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熱門小說開局被活埋,我直接原地復生 第4章_一風小說
◈ 第3章

第4章

那婆婆把我拎進去,放到地上的一個蒲團上,就轉身出了門。

我抬頭看去,見我面前立着一尊女子神像,雕塑得惟妙惟肖,儀態萬千,甚至連左眼眉角上的一顆紅痣,也被細緻地雕了出來。

香爐上插着三炷香,煙氣裊裊。

我正看得出神,只聽一陣細碎的腳步聲傳來,那婆婆從門外進來,端了一碗熱氣騰騰的米粥放到我面前。

我又餓又渴,也顧不上燙,把嘴湊過去就狼吞虎咽地喝了起來。

等一碗粥下肚,這才緩過來一口氣,感激地道,「多謝婆婆救命。」

那婆婆沒作聲,抓過一把香灰在地上寫了幾個字,「你能爬到廟裡,算是跟我們有緣。」

我愣了一下,心說這位婆婆是個啞巴么?

又想,難怪之前她就站在廟門口看着我,要是我沒能爬到這裡,就算我死在那,她可能也不會管的。

「那些人為什麼要把你活埋?」啞婆婆又在地上寫道。

我大吃了一驚,「婆婆您看到了?」

啞婆婆點了點頭,寫道,「我看到有人把棺材埋到了山裡,過了七天又給挖了出來,你居然沒死。」

我心裏萬分詫異,沒想到這一切居然都被這位啞婆婆給看在了眼裡,稍一猶豫,就把在曹家的經歷說了一遍。

只不過關於「閻王命」的事情,被我給略過了。

「你這手腳確實廢了。」啞婆婆在地上寫道。

我心中一陣酸楚。

這時頭頂又是轟隆隆地滾過一陣悶雷,天際電光霍霍。

啞婆婆向外看了一眼,寫道,「今晚的雷會很大,廟裡不一定撐得住。」

我聽得一愣,注意到這廟裡的牆壁以及頂上,都貼滿了黃紙符籙,看着十分怪異。

「需要一個人去那裡吸引天雷,分擔一部分壓力,你願不願去?」啞婆婆指了指廟前的一塊空地。

「去吸引天雷?」我大吃了一驚。

這不是去送死么?

「你要是願意去,又能活下來,我可以幫你接續手筋腳筋。」啞婆婆又在地上寫道。

「還能接回去?」我有些難以置信。

啞婆婆面無表情地點了下頭,寫道,「隨你。」

我看向外面,只見天空烏雲密布,電光閃爍,心中怦怦亂跳。

「婆婆,能不能給我找三十六個銅錢?」我深吸了一口氣問。

啞婆婆起身出了門。

過了片刻,就見她拎着一個黑色的布袋子進來,打開來,裏面是一袋子的古銅錢。

「麻煩婆婆送我出去。」

啞婆婆拎起我,走到廟外,把我放在廟門口正前方的空地上,就轉身回了廟裡。

我動了一下雙手,只覺綿軟無力,連銅錢都抓不住,只好用嘴叼了一個,擺到地上。

我要擺的是一個鎖陽陣,以三十六枚銅錢在身周擺出一個大圈。

錢經萬人手,銅錢的陽氣是很盛的。

這個鎖陽陣,可以用來克制陰氣,禁錮邪祟,不過它還有另外一個名字,叫做「雷池」。

意思是陰邪鬼祟不可越雷池半步。

我想來想去,在我會的東西裏面,也就只有這雷池,可能會對抵禦天雷有些許用處。

當初爺爺在教我的時候,一直是要求我單手抓一把銅錢,隨手擲出,就能讓銅錢立住,並且在身周圍成一個圈。

這些年下來,我已經把這一招練得爐火純青,只可惜現在根本用不上。

我用嘴叼着,艱難地將銅錢一枚枚立住。

頭頂雷聲滾滾。

只聽咔嚓一聲巨響,一道電光閃過,劈在不遠處的一株松樹上。

我什麼也不去想,好不容易把鎖陽陣布置好,筋疲力盡地躺進銅錢圈裡。

幾顆豆大的雨點落下來,砸在我鼻樑上,隨即大雨傾盆而下。

轟轟轟!

頭頂一陣炸響,霎時間無數道天雷落在小廟四周,耀眼生花!

我壓根不知道雷池能不能起到作用,就算能,此時大雨傾盆,我渾身濕透,哪怕只是被天雷波及,只怕也得被雷火給化成灰。

電光石火之間,我忽然想起之前那浩哥二人的對話,他們說這墳頭嶺十分邪門,每逢七月十五必打雷。

可現在看來,只怕邪門的不是墳頭嶺,而是這座娘娘廟!

轟隆隆!咔嚓!

突然一陣山崩地裂般的炸響,一道天雷直劈而下。

立在我四周的三十六枚銅錢突然開始滴溜溜打轉,隨即砰的一聲炸成齏粉,我只覺渾身一麻,隨即陷入了黑暗之中。

等我再醒過來時,發現自己已經躺在了廟裡的蒲團上,外面的雷雨已經停歇,天光也已經大亮。

稍微動彈了一下,渾身刺痛,手腕和腳腕上的傷口上敷了一層黑漆漆的藥膏,散發著刺鼻的氣味。

啞婆婆從外面走了進來,抓起我的手腳看了看,抓了把香灰在地上寫道,「你昏睡了三天三夜,我割開傷口,給你重新接了筋脈。」

我大吃了一驚,沒想到已經昏迷了這麼久,緊張地問,「那……那接好了嗎?」

啞婆婆端出一碗粥,讓我先喝了。

在我喝粥的功夫,就看到她抱了個一人多高的瓦缸進來。

「在裏面活三天。」

啞婆婆一把拎起我。

「裏面是什麼?」我急忙問。

「養的五隻小鬼。」

啞婆婆手一松,把我丟了進去,再壓上了一塊青石板,將缸口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