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痛仰向死而生第6章chapter06在線免費閱讀

痛仰向死而生第7章chapter07在線免費閱讀

晚上十二點半,倪迦挎着包走出烤吧。

她把微信號給了顧南銘之後,他就三番五次的找她。

他約她喝酒,在「城市六號店」,市中心的一家酒吧,開了挺多年。

她還在聽顧南銘微信上發來的語音,聽到一半,腳步頓住。

男人的渾話自顧自的在手機里播放完,倪迦卻一句都沒再聽進去。

他站在路的拐角,路燈照的他影子冗長,彷彿沿到黑夜盡頭。

一地的煙頭,指間還冒着寥寥白霧。

身後是一條死胡同。

這樣子,不知道他在這站了多久。

半晌,陳勁生把煙頭扔在地上,捻進土裡,抬頭,目光沉沉落在她身上。

「下班了?」

他聲音很低,帶點啞,不似同齡人那般爽朗。

總透出幾分陰沉。

倪迦不想和他說話,目不斜視的略過他。

走過他身旁時,她被他一把拽住。

他扯着她的手腕往回拉,僅用一隻手就固住她,勁大的嚇人。

倪迦心裏直抽冷氣,趙茹不是說他有根指頭是斷的么?怎麼還這麼有力氣?

他手心乾燥冰冷,手指根骨分明,硌的她手腕生疼。

倪迦沒掙開,掙也掙不過,她任他牢牢扣着,擠出笑臉來,「沒下班,我還得上夜班。」

晚風悄然拂過,盪起她烏黑髮絲。

她眼影很濃,勾出一雙飽含秋水的媚眼。

紅唇微微張闔,艷不過酉時日落。

氣吐都幽然。

陳勁生眸色加深,「什麼班?」

倪迦挑眉,「陪.睡。」

「缺錢?」

「缺。」她毫不掩飾。

他不說話了,嫌惡的鬆開她的手。

倪迦淡淡睨一眼,沒吭聲,只是勾出個笑,「沒事了?沒事我走了。」

她的風輕雲淡讓陳勁生心煩意燥。

他抬眼,單薄的眼皮像鋒利的刀片。

「走什麼,急着跟人上.床?」

剛剛她手機里響着的男人聲音,他聽的一清二楚。

話不留情,直直刺穿她的自尊。

她以為自己早就沒有這種東西了。

倪迦捏了捏自己的掌心,指甲快要嵌進去。

半晌,一雙媚眼悠悠落在他身上,目光挑逗,「你要給錢,跟你上也行啊。」

陳勁生定定看她一會兒,眼神越來越寒,突然,他笑了一聲,「你知道你像什麼?」

她無所謂的笑笑,「妓.女唄。」

他目光諷刺。

「母狗。」

那晚,倪迦答應顧南銘去了六號店。

她酒瓶不離手,有意灌醉自己,顧南銘緊緊貼着她坐,慾望全寫在臉上。

男人的呼吸深沉,在她耳畔撩撥。

倪迦喝的有點上頭,但心是靜的。

她撥開顧南銘不安分的手,因酒精渲染,音色平添幾分嬌媚。

她明知故問,「你幹什麼?」

顧南銘憋的耳根都發紅,「咱倆換個地兒說。」

「不行。」倪迦嬌笑着,眼底卻一片冷,「我來大姨媽了。」

「我操,你別不是騙我的吧?」顧南銘一臉幽怨。

「不信你摸?」倪迦露骨極了,身子直往他跟前湊,一雙**伸的筆直。

「得得得,我不碰你。」

她一臉坦然,顧南銘反倒不好說什麼了。

就算她真的不願意,他也不是強迫干那事的人。

見顧南銘憋屈的靠着沙發抽煙,倪迦拎着酒瓶咯咯笑,鈴搖似的。

笑着笑着,她鼻子一酸。

差點流眼淚。

視線模糊一瞬,她別過臉,深深呼吸一口,滿腔濁氣,和着煙酒的萎靡。

陳勁生罵的那兩個字真夠難聽的,偏偏着了魔似的在她耳邊晃悠。

心像被挖了個口子。

倪迦望着眼前一派奢靡混亂之景,酒精麻痹了所有的感官。

她好想知道,她到底該怎麼,度過這漫漫且黑暗的人生路。

倪迦的生活變成了簡單的三點一線,學校,出租房,烤吧。

偶爾跟着顧南銘混吃混喝,關係一直處的不明不白,但也沒越線。

顧南銘人雖渾,但性子不壞。

倪迦在學校,說的話越來越少。

她不怎麼出班門,體育課能逃則逃,不能逃就請病假趴在教室睡覺。

偶爾會碰到樊茵為首的那幾個女生,看她的目光無不諷刺。

她照單全收,不痛不癢。

人的承受能力真是無下限的。

倪迦就在日復一日的糟糕生活中,成功的再也沒有見過陳勁生。

兩星期後的周末,周彌山帶着母親楊雅嵐來a市看她。

買了大包小包的東西,堆得倪迦那張單人床都快放不下。

周彌山還有公事去辦,倪迦正好和倪母依在一起聊天,東拉西扯,一下午的時間很快過去。

夜晚時分,周彌山帶她娘倆去吃飯。

西餐廳坐落於a市黃金地段的21層,透過落地窗,可以睥睨地上的一切。

燈火輝煌,這裡像座不夜城。

周彌山點餐之際,倪母暗自塞了張銀.行卡給倪迦,使了個眼色,叫她等會把賬付了。

倪迦收好,瞭然的點點頭。

這地方是新修的,佔據全市最好的一塊地,消費高的離譜。

這頓飯錢,起碼要倪母半個月工資。

周彌山總帶她去感受最好的東西,但她委實承受不起了。

飯過一半,周彌山突然問她,「你在哪打工?」

倪迦還沒來得及瞪他,楊雅嵐就驚訝出聲,「你還打工?打什麼工?」

「……」

倪迦白了周彌山一眼,這男人精明的跟什麼似的,當著她媽的面問,擺明了讓她這個工打不下去。

怪不得當初聽到她在打工沒反對,他清楚她不聽他的,就把她媽搬出來。

倪迦含含糊糊的應,「就給人幫幫忙,沒什麼。」

「幫什麼忙?你來a市是上學來了還是打工來了?你要這樣就給我回去!」

倪母教訓她,她只得乖乖聽着。

周彌山在一旁悠哉的切牛排,看時機差不多,插一句話進去,「辭了吧。」

倪迦想送他一個白眼,但楊雅嵐正發怒,她只能忍住,表面答應,「嗯。」

語氣很難說不敷衍。

周彌山一眼就看穿她打的什麼心思,「現在就辭。」

倪迦說:「老闆娘睡了,明天再說。」

周彌山抬起腕錶看了一眼,「八點就睡?」

倪迦:「……」

她真是日天日地的。

依周彌山不達目的不罷休的性子,她這烤吧的工作十有八九幹不了了。

不幹就不幹,大不了她再找一個。

倪迦掏出手機,撥給烤吧的老闆娘。

電話響一聲就接,那邊語氣有點激動,急促的,「喂?」

「老闆娘,是我。」她停頓一下,又道,「倪迦。」

「哦……倪迦。」那邊聲音低落下去,「什麼事?」

她聽出來老闆娘的語氣起伏,卻沒多問,直截了當的開口,「我想辭職。」

「為啥?」

「我可能要回老家一段時間。」倪迦的謊話粘手就來。

老闆娘嘆氣:「唉,你這不是開我玩笑嗎?」

她只好說抱歉,見旁聽的周彌山嘴角帶了絲笑意,終於沒忍住,狠狠翻了個白眼給他。

她準備收線時,老闆娘叫住她。

「倪迦,我想麻煩你個事。」

倪迦沒反應過來,「嗯?」

「吳澈那小子兩天沒回家了,打他手機也不接,聯繫他朋友都說不知道,這孽障真要氣死我才算數。」

倪迦懶洋洋的身子漸漸坐直了,「兩天都沒回來?」

「對,說是跟同學過生日,我想着第二天是周末就讓他去了,誰知道到現在都沒個影,打電話也不接,我心裏不踏實。」

老闆娘語氣焦急,「你看你能不能打聽到他在哪呢,讓他趕緊回家!」

倪迦眉頭慢慢皺起,應了聲好。

她掛斷電話,拿起外套就往外走。

楊雅嵐在她身後喊,「你這孩子,這麼晚幹什麼去?」

上門女婿葉辰也不回,「我老闆家兒子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