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繁華都市裡穿草鞋第1章 換大老闆了在線免費閱讀

我在繁華都市裡穿草鞋第2章 被老娘催婚在線免費閱讀

羅湘霞所在的站前賓館被雲港市四大財團之一的明都集團收購了,正式更名為明都大酒店。除了羅湘雯和另外幾個年輕的姑娘被留用外,其他人員都被宣布下崗了。

站前賓館是個老企業了,大多數職工都在這兒工作了一輩子,原以為會老有所養的,沒想到臨要退休時卻發生了這種變故。

但是大家也明白這是大勢所趨,不是某個人可以改變的。一向為職工謀福利,一向為他們出頭說話的老書記不也落了這麼個結果嗎?

大家雖有不滿、憤恨,但是更多的是無奈,唯一能做的就是收拾東西回家。

羅湘雯沒有象其他那些被留用的姑娘一樣歡欣不已,她望着那些曾經朝夕相處的同事們忙碌地收拾着東西心裏很不是滋味。

她捨不得他們離開,雖然在一起的時候難免會有一些分歧,但是別離到來時心裏真的有些憂傷。尤其想到自己一向尊敬、愛戴的老書記也要離開,她心裏就更不是滋味。

老書記是個好人,更是個好官,她清正廉潔,待人寬厚,這些羅湘雯是深有體會的。記得那次老書記的兒子結婚,湘雯拿了個五百元的紅包給她,沒想到第二天老書記又堅持還給她三百元。

湘雯明白她這樣做是因為知道自己家裡條件不好,多麼體諒人的領導啊!湘雯為此感動了好久。也許是出於平民的階級意識,羅湘雯一向不願與做官的多接近,但是這位老書記卻例外,湘雯從心裏願意親近她。

「喂,發什麼呆呢?」開心的漂亮臉蛋兒都有些泛紅的陳敏跑過來抱住了她搖晃着,興奮地說,「湘雯,明都集團可是個大集團,這下我們有大靠山了!而且據說集團總裁家還有兩個少爺沒娶老婆結婚呢,我們的機會是不是來了!」說著還不住地朝湘雯眨那雙風流媚眼。

羅湘雯知道陳敏性格活潑,愛開玩笑,她使了點勁才把身上的小美人推開,點頭說:「嗯嗯,寶貝兒,收着點你的星星眼,等少爺們來了你再眨。」

陳敏笑道:「我不光有星星眼,我還有這兒,還有這兒,是不是都很迷人?很有魅力?」陳敏邊說邊挺挺豐滿的胸,晃晃挺翹的美臀。

湘雯也忍不住笑着:「瘋丫頭,一點正經的都沒有!」

陳敏一陣風一樣又笑着跑開了。

這丫頭真是恨嫁,要瘋了!

湘雯突然又想,陳敏想要嫁個有錢人應該真不是開開玩笑而已。

湘雯想在分別之前再看看老書記,於是走去她的辦公室。

迎面過來個人,正是鮑雲經理的妹妹鮑霞。挺寬敞的走廊,偏偏故意撞上羅湘雯的肩膀。

羅湘雯站住望着她,垂着的手握成拳頭,真想給她一下子。

鮑霞也望着她,皮笑肉不笑:「抱歉,沒看見。」而後踩着高跟鞋揚長而去。

哼,有什麼了不起,改朝換代了,還以為自己是皇親啊?湘雯望着她的背影心裏吐槽。

辦公室里很亂,老書記正彎着微胖的身體整理自己的東西。發覺有人進來,她抬起頭,笑道:「湘雯,快進來坐!」

湘雯沒坐,問:「秋姨,有什麼需要我幫您收拾的?」單位的年輕人都這麼稱呼老領導。

「都收拾差不多了。」

湘雯和秋姨聊了一會兒,才知道鮑霞為什麼還敢在自己面前橫着走了,原來她姐姐鮑雲本在下崗名單中,不知道什麼原因又被明都集團重新聘用了,仍然是客房部的主管,羅湘雯的直接領導。

「我知道你們之間以前有些小矛盾,以後你可要與她好好好相處,免得她為難你。」秋姨叮囑道。

羅湘雯心裏有點堵,面上不顯,點頭:「知道了。」

「你和男朋友什麼時候結婚啊?可記得告訴我。」

聽秋姨提到了鄭林軒,湘雯笑了:「放心吧秋姨,到時候一定告訴您。」

離開單位走在回家的路上時,湖雯一直都在想:怎麼這麼倒霉呢,又要和鮑雲一起共事了。本來以為她不在這兒了,就像拿走了遮在頭上的幕布,自己可以透透氣了。現在又要面對她,心裏真是痛快!

自從湘雯來到這單位的第一天起,鮑雲就沒看上過她,總是有事兒沒事兒找她的茬兒。

湘雯明白鮑雲對自己這個態度的原因很簡單,那就是自己年輕氣盛,不會花言巧語地溜須拍馬,逢年過節的時候更不會請客送禮。而做為經理的鮑雲時不時地又喜歡抖抖威風,便拿這個不起眼的、不懂規矩的羅湘雯開刀,對她進行精神壓迫。

對於她的壓迫,湘雯偏偏並不畏懼,只是增添了對她的厭惡,使湘雯從心裏瞧不起她,蔑視她。而這一點鮑雲偏偏又從湘雯的眼神中覺察出來了,她便越發地挑剔羅湘雯,雞蛋裡挑骨頭一樣找她彆扭。因此,湘雯就更討厭她。

這種惡性循環使她們的關係更加惡化,一想到和對方一起工作就都很不愉快。

「湘雯!湘雯!」

從公交車上下來時,羅湘雯仍低頭想着心事,連後面有人叫她都沒聽。直到那個人追上了她,攔在她面前。

「湘雯,你想什麼呢?叫你好幾聲都沒聽見。」鄭林軒抹了把頭上的汗問。

「哦,沒什麼。」湖雯笑笑說。

她知道鄭林軒就像他的姓氏,一身正氣,但是也不免迂腐木訥,過於傳統。即使把自己的煩惱說給他聽,他就算不會生硬地說「你自己非要得罪領導,自作自受。」也會小心翼翼地勸「以後,你還是和領導搞好關係吧。」

他們雖然是戀人,但是有時候對某些事情的看法卻很不一樣。

「你這是從哪兒來?跑這一頭汗!我這兒有紙巾。」湘雯拿出一張紙巾幫他擦了擦。

鄭林軒有些不好意思笑笑,心裏甜滋滋的:「下班後我去你們單位找你,可你已經走了,我想你一定會回家,所以就追過來了。」

「你今天怎麼這麼有空啊,還去單位找我?」湘雯笑問。

鄭林軒是市公安局刑警隊的一名警察,工作起來沒白天沒黑夜的,正點下班那實在是稀奇的事兒。

「你們刑警隊不正忙着破那個少女吸毒致死的案子嗎?」

鄭林軒聽她問起這事兒,情不自禁收斂了笑容,嘆了口氣:「那個案子已經完事兒了,我們可以輕鬆兩天了。」

羅湘雯望着他,大眼睛像黑水晶一樣晶瑩剔透:「你有點奇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