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屬下青龍!」

「屬下白虎!」

「屬下朱雀!」

「屬下玄武!」

「修羅殿四尊者,跪請殿主收回成命,返回修羅戰場,繼續統領百萬修羅軍,鎮守八荒!」

東海市,半島酒店。

一間豪華標間內,四個穿着奇裝異服的三男一女,跪拜在一個年輕人面前,神色十分凝重。

「殿主,您身為修羅戰神,修羅殿的主人,擁有無上的權力與數之不盡的財富,又為何要執着於那不平等的三年之約呢?」

「是啊殿主,您是堂堂修羅戰神,令八荒宵小望風而逃的大人物,現在竟要在這小小的三線城市裡給人家當上門女婿,傳了出去,豈非令人笑話?」

四人極力勸說,可那年輕人卻依舊一副平淡之色,不為所動。

只見他眼中流波轉動,似陷入了某件往事的回憶之中。

年輕人名叫陳天奇,本是東省首富陳建林長子,三年前,卻因父親被女色迷惑,聽信小三的污衊與挑唆,竟將他與病重的母親,趕出了家門!

那年,那日,正是陳天奇二十歲的生日。

他卻與母親流落街頭。

沒有生日歌,也沒有蛋糕,母子二人饑寒交迫,狼狽至極,令他記憶猶新。

然而,就在當晚,他又再遭不測,被人擄去,與一名絕色美女發生了關係。

地點,就是這所半島酒店的這間客房之內。

那名絕色女子,名叫葉傾城,本是東海市葉家最為出色的後輩,曾一度被傳為葉氏集團的繼承人,更是無數富家子弟所垂涎的對象。

可此事一經爆發後,葉傾城連同整個葉家都名譽掃地,無數謾罵和惡語撲卷而來。

一些別有用心的葉家之人,更是立馬把葉傾城定義為家族罪人,揚言要與她們一家斷絕關係,不相往來。

葉家家主,不得已之下,只好切斷了葉傾城一脈的家族資源,雖然還保留了親人的關係,卻也形同陌路。

本來以葉傾城的姿色,遭遇此事,也仍然有不少選擇的餘地。

然而,葉傾城卻性格剛烈,認定了陳天奇這位,與她有了夫妻之實的男人。

是她據理力爭,倔強堅持。

最後,她那勢利眼的母親,才勉強答應,給了陳天奇三年的時間。

三年內,陳天奇若是可以出人頭地,她便同意這門親事。

反之,如果陳天奇依舊是廢物一個,那麼這門親事便要作廢。

而葉傾城從今以後,一切都要聽從她的安排。

如今,三年之期已到。

陳天奇,回來了。

「你們不必再勸了,男兒一諾千金,

當年她能為我堅持,如今,我又怎能忘恩負義?

難道你們希望,在你們眼中戰無不勝的修羅戰神,是這樣一個人嗎?」

陳天奇長舒了口氣,回過神來,將四人一一扶起。

「可是殿主……」

四人面露不甘之色,然而卻被陳天奇直接打斷:「她馬上就要到了,你們快些離開吧,若是讓她見到你們,又要多費口舌解釋了。」

「這是命令!」

陳天奇見四人還有勸說之意,語氣瞬間霸氣了幾分。

那一剎,這名看似平平無奇的年輕人,身上竟散發出一股王者般的威嚴,震懾全場。

四人頓時心生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