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繁華都市裡穿草鞋第6章 弟弟的禮物在線免費閱讀

我在繁華都市裡穿草鞋第7章 同一輪明月在線免費閱讀

羅湘雯晾完衣服來到弟弟們的房間,小震不在,羅雷正坐在電腦桌前弄着什麼。

見姐姐來了,羅雷停下來手裡的活叫了聲:「姐。」

「你在忙什麼?」羅湘雯問。

「電腦有點卡,我修一下。」

家裡就一台老式電腦,常常會出問題。

「能修好嗎?要不花錢去修?」

「不用,只是裏面有一點髒了,我擦擦灰就好了。」

羅湘雯也坐在桌邊,拉住弟弟的手,笑笑道:「我們聊聊。」

羅雷有點心虛:「聊什麼?」

「姐姐想問你一件事,就是和同學們約好的後天出去玩,你為什麼又不去了?」

「又是小震說的吧?他好煩人。」羅雷低下頭嘟囔道。

「他也是關心你嘛。」羅湘雯溫柔一笑,對這個弟弟非常有耐心,「告訴姐姐,你是不是沒有錢?」

「不是的,」羅雷見問這個,忙抬頭道,「我有錢,今天我們剛發了獎學金。」

「你的獎學金是另有安排的吧,沒有錢去郊遊了,對不對?」

「不是的。」羅雷否認着,臉卻紅了,他不善說謊,「我只是想多點時間學習,因為又要月考了。」

「那錢拿出來我看看。」

完了,沒想到姐姐這麼狠,羅雷訥訥說不出話。

羅湘雯知道自己猜對了,安慰地摸摸弟弟的頭:「學習固然重要,但適當的放鬆也是必要的。再說了,你肯定也不想讓朋友們失望,說你言而無信吧。獎學金你拿去做你想做的事情,這些錢你拿去郊遊。」

羅湘雯拿出二百塊錢放進弟弟手中。

「不,姐,我不要!」羅雷慌忙拒絕。

「你還跟我客氣什麼啊?」

「不,我真的不能拿這錢!」羅雷提高了嗓門,顯然很激動,「我根本就不想去郊遊,更不在乎別人說我什麼,我不能拿你掙的血汗錢去玩!這些年我已經花了你們不少錢,給你們添了不少麻煩!」

「雷雷,你說什麼呢?」 羅湘雯理解他的心情,卻佯裝生氣道,「什麼你們你們的?雖然你是三叔的孩子,可咱們和親姐弟有什麼區別?我對你、小震、雪兒是一樣的,媽媽對你和我們三個也是一樣的。」

「我知道……」羅雷的聲音有些哽咽,「我知道你們都對我好……」

「既然你知道,就拿着這錢,別讓我生氣。」

「可是……」

「別可是了,」羅湘雯打斷羅雷,「把錢硬塞進他手裡,「拿着。」

看姐姐真的要生氣,羅雷只好把錢接了,他別轉了頭抹了一下眼淚,而後說,「其實,我的獎學金……」

「羅雷,」羅湘雯再次打斷他,「你不用解釋什麼,你已經十八歲了,你有權利支配自己的錢,而且我相信你也不會亂花錢的。」

羅雷望望她,而後從書包里拿出一個手提紙袋遞到她面前說,「姐,這是我給你買的,原本打算一會兒給你打,你看看喜不喜歡?」

羅湘雯一愣,接過紙袋拿出來一看,竟然是一條裙子。今年春天最流行的款式,而且還是自己最喜歡的粉色。

羅湘雯恍然大悟:「原來你拿獎學金給我買了這條裙子!」

「你掙的錢都供我們讀書了,我看你還穿着去年的舊衣服,所以就擅自作主給你買了這條裙子,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歡。」

「喜歡,當然喜歡!」這回輪到羅湘雯激動了,「我太高興了,不僅僅是因為有了一條新裙子,而是弟弟長大了,知道心疼姐姐了!」

「姐,你放心,等我長大掙錢了,一定報答媽和你對我的養育之恩。」

「又來了,說什麼報答?只要我們一家人好好生活在一起就好。」

羅雷點點頭:「姐,你穿上裙子試試吧,也不知道合不合適。」

「一定合適。」

羅湘雯回屋試裙子。

羅雷來到客廳,小震從沙發上跳起來,笑着問:「去嗎?」

羅雷過去輕輕給他一拳,「就你多嘴!」

「喲呵,敢和我動武!」羅震嬉笑着把羅雷按在沙發上打鬧。

李慈和雪兒在旁邊也笑了。

「看我漂亮嗎?」

羅湘雯換上裙子出來,不肥不瘦正合適。她踮起腳尖旋轉着,從門口來到地中間。

「姐姐好漂亮啊!」雪兒第一個拍手說。

大家都高興地說好看。

「什麼時候買的裙子?」母親也開心的問。

「是雷雷今天拿他的獎學金給我買的!」湘雯特別驕傲地說。

大家聽了都讚許地望着羅雷。

羅雷靦腆地笑了:「清明節咱們去掃墓時,就穿這條裙子吧。」

「對!姐姐穿新裙子,漂漂亮亮的!我最討厭那幫人的勢利眼,尤其是羅寧和她媽。」羅震說。

每年清明節,羅家人都會去家族墓地打掃祭祀。

羅家祖上也有過些許風光,但早就沒落了。

再好的風水,也沒延續了子孫的福澤。

說是至親骨肉,早已因貧富差距,拉開了距離,分崩離析,不得不在家族的重大場合中聚上一聚。

現在生活條件最好的, 就是羅湘雯大伯家,大伯是雲港市公安局局長,大伯母娘家也有點錢有點權的。

羅家那些有着一顆富貴心、兩隻體面眼的人們,只能看到有錢有勢的一家。像李慈這樣托兒帶女的寡婦,不知受了多少冷落。

不見面各自生活最好,可是有時候又不得不見。

「怎麼,羅寧回來了嗎?」羅湘雯問,「不是大學畢業後留在京城工作了嗎?」

羅寧是大伯的女兒,羅宇的姐姐。

「前幾天遇見你四嬸兒,說羅寧回來半個多月了,說是工作換了好幾個,都不願意干,就回來了。」

「懂了,工作干不好,回來繼承家業來了。」羅湘雯冷笑道。

李慈看看女兒,掩飾了內心的情緒,輕描淡寫地說:「湘雯,我看日曆了,那天你上白班,你就不用去了。」

羅湘雯五天里要上三個白班,一天夜班,還有一天就是下夜班了。她看了看,果然這樣。

「沒事,我讓陳敏替我。」

「麻煩人家不好。」

「沒關係,過後我再替她一個班。」

「你還是別去了,羅寧回來了肯定會去,你倆再吵起來。」李慈不得不說出自己的擔心。

「那我更要去了,這種時候我不能光讓媽和弟弟妹妹們面對。」

「我們有什麼不能面對的,又不是去打架。」

「可我不去,他們又會說,你教的女兒不懂事,祭祀祖先這麼大的事都沒有來。總之,又是你的錯。」羅湘雯說,「所以,我一定要去,我不讓我媽因為我被別人抱怨。當然,媽你也放心吧,我們都好幾年沒見了,都長大了,無交集,也無矛盾,有什麼可吵的?」

「就算吵架也不用怕,我們也長大了,誰也別想欺負我媽我姐!」羅震揮揮拳頭說,「我這拳頭可不是吃素的!」

羅雷和雷湘雪都跟着點頭。

「你胡說什麼,你拳頭再厲害也不能打自己家裡人啊!」李慈訓斥兒子道。

「什麼自己家人?他們根本沒有把咱們當家人看,羅宇每次看到我們都不理。」

「那是他們不對,咱們不能六親不認。」母親語重心長地說,「你們記住了,你們兄弟姐妹四個要抱團兒,以後長大了,都成家了,無論誰窮誰富,也都要互相親近,互相扶持。」

「嗯。」孩子們點頭。

「放心吧媽,有我呢!」羅湘雯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