這種麻老虎可以獨自獵殺野牛,雖然體型不大,但是戰鬥力可是驚人的高。但是這東西不是早就滅絕了嗎?怎麼在岐山深處又出現了。
  「那我們……」
  還沒等我說完,只聽見唐二大喊一聲「退後!」我趕忙朝着那隻麻老虎看去,原來這畜生耐不住寂寞,終於還是朝我撲了過來。我被唐二一推,硬生生的退後了好幾步,算是躲過了麻老虎這一擊。
  可是這樣一來,唐二就站在了我的位置上,眼看麻老虎就要撲到唐二的面門上,只見唐二右腿一邁,上身一閃竟然躲過了麻老虎這一撲!這還不算完,當麻老虎飛身撲過唐二眼前的時候,唐二順手掄起右手的火把,朝着麻老虎的身上打了過去!
  這一套行雲流水的動作實在是讓我嘆為觀止!這要是拍電影放成慢鏡頭,那肯定不比黑客帝國裏面躲子彈的鏡頭差!
  不過好景不長,就在火把打在麻老虎身上的一剎那,唐二竟然脫手了!我突然想起來下午唐二曾經跟野狗打過一架,右手小臂上還受着傷。這一擊要是不脫手,這畜生絕對妥妥的喪失戰鬥力,可是這火把脫手之後,威力大大減弱,麻老虎雖然被打落在地,但是好像並無大礙。
  唐二這一套動作是帥的離譜,可是可就苦了我了。此刻麻老虎就站在我的面前,死死的盯着我看。不過好在被唐二這麼一打,它對我們手裡的火把好像忌憚了不少,雖然不時的沖我們嘶吼,但是卻再也不見他有更大的行動。
  我趕緊回到唐二的身邊,看他面色有些發白,向來是剛才那一套動作太大,傷口又掙開的緣故。
  「火把支撐不了多久,等到火把滅了之後,恐怕就是我們的死期了。」
  我聽唐二這麼說,心裏不免也有些着急。要是這次沒死在墓里,反倒成了這畜生的口糧,想想就憋屈。我這個人,平常膽子不大,但是你要是把我逼急了,我絕對也不讓你好過!
  想到這,我心中突然燃起了一陣無名火。老子就是死,也絕對不讓這個畜生好過。我把地上唐二的火把撿了起來,交給唐二讓他保護好自己。自己獨自一人拿着火把朝着麻老虎走過去。
  這次,我懷着必死的決心,所以腳步更加踏實一些。可笑的是,我越接近麻老虎,那畜生反倒越緊張,滋着牙不斷像我低吼。
  我他娘的連死都不怕了,我還怕你跟我窮嚷嚷?
  等到麻老虎處於我火把攻擊範圍之內的時候,我用力朝着那畜生一揮,便打還便挑釁:「孫子,來啊,有本事今天你吃了爺爺我,要是沒本事,今天爺爺晚飯就是烤老虎肉!」
  我每打一下,就嘴裏就衝著這畜生大罵一句,幾句之後,我已經問候到它祖奶奶輩了。不知道這東西是被我的氣勢震懾了,還是忌憚我手裡的火把,我前進一步,他就後退一步。就這樣,我硬硬的竟然將這個畜生逼退了將近十步。
  我看着此刻的麻老虎,覺得這東西像極了現實中的一些人。俗話說人總是挑軟柿子捏,真的是這麼個道理。
  不過這東西絕對不是個省油的燈。麻老虎被我逼了這麼久,終於還是反撲了。它趁我揮火把的一個間隙,立刻一口咬在了火把上,它鋒利的牙齒就離我不過十幾厘米!我心裏一驚,被這東西突如其來的襲擊弄得有點懵。但是我的腦子還是清晰地,我知道此刻我一旦因為害怕鬆開火把,那我肯定死的很慘。
  我現在只能死死的拿住火把,只有火把還在我手上,我的命才能保住!此刻我雙手抓着火把,硬是拖着麻老虎走了半米遠。那東西也是個死心眼,就是死死的叼着火把不鬆口。
  不過這對我來說可是個好消息,因為在我拖着它走的時候,他的前爪使不上力,使得我能夠清楚的看到那畜生的肚子!我瞅準時機,用力的將火把往高處一揮,那東西一下子隨着我的火把騰空而起,柔軟的腹部一下子暴露在我的視野里。
  我趁機抬起一條腿,狠狠的朝着它的肚子猛踢過去!
  這一踢並沒有如我預期的一般重重的踢在它的肚子上,而是踢到了那東西的肋骨。我能夠感覺到這畜生的肋骨鐵定是被我踢斷了幾根的。麻老虎受了這麼大的傷,嘴上再使不上力,終於鬆開了火把,朝後面摔了過去。
  就在麻老虎落地的一瞬間,一個人影突然從它的背後出現。那人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狠狠地刺在了麻老虎的喉管上!原來我跟麻老虎周旋的時候,唐二也沒閑着,從包里逃出了匕首趁着夜色繞到了麻老虎的身後。
  然後等到麻老虎跟我搏鬥的時候,看準時機出現給了它最致命的一擊!
  經過了這一戰,我的信心得到了顯著的提升。原來一切敵人都是紙老虎,你弱它就強,你強他就弱!正當我走到唐二身邊準備就這次的成果進行討論的時候,唐二先我一步開了口:
  「快走!這血腥氣太危險了!我們得趕緊離開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