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繁華都市裡穿草鞋第5章 戀人的信物在線免費閱讀

我在繁華都市裡穿草鞋第6章 弟弟的禮物在線免費閱讀

羅湘雯見車開遠了,這才鬆了口氣,她忙跑到那乞丐面前喚道:「大爺!你怎麼樣了?大爺…….」

羅湘雯連叫了幾聲,那人終於睜開眼。

羅湘雯忙用力扶他坐起來:「你傷得很重,出了很多血,我送你去醫院吧!」

「不用,我沒事,謝謝你!」那人說。羅湘雯一愣,她一直以為挨打的乞丐是個老人,可現在聽聲音,分明是個年輕人。

羅湘雯正自奇怪,那乞丐已經奮力起身撇下她,一瘸一拐地走了。

「哎!等等!」

羅湘雯叫了兩聲,追了兩步,可那乞丐頭也不回地走遠了。

雖然他受了傷,但走起路來仍然很快。

果然是個年輕人!

這事兒也真的奇怪,他到底是不是乞丐呢?

如果是乞丐,為什麼不要蔣金石的錢;如果不是乞丐,又為什麼邋遢的像個老頭子,躲在橋洞底下避風?

真是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羅湘雯正想着,突然發現前面地上有一個金色的東西。她走過去撿起來一看,竟是一條金項鏈。

細細的鏈子已經折了,鏈子上有一個拇指甲大小的雞心墜。

羅湘雯細一瞅,發現這個雞心墜是可以打開的。

她好奇地打開一看,裏面竟有兩張頭像。一男一女兩張照片,鑲嵌在上下兩片雞心墜里。

這真是一對漂亮的人兒,雖然僅僅是兩張小小的頭像,甚至還有點模糊,但羅湘雯已經看出他們的長得真的很美。

他們一定是一對戀人!

可是,這是誰掉在地上的呢?

是剛走的那個乞丐?

還是剛才在這打人的混蛋中的一個?

還是別的什麼人?

別管是誰的了,反正一時也找不到主人,自己先保管吧。

羅湘雯冥冥中有一種預感,項鏈的主人還會在她身邊出現。

交給警察叔叔?那是沒想的。為了這點小事,動用公共資源是浪費。

羅湘雯想着要把項鏈放進挎包里,伸手一摸沒摸到,這才想起來剛才扶那個乞丐時掉在地上了。

回頭一找,咦,怎麼不見了?

四下一望,竟看見不遠處一個二十齣頭的乞丐正在翻自己的包。

羅湘雯見狀氣極了,她蹬蹬蹬地走過去,一腳將那個小子踹了個仰面朝天,厲聲喝道:「把包還我!」

那乞丐忙爬起來,可憐巴巴地向湘雯作揖道:「姑娘,可憐可憐我吧,賞幾個錢兒吧,聽說剛才有人撒氣,可我睡著了,都沒搶到啊。」

行,真行,搶不到錢你還委屈了。

活該,誰讓你睡覺了?做乞丐也不敬業!

羅湘雯真想再踹他一腳。

「呸!湘雯啐着,一把奪過包,「你年紀輕輕的,有手有腳做乞丐,不如去死啊!你現在就是餓死,我也不會可憐你的!」

圍觀的群眾早已散去,羅湘雯也轉身回家。

羅湘雯回到家時,媽媽已經做好了晚飯,弟弟妹妹們也已經放學回來,大家在等着她吃飯。

吃飯的時候,湘雯把路上的事說了。母親聽了直埋怨她多管閑事,擔心她惹禍上身。

湘雯說:「當時那情況,不由得我不那樣做,我總不能看着他們把他打死吧。」

「你呀,這愛管閑事的毛病就是不改。」母親嘆氣說,「什麼時候你撞了南牆就回頭了。」

羅湘雯只一笑,顯然沒把她媽的話當回事。想起自己還撿了一個項鏈,便拿出來給大家看。

羅震笑道:「這真是好人有好報,姐你做了一件好事,所以老天爺就獎勵你一條金項鏈。」

「不知道是誰掉的。」羅湘雯說。

「管他呢,現在是你的了。」

「那怎麼成?」

「這絕不是那個乞丐的,如果他懷中揣個金項鏈,早賣了吃肚子里了。如果是打人的那幫混蛋的,搶他們點都應該。如果是那群看客中的一個人的,那是他活該,看電影還要買票呢,就當他一個人把大家的票全買了。所以,我說姐呀,你用不着臉紅心跳的,上天賜你的東西,你就心安理得地拿着吧。」羅震振振有詞。

羅湘雯笑道:「似乎有道理啊。」

「什麼有道理,是非常有道理!」

李慈哼一聲:「什麼道理?我看全是歪理!」

「不管啥理,弟,姐看好你這口才啊,好好讀書,將來學法做律師不錯。」

羅震得意地笑:「還得是我姐了解我。」

「哎,你們看,這項鏈墜上還有字呢。」這時羅雷驚訝地說。

湘雯聽了弟弟的話,忙拿過項鏈來看,果然見雞心墜上有一個淺淺的「暉」。似乎是用針輕輕划上的,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

她翻看雞心墜的另一面,正如自己所猜想的這一面也有字,不過仍是一個「暉」字。

這個「暉」字大概是雞心墜里的頭像上那個男人的名字。

可為什麼兩邊都寫着他的名字,而沒有寫那個女人的名字呢?

既然照片是一人一張,按照常理名字也應該一邊寫一個人的。

難得他們都叫「暉」?

這樣也太巧了吧?

真是讓人琢磨不透!

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這條項鏈一定是一對戀人愛的信物!

我可要好好替他們保管着,以後有可能,一定物歸原主。

晚飯後,羅湘雯洗了一些衣服,洗完了拿到走廊去晾。

這時,羅震走了出來,笑嘻嘻:「姐,恭喜發財!」

湘雯也笑了:「接著說,後面是什麼?紅包拿來?」

「姐,我可不稀罕你的紅包,我們剛發了上學期的獎學金,我有好幾百塊呢。」

「那你想幹嘛?你眯起眼睛一笑就是有事要求你姐。

羅震又笑了:「後天是周末,我們同學約好了去郊外踏青。」

「你想邀請我去?」羅湘雯故意問。

「也不是。我們同學早就說好了,雷雷哥也說去,可現在他又變卦了,同學們都很生他的氣,說他言而無信。」

「那雷雷為什麼不去?沒錢嗎?」

「他得的是一等獎學金,比我的還多,只是他說他的錢另有用途。姐,我希望雷雷哥能去,我不想同學說他壞話。其實去玩也花不了多少錢,我給他又不肯要,我也勸不動他。」

「知道了,一會兒我去跟他說。」

「太好了,他最聽你的話了。」

是不是衣服上的水沒甩凈,羅湘雯覺得眼睛被弄上了幾滴水珠。

記得小時候有一次也是這樣,她和同學們約好了去公園玩,卻因為沒有從媽媽那要到錢而失信於她們。為這事兒,她那幾個小夥伴好幾天都不理她。

那時,湘雯覺得非常非常委屈,可她沒有哭,也沒有解釋,她知道富人家的孩子永遠也不會懂窮人家的孩子的苦處的。

從小我受過的委屈,不應該讓我弟弟再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