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陳天奇苦笑了一聲,也沒有多說什麼。

等明天,自己去東辰集團,把這點小事處理了,一切自然也就無需多說了。

雖然葉家的人很勢力,也很過分,但他們畢竟還是葉傾城的親人。

陳天奇可以無所謂,但是葉傾城的心裏,肯定是不願和他們斷絕親情關係的。

陳天奇說過,要給她這世上所有的美好,當然也包括這點。

結婚之日,他也希望,葉家的人能夠送來祝福。

見陳天奇不說話了,葉傾城忽然問道:「那個…你,今晚這些東西,都是怎麼辦到的?你不會真的借高利貸了吧?」

「當然沒有!」

他可是修羅戰神,全球將近一半的財富,都任由他調度,這點毛毛雨,還需要借高利貸嗎?

只不過,陳天奇也沒法暴露自己的身份,隨便找了個理由說道:「我在當兵的時候,認了位干爺爺,這些,都是他給我的。」

「干爺爺?」

「是啊,他的孩子都戰死了,跟我又特別投緣,就收我做了干孫子。」

陳天奇沒有撒謊,他之所以能成為修羅戰神,就是因為在炊事班裡認識了一個老頭。

而那老頭,正是修羅殿的上一任殿主。

是他,在那三年里,教會了陳天奇一身本領,並將修羅殿傳給了他。

葉傾城半信半疑的點了點頭,說道:「那位爺爺對你真好,等有機會了,帶我去謝謝他吧。」

「是啊,他對我特別的好!等我們結婚的那天吧,我請他來吃我們的喜酒,那時,你就可以見到他了。」陳天奇微笑着說道。

一聽到這話,葉傾城的俏臉微微一紅,然後側過頭說道:「很晚了,我們走吧,對了,你住哪?」

「半島酒店,我把我媽也接過去了。」陳天奇說道。

「曹阿姨她……」提到陳天奇的母親,葉傾城的臉上閃過一絲自責。

「你不用自責,我媽都跟我說了,你把她照顧的很好,就是這些年……苦了你了。」陳天奇柔聲說道。

葉傾城輕輕搖頭:「沒什麼,不過,半島酒店那麼貴,你不應該這麼奢侈,畢竟,你的錢……不是你自己賺的。」

陳天奇一愣,然後心中苦笑。

這不能暴露身份,也真是夠鬱悶的,花點小錢也成奢侈了,還要被老婆鄙視。

「咳咳,我就住一個晚上,主要是想孝敬一下我媽,明天我就出去租房。」陳天奇說道。

「如果是孝敬曹阿姨,那倒是應該的,多住兩天也無所謂,我只是希望你作為男人,要懂得自食其力的道理,我不喜歡坐享其成的人。」葉傾城看着陳天奇,認真的說道。

想到自己以後就要跟這個男人成為夫妻,一起生活,度完餘生,她就不由對陳天奇管束起來。

「對,我也不喜歡那種人。」陳天奇尷尬一笑:「那什麼,我先送你回家,今晚你就好好休息,什麼都不要想了,一切有我。」

葉傾城微微頷首,直接朝酒樓外走去,陳天奇想牽個小手,也沒能如意,只好悻悻的跟了上去。

第二天,東辰集團。

這家以互聯網科技發家的公司,因為吃了時代的**,近年來,市值一路飆升,風頭可謂是一時無兩。

去年更是以2341億的市值,僅5億之差,落後於陳建林家族的萬豪地產,位居東省第二。

今年,東辰集團整合資源,一連開拓了數個業務板塊,直播、外賣、電子商務、短視頻、在線閱讀等,都紛紛取得了不菲的成績,趕超萬豪地產,已成必然之勢。

身為董事長的曾辰,也難免飄了起來,經常潛規則旗下的網紅藝人,身邊還24小時帶着幾個精英保鏢,每個的年薪都高達六七十萬。

辦公室內,曾辰親自面試者一位年輕靚麗,身材有形的女孩,笑眯眯的說道:「你的簡歷我看過了,很不錯,但是不是真的有料讓我們包裝,我還得親自驗證驗證啊。」

說到有料兩個字的時候,曾辰的一雙色眼,就盯着女孩的胸口不動了。

低胸裝下,那雪白擠出的溝壑,顯得格外誘人。

女孩在進入辦公室之前,就早已做好了準備,十分配合的扭着柳腰朝曾辰走去。

才到曾辰跟前,就只聽見她一聲嬌呼,人已經被肥頭大耳的曾辰摟了過去。

「嘿嘿,小美人兒,多大了?」

「十…十九歲。」

「嘖嘖嘖,十九歲,發育很好嘛。」

「討厭~」

女孩任由曾辰上下其手,也不阻止。

正當曾辰準備剝開外皮,享受果實的時候,外面忽然傳來一聲慘叫。

砰。

下一秒,辦公室的門,就被什麼東西給撞開了。

定睛一看,卻是一個粗漢!

曾辰和懷中的女孩同時驚嚇的站起了身,看向地上的粗漢。

這一看,曾辰心中頓時駭然,那不正是自己的貼身保鏢之一嗎?

緊接着,一個穿着普通,留着平頭的青年,從門外走了進來。

青年二十三四歲的模樣,雖然是平頭,可那五官卻如同精雕而成的一般,無可挑剔,渾身散發著一股正氣,不怒自威。

他拍了拍手,然後處理了一下衣服上的褶皺,彷彿是強迫症,對自己的儀容儀錶,十分在乎。

這人,正是陳天奇。

在軍中,着裝,形象,日用品的擺放等等,要求都十分嚴格。

他謹記着軍訓,依舊一絲不苟!

「你,你是什麼人!」曾辰指着陳天奇,怒斥道。

「我叫陳天奇,今天來,是想和你談談,關於長虹科技盜用東辰集團科技專利,侵權一事。」陳天奇瞥了眼倒在地上的保鏢,淡淡說道:「不過,你的保鏢不太懂規矩,我只好順便替你調教了一下。」

「長虹科技?」曾辰微微一怔,旋即恍然點頭,一臉嘲弄的說道:「原來是葉家派來的人,怎麼?軟的不行,就想給我來硬的?就憑你?」

「我說了,我是來和你談的。」陳天奇平靜的說道。

「談什麼談?就憑你一個當伙夫歸來的上門女婿,拿什麼跟我談?

原本,我還打算看在趙家的面子上,讓葉家給點專利費意思下就好了,

不過昨晚,我的好兄弟趙立德卻連夜跟我說,他跟葉家鬧掰了,要我從重追究本次的侵權事件。

你覺得,我們之間還有談談的必要嗎?」

曾辰冷哼道。

聽到這話,陳天奇的臉色當場就黑了,無比冷漠的說道:「曾辰,我現在是跟你好好談,你最好乖乖配合,不然的話,我讓你分分鐘破產!你可別後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