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集表小姐又美又颯豈有做妾之理 第10章_一風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謝安前腳邁進門檻,女子特有的馨香撲面而來,和柳文茵身上的味道一模一樣。

腳步微滯。

柳文茵已經及笄,他好像不能再進她的閨房了。

這次是特殊情況,以後不會再來了,謝安這般想。

在離床最遠的椅子落座,見丫鬟送進來一碗葯,不由得多問了兩句。

「大夫怎麼說的?」

「回大公子,大夫說表小姐嗆了水,要喝葯以防出現肺病,只要這兩天不發熱,不咳嗽就沒事了。」

謝安頷首,盯着柳文茵,「喝。」

柳文茵纖細的柳葉眉又蹙了起來,瑩白的長指攪着被角,「我現在不想喝。」

看着她可憐兮兮的模樣,謝安眼裡有笑意一閃而過。

沉着臉嚇唬人,「不喝葯會死。」

柳文茵眸子微眯,睨着謝安的眼神有些一言難盡,「你騙三歲小孩呢?」

謝安嘴角微勾,「你與三歲小孩有何區別?」

柳文茵不甘示弱,「我馬上就要嫁給你了,才不是三歲小孩。」

謝安嘴角上揚的弧度瞬間消失,「喝葯!」

柳文茵不懂,怎麼一轉眼安哥兒又變成了兇巴巴的模樣?

小心翼翼地打量着謝安的神色,不敢再胡鬧,捧着葯碗小口小口地喝了起來。

有好幾次都想耍脾氣,可一看謝安黑黢黢的臉色,柳文茵就不敢了。

葯實在是苦,苦得她反胃想吐。

想一口氣喝完,卻因為緊張把自己嗆着了。

「咳咳咳……」

蒼白的臉龐因為劇烈咳嗽,出現了一絲血色,眼眸水光瀲灧,破碎又無助。

謝安再也狠不下心,無奈地坐在床邊,輕輕地給柳文茵拍背。

「又沒人跟你搶,急什麼?」

「你罵人。」

柳文茵呼吸不順,說完簡短的一句話,便又咳了起來。

謝安一手扶着她單薄的肩膀,一手給她輕輕拍着後背,「慢慢呼吸,不要急。」

生理性的淚水從眼尾沁出,無端添了一抹艷色。

謝安眸色漸深,喉結不由自主地滑動了一下。

「我不想喝葯了。」

「不行。」

等柳文茵緩過來,謝安拿了勺子親自喂她喝。

「安哥兒,我決定不討厭你了。」

謝安挑眉,「為什麼討厭我?」

「瑩姐兒是你妹妹,她欺負我,我就討厭你。」

柳文茵清醒得很,「看在你喂我喝葯的份上,我就不討厭你了。」

小姑娘雙眼亮晶晶的,清純無害,謝安不再與她對視。

這是他最後一次對柳文茵心軟,以後她的事情他不會再過問,生病也好,出幺蛾子也罷,他都不會再管了。

「趕緊喝。」

「哦。」

柳文茵雖然沒心沒肺,但也是有眼力見的。

不知為何,她有時候會怕安哥兒。

有時候又覺得他很好,很想一直黏着他。

柳文茵努力地想啊想,也沒想出個所以然,等喝完葯,腦子裡亂七八糟的想法也沒了。

「安哥兒,你能不能再陪陪我?」

見謝安要走,柳文茵拉住了他的一片衣袍。

謝安又心軟了,「我還有要事。」

「那你走吧。」

謝安:「……」

老太君擔心謝安會欺負柳文茵,在門口看到這一幕,又悄悄地原路返回。

對林媽媽抱怨,「他明明不討厭文茵,怎麼就不願意納她?」

「大公子和別家的花花公子不一樣,那心思都在正事上呢,所以才不願意納妾。」

「如果他真不願意納妾,哪怕給了文茵名分,文茵也不見得有好日子過,罷了,再觀望觀望吧。」

林媽媽點頭,「聽說夫人給王家去了信。」

為的是什麼,不用明說老太君也知道。

「安哥兒是該娶妻了,王家的姑娘應該錯不了。」

「高門大戶培養出來的女子最有容人之量,想來新婦不會為難文茵。」

林媽媽點頭,「奴婢也是這麼想的。」

「還有瑩姐兒,她的親事也該定下來了,早點嫁出去,總比在家胡鬧的好。」

謝瑩是嫡女,她的親事自不用愁。

就算給皇子當正妻,甚至當太子妃,那也是夠格的。

老太君一來,謝安就發現了。

生怕老人家誤會,老太君前腳一走,後腳謝安也要走。

不管柳文茵怎麼撒嬌,他都不為所動。

走之前從寬袖裡拿出一支鑲着紅寶石的發簪,「給你的。」

柳文茵愛美,最喜歡這種亮晶晶的首飾。

頓時喜笑顏開,「謝謝安哥兒。」

隨後便抬着手,對着頭髮比劃,在想應該梳什麼樣的髮髻才配這支簪子。

柳文茵是謝安見過的,最愛美的姑娘。

選這支發簪的時候就覺得她會喜歡。

後來老太君重提納妾的事,他心裏憋着氣沒把禮物送出去。

可一聽她落水了,謝安就想哄她高興。

不知怎的,就把發簪帶出了門。

現在東西已經送了出去,再要回來是不可能的了。

淡淡地掃了一眼柳文茵,然後就看到那隻手鐲。

之前沒見過,想來是最近才添置的。

順着他的視線,柳文茵晃了晃纖細的手腕,「這是二哥哥送我的,好看嗎?」

謝安眼眸微動,「謝鈺送的?」

謝鈺常年不在家,別說是他的名字,就連他的人都被柳文茵忘記了無數次。

遲疑片刻,才點點頭,「二哥哥送的。」

不知為何,謝安心裏生出了一股怒氣。

「以後不準再收他的東西。」

「為什麼呀?」

柳文茵不懂,謝安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他只知道謝鈺靠近柳文茵,這讓他很不舒服。

他不喜歡柳文茵,不會納她做妾,這不代表謝鈺可以肆意捉弄她。

對,就是捉弄。

沒人會喜歡一個傻子。

更不會讓傻子當正妻。

謝鈺不是愛心泛濫的人,家裡的其他妹妹也沒見他送禮物。

謝安認定,謝鈺接近柳文茵的目的不單純,可能是在捉弄她,也可能是拿她當消遣的樂子。

不管是哪種情況,他都要及時制止。

「以後不準和謝鈺說話,他要是再來找你,你就……就去清風院尋我。」

「哦。」

柳文茵有些懵,為什麼祖母和安哥兒都不准她和二哥哥玩?

「二哥哥不是壞人。」

「你個小傻子,懂什麼?」

柳文茵想要反駁,可謝安已經離開了。

只能氣惱地拍了幾下被子,「你說二哥哥的壞話,你才是壞人!」

謝安腳步一頓,心裏無端生出了一股怒火。

她對別人不設防,還有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