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謝安高中探花,家中設宴三日。

待客人離去,老太君喚謝安到錦繡堂說話。

「和你同齡的小子都已成家生子,你又不願意娶親,那就先納妾。」

「祖母……」

老太君抬手打斷謝安的話。

「文茵和你算是青梅竹馬,她又是小孩子心性,往後嫁給誰我都不放心,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她留在謝家,保她一輩子富貴榮華。」

「謝家的兒郎不止我一個。」

「別忘了,她是你的救命恩人!」

每次老太君想拿捏謝安,用的都是這個理由。

謝安清雋的臉上出現惱怒的情緒,和平日里溫潤如玉的樣子大不相同。

柳文茵看着他的表情,心裏害怕得緊,卻還是露出討好的笑容。

圓溜溜的杏眸水潤明亮,桃腮雪膚,嬌艷的唇抿成討巧的弧度,就像一隻可愛的貓兒在向主人撒嬌。

謝安別開視線,他不能心軟。

「我可以照顧文茵,但不能納她。」

老太君看出孫子的不忍,也知道他對文茵並非一點情意都沒有。

可憐文茵心智不足,不然她又何必謀劃至此?

哪怕安哥兒不喜歡文茵,仗着謝家表小姐的名頭,外頭的好兒郎不還是隨她挑?

壓下心思,老太君說:「當年她救了你,換你以後護着她,這很公平!」

謝安比柳文茵大了五歲。

八歲那年,他突然生了怪病,整日昏睡不醒,看了無數名醫都不見好。

老太君去廟裡為他祈福,在那兒見到了柳文茵。

那時候她還是三歲小孩,是老方丈從南方撿回來的孤女。

方丈為謝安祈福誦經的時候,小小的柳文茵就坐在蒲團上打瞌睡。

微風吹拂,一抹香灰落到了小人兒的額上,也因此引起了老太君的注意。

認定這是個有福氣的娃娃。

老太君把柳文茵帶回了謝家,給了她表小姐的身份,安頓在錦繡堂親自教養。

說來也是神了,柳文茵到謝家不過一個月,謝安的病居然痊癒了。

老太君堅信這是柳文茵帶來的福氣,決意要讓她當嫡孫媳婦。

可後來,事情卻不對勁了。

柳文茵越長越大,心性卻沒半分長進,還和五六歲的稚童一樣。

到了後來,她甚至記不住人和事,很多事情,到了第二天她就忘記了。

老太君為她請遍名醫,包括宮裡的太醫也是來了一撥又一撥,可還是沒有半點改變。

謝家的表小姐是個傻子,也就這麼傳了出去。

謝家百年望族,謝安還是下一任家主,他的妻子可以身份低微,但絕對不能是個傻子。

哪怕老太君再疼柳文茵,也不得不退步。

最後只說把柳文茵留在府里,讓她給謝安當妾。

老太君並非沒想過給柳文茵找個普通人家,讓她當正頭娘子。

可又擔心婆家人在背地裡欺負她。

文茵生了副堪比絕色的好皮囊,這樣的女子放在外頭,一般人護不住。

只有在謝家,她才能衣食無憂地過一輩子。

可繼續留在謝家,就得有個名分。

老太君也怕她哪天去了,府里的下人會欺負柳文茵,這才想着讓她給孫子做妾。

妾不需要掌管中饋,也不需要和別家的夫人交際來往,只需要把她好好養在後院,給她足夠的體面就好。

老太君並不覺得自己在為難孫子。

可謝安就是不願意納妾。

這次同樣如此。

「祖母,我不會納文茵。」

「這事由不得你。」

謝安隱在寬袖裡的手不由得握緊,隨後又鬆開。

他一字一頓地說:「我只把文茵當妹妹,這輩子都不會和她有男女關係。」

「她救了你的命,你就得一輩子護着她!」

「護着她的方法那麼多,可以給她銀子,也可以一輩子將她養在謝家,您為何非要逼我?」

老太君哼了一聲,「那是你天真,給她名分才是對她最好的保護。」

「我說了,不可能。」

「我也說了,這事由不得你。」

老太君態度強硬,「下個月就有良辰吉日,到時候家中會設宴,以後文茵就是你的人了。」

謝安忍了又忍,現在一聽日子都定下來了,心裏的火氣騰地就燒了起來。

看着坐在老太君身邊,懵懵懂懂,眼眸彎彎的柳文茵,火氣更是到達了頂峰。

她憑什麼笑?

就因為她是傻子嗎?

「一個傻子,誰愛要誰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