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沈總,夫人說不認識您 沈總,夫人說不認識您第7章 出走半生歸來仍是少女在線免費閱讀_一風小說
◈ 沈總,夫人說不認識您第6章 認定在線免費閱讀

沈總,夫人說不認識您第7章 出走半生歸來仍是少女在線免費閱讀

沈睿一副看戲的表情坐在沙發,本來他今天是不過來的,

上次的設計方案,希望兩個公司能結合一下,還有一些自己的想法,交涉一下

沈四被派去出差了,他就親自過來……

沒想到看到這一幕,

鄭夕夕也不想理,本來也不熟,就當那晚被狗咬了一口吧!

立馬收回了看過去的眼神,剛邁步,耳邊傳來,

「鄭小姐,原來這麼會撒潑啊」語氣帶着一絲嫌棄

「你什麼意思?」

「我什麼意思,鄭小姐應該很明白才對」

「哼,」不屑的冷哼了一聲。

鄭夕夕拉開門,

「這麼不知禮數的手下,不要也罷」

回應他的是門被狠狠關上的聲音。

沈睿定目,望着被關上的門,眼底透過一絲冷咧,

何總監見狀趕緊開口「沈總,她這個人就是愛慕虛榮慣了,想要錢而已,您別和他一般見識。」

愛慕虛榮,對,沈睿更認定他是這樣的人了,畢竟花了手段,說到底不就是為了錢嗎。

難道鄭秋至窮到,連女兒都教成這樣下賤?

為什麼自己的奶奶執着於她是好人?

果然是年紀大了,看人不準。

沈睿沒有回應,定定的坐在那裡,內心湧上一股莫名的煩躁。

他抓了抓領帶,動作很輕,黑眸上,染了一層寒冷冰霧。

就這小小的動作,竟看的何總監失神,心想:要是能附上這大人物,還要什麼業績啊。

她輕柔的端了兩杯咖啡,「沈總,喝點咖啡提提神」,眼神略帶魅惑

久經沙場,何總監的這個舉動,沈睿很明白什麼意思,

這種女人見的太多了,只要他願意,隨時有這種機會。

閃過很快的不悅,抬手喝了一口,「何總監,我看今天很不適合談公事,後期我會讓助理會過來和你詳談,告辭!」

走到地下車庫的時候,打眼看過去,她抱了一點工作用的東西,罵罵咧咧的扔進垃圾桶:「什麼破工作,老娘早就不稀罕了」

扔完拍了拍手,心情舒暢了很多,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

說罷,對着空氣,拳打腳踢了一頓。

沈睿看到如此的場景,本想直接走開,心臟滾過一絲異樣,他竟覺得這個虛榮的女人,有點意思。

他大步向前,從背後用手臂環住她的脖子,劍眉輕擰,不怒而威。

鄭夕夕大驚失色,「啊,是誰,放開我!一邊喊一邊掙扎着……

他雙手緊靠牆上,將她全然環住,以一種禁錮的姿勢,讓她無處可逃。

鄭夕夕看清眼前的臉龐,心想這人怎麼陰魂不散。

「這位先生,請自重!」

「哦?鄭小姐倒是清高了起來呢?」他語音一轉,帶着幾分戲謔。

「這位先生,我說了,那晚是個誤會,我沒糾纏你,你也別糾纏我,成人年的規則,OK?」鄭夕夕翻了個白眼:吃虧的明明是她啊

「哼,欲擒故縱的女人,不想糾纏,為何屢屢出現!」

「那可真是見鬼了,你以為我想看見你,我就當被狗啃了…」

鄭夕夕看着男人的臉,欲掙脫出來,:真他媽長得帥,這不羈的臉,這臉放在內娛也得長紅30年。

回過神……眼前是男人放大的俊顏,鼻息間是男人熱熱的呼吸,呼吸似乎越來越近。

鄭夕夕臉上爬滿緋紅,不好意思的低了下頭,竟輕輕閉上了眼睛。

呼吸越來越近,沈睿直直的看着眼前的這張臉,表情淡漠如常。

語氣帶着涼薄,「就這麼迫不及待?果然很下賤」

瞬間睜大雙眼,鄭夕夕羞澀又難看的想開口說話,別過頭去,不看他。

「我……」

「唔……」一隻強勁有力的大手,扣住她的後腦,壓的她反抗不得,一個霸道又帶點侵略性的吻落了下來。

一時間不能言語一個字,周身的血液盡數湧進了頭頂,連神經末梢都在叫囂着狂舞,不能呼吸。

鄭夕夕感受到來人男人,逐漸加重的呼吸,吻得也越來越深,吞噬了她的掙扎,她本能的閉緊眼睛。

男人似乎發覺了她的反應,靈巧的撬開了她的牙關,霸道的吻也變得炙熱纏綿。

又一次,把控不住自己,大腦想要逃離,身體卻誠實的不捨得放開。

直到女人快要軟下去的時候,感受到她的無力感,男人放開了她,她驚了一下,回過神來。

喘息着,想要獲得很多的空氣,她輕輕舔了舔嘴唇,面紅耳赤道:「你神經病啊!」

羞澀的跑開……

站在原地的的沈睿,歪頭看了眼跑開的身影,大拇指頭擦過嘴唇。

上面似乎還留着她的溫度,他的嘴臉堆出一股玩味的笑容,透着點壞壞的味道。

驀的抬起眼,拿起一根香煙,深深的吸了一口,眯起雙眼,看着她離開的方向。

吐出一圈煙霧,眼底迸發出冷色,彌散開來。

他居然對這個女人有了反應,這種感覺讓他很煩。

又是深深的吸了一口香煙,扔在地上,腳尖狠踩滅煙火。

「該死的女人」沈睿咬了後槽牙,壓着一股怒火……

跑開的鄭夕夕,趕緊打開車門坐了進去,似乎還沒有完全反應過來。

她雙手拍着自己的臉頰,嘟囔着「靠,被吃干抹凈不說,還被親了,關鍵自己還損失500,夠一頓大餐了」

「啊,救命……水逆水逆啊……」

「工作也沒了,清白也沒了」

「真不應該意氣用事,這下好了喝西北風了。」

「哎……」

順着,她趴在方向盤上,思考接下來是找工作,還是干點什麼呢?

想着想着,她摸了摸嘴唇,回味起那個吻,似乎要報復她一樣。

心裏暗暗道「男人也是妖精,真是男顏禍水……」

沈睿今天很煩躁,不想去公司,徑直開到了夜色。

剛走到包間,電話響了起來,煩躁的掏出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本能的想掛掉。

是沈老夫人打過來的。

沈睿慵懶的接通了電話,往沙發上坐過去。

「你這個臭小子,這麼晚才接電話!」

沈老太太不悅道。

「奶奶什麼事?」他的語氣一如既往的平靜,哪怕很煩躁,也壓抑着。

「你說什麼事,之前說的事,你考慮的怎麼樣了?」

沈老太太有點期待!

「如果我同意結婚,股份現在就給我嗎?奶奶!」

「臭小子我不知道你,我要現在給你,你明天結婚,後天離婚?」

沈睿似乎被說中 …沒有回應。

沈老太太見狀,「三年,你結婚三年後,我就把股份給你!」

「不管如何?」

「不管如何!」沈老太太知道,畢竟是她安排的,怎麼也得培養感情。

她相信,她看中的人不會錯。

她也是為了她的孫子啊,百年之後,也希望有人真心的陪在他的身邊。

畢竟他們這種家庭,真心很難得。

掛掉電話,給自己的好兄弟幕司白和宋智堯打過去電話,「來夜色」

把手機扔到一邊,不耐煩的扯下領帶,隨手一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