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夏小茶陸辰恩 第3章_一風小說
◈ 第2章

第3章

  ——你所浪費的今天,是昨天死去的人所渴望的明天,你所厭惡的現在,是未來的你不可能回去的曾經。
  「嘀——」心電圖刺耳的聲音,無情的回蕩在冰冷的手術室里。
  幸詩朵跌入了無盡的黑暗中。
  ……  手術室外,寧薇苒緊緊的抱着寧雨桑,寧雨桑的身子在寧薇苒的懷裡不住的顫抖着。
  無盡的恐懼籠罩着寧雨桑,腦子一片空白。
  忽然,手術室的門被打開,紅色的燈轉為了綠色。
  寧雨桑立馬回過神,推開寧薇苒,朝着醫生那邊沖了過去,因為太急,險些摔倒。
  「桑桑!」
寧薇苒慌忙追到寧雨桑身旁。
  寧雨桑心急如焚的看着醫生,顫抖的問:「我朋友她怎麼樣了?」
  醫生歉意的說:「很抱歉,我們儘力了。」
  寧雨桑受到了刺激,失去理智的撲過去,揪住醫生的衣領,直接把他推到了牆上,痛聲咆哮:「你們當醫生的都是廢物嗎?
人都救不了,還當什麼醫生?」
  寧薇苒連忙把寧雨桑拉扯到自己的身邊來:「桑桑,冷靜點!
別衝動啊!」
  醫生再次致歉:「真的很對不起。」
  隨着醫生話音的落下,大家對寧雨桑抱歉的鞠躬離開了。
  四周圍很快又只剩下寧雨桑和寧薇苒兩個人。
  寧薇苒心疼的看着寧雨桑:「桑桑,你別太難過,你……」  「啊——!」
寧雨桑無力的摔在地上,撕心裂肺的哭出了聲,無盡的淚水模糊了她的視線,打**她的臉頰。
  寧薇苒蹲在地上,心疼的抱着寧雨桑。
  在寧薇苒的印象中,極少看到寧雨桑哭,上次看到寧雨桑這麼哭的時候,還是在寧雨桑養父去年的葬禮上。
第368章你跟夏小茶吵架了?
  寧雨桑事後還患上了輕微的抑鬱症,好在治療及時,才沒讓病情加重。
  寧薇苒以為再也不會看到妹妹像現在這麼哭了,沒想到……  她沒能像桑桑一樣,擁有幸詩朵這麼好的朋友。
  她愛的,愛她的每一個人,都好好的在她身邊,所以她無法體會到桑桑這會的內心是什麼樣的,唯一能知道的是,桑桑再次承受了這個年紀不該有的崩潰和絕望。
  人生就是減法,見一面,少一面,來日有的時候並不方長。
  因為我們誰都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個會先來。
  ……  荔櫻學院。
  二班因為有現場要清理,外加擔心班上同學們的情緒會因為白依依爸媽行兇而受到刺激,教導主任把上午的課換成了自由活動,同學們可以在除了教學樓以外的地方自由活動。
  櫻花林,長椅上,宋遲一看了眼躺在自己身旁看頭頂櫻花的葉新和:「問你事情。」
  「恩?」
葉新和並未收回目光。
  宋遲一:「就在教室的時候吧,你不救夏小茶我可以理解,但是你為什麼不去救幸詩朵,你去的話,你肯定能夠救下幸詩朵的。」
  「我跟幸詩朵非親非故的,我為什麼要救她?」
葉新和聽笑了:「你是覺得她是寧雨桑的朋友,寧雨桑又喜歡我這麼久,所以你才這麼問的嗎?」
  「……」宋遲一沒有說話,默認了。
  葉新和勾唇,看上去溫柔極了:「喜歡我,我就一定要救她嗎?」
  「……」宋遲一,這當然不是:「新和,說真的,你以前不是這樣的。」
  葉新和:「我以前是什麼樣的?」
  「這以前的你,內外都是一樣的好,自從南音的事情之後,你就變得越來越……」宋遲一嘆了一口氣,沒再繼續把話說下去。
  「冷血是嗎?」
葉新和接上宋遲一的話。
  「何止是冷血,」宋遲一不誇張的說:「你活的簡直跟沒血的人似的。」
  「這樣不是挺好的嗎?」
葉新和很喜歡自己這樣的狀態。
  宋遲一:……  哪裡好了,他還是比較喜歡以前的新和。
  葉新和的聲音帶着笑:「有的時候,做一個壞人,遠比做一個好人要好多了,這好人的一生,往往沒有壞人要過的好,雖然前者坦坦蕩蕩吧,可是坦坦蕩蕩又有什麼用,高考不加分,將來畢業了應聘也不看。」
  宋遲一無言以對:「你還真的是越活越現實了。」
  葉新和:「誰都會有活的現實的這麼一天,只是早晚的問題。」
  宋遲一確定了,這以前的葉新和是真的回不來了。
  想了想,宋遲一又說:「你說幸詩朵還搶救的回來嗎?」
  葉新和:「白依依爸媽捅了那麼多刀,十有八九的搶救不回來的。」
  「這寧雨桑也是真的冤,」宋遲一雖然跟寧雨桑沒多少交情,但好歹是初中到高中都一起的同班同學,這會難免不同情寧雨桑:「被人安上了一個這麼大的鍋,要不是背了鍋,白依依爸媽今天也就不會找她麻煩,幸詩朵更不會出事了,  哎,你覺得,到底是誰在害寧雨桑啊?」
  又是害死了白依依,又是把南星弄成植物人,就不會良心不安嗎?
半夜都不會做噩夢嗎的嗎?
  葉新和:「有懷疑的對象,但現在我也不能確定是她。」
  宋遲一:「誰啊?」
  葉新和:「竹夕。」
  「竹夕?」
宋遲一一愣:「不太可能吧,她平常在學校人那麼好,南星又是她的好朋友,她害白依依還說的過去,害南星怎麼都不可能吧。」
  葉新和:「這有的時候,眼睛看到的跟聽到的一樣,都不是真的,還要看感覺才行,坦白的說,一開始我也覺得竹夕蠻好,  可時間久了之後,她給我的感覺就是,朋友對她來說就是用來利用的,所謂的友好都是裝出來的,不過只是用來掩蓋真實的自己罷了。」
  宋遲一沒再質疑葉新和說的話,因為葉新和看人,一直以來都是蠻準的,說竹夕有嫌疑,那就是真的有嫌疑。
  ……  一班,物理課。
  林宴一邊吃着薯片,一邊戴着耳機刷抖音。
  在感覺到身後有人坐下後,林宴立馬摘下耳機,轉過身,看到了冷着一張臉的陸辰恩:「回來了,夏小茶呢,她還好嗎?」
  因為夏小茶是於今夏的朋友,自己又看的賊順眼,林宴是真心把夏小茶當朋友了的。
  這夏小茶出了事情,當然是有點擔心的,給陸辰恩發了好多條微信詢問夏小茶的情況,可陸辰恩一條都沒回,也不知道是在幹嘛。
  「還好,」陸辰恩被夏小茶氣到現在,甚至都有點不想提到她:「縫了針,然後今天不來學校,去她倆個哥哥那了。」
  林宴:「那幸詩朵怎麼樣了?」
  陸辰恩:「我怎麼知道。」
  林宴:……  一不小心就忘了,辰恩對不相干的人的事情,一點興趣都沒有。
  林宴注意到了陸辰恩很不好的臉色,這表情,是跟夏小茶吵架了嗎?
  想到這,林宴一下就笑了:「你跟夏小茶吵架了?」
  陸辰恩被林宴戳到痛處,眉心一皺,冷冷的看着林宴。
  「……」林宴一個哆嗦,媽耶,這隨時都會給他一拳的表情還真可怕:「我什麼都沒說。」
  做了個投降的手勢,林宴轉過身,繼續刷抖音去了。
  因為是真的被夏小茶給氣到了,物理老師講的內容,陸辰恩一個字都沒聽進去。
  ……  下午。
  市人民醫院。
  竹夕在給溫暖送了一頓必勝客後,就獨自一人到門診化驗了。
  溫暖好幾次想要陪竹夕一起,可卻被竹夕給拒絕了,因為自己一化驗完,就要回學校去。
  做過化驗後,竹夕也沒問要多久,就準備離開了,反正醫院肯定會用最快的速度把結果給弄出來的。
  不過,離開之前,竹夕來到了急診大廳的護士台前。
  「您好,」竹夕善意的目光中,帶着顯而易見的擔憂:「我想問一下,上午的時候,你們急診是不是來了一個被刀捅傷的女生?」
  護士:「上午不是我在這裡,不過,我可以幫你問一下。」
  竹夕:「好,謝謝你了。」
  一分鐘後,護士掛上電話:「恩,不過她已經搶救無效去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