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懸疑:刑偵專家你別掃黃了小說 第8章_一風小說
◈ 第7章

第8章

看着肆無忌憚的安無隅,指導員周彥兵把桌子拍的咣咣作響。

「安無隅,現在可是在訊問,少給我弔兒郎當的!」

「好啦老周,你就別再嚇唬他了,這小子鬼精鬼精的,你能騙得住他?」

楚飛鴻笑着調侃了一句。

「周叔叔好。」

安無隅給周彥兵問了個好。

周彥兵起身來到安無隅面前,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給安無隅拍的齜牙咧嘴。

「周叔叔,你這手勁兒還是一如既往的大啊!」

「好小子,幹得不錯,沒給你爸媽丟臉。」

周彥兵有些感慨的說道。

提到這個話題,氣氛一時之間有些沉重。

安無隅的父親安雲天和楚飛鴻,周彥兵都是戰友。

是同一批從部隊轉業回來的軍人,一起來到了刑偵大隊工作。

只不過安雲天後來被調到了市裡,但仍然住在刑偵大隊家屬院里。

可以說,安無隅就是楚飛鴻和周彥兵看着長大的。

不是親兒子勝似親兒子!

三人寒暄了一會兒,楚飛鴻有些嚴肅的說道。

「小安,昨晚你做的沒錯,整個用槍過程嚴格符合警員使用槍支條例管理規定。」

「只不過……」

「只不過他是鍾局的兒子,對吧?」

安無隅笑着接道。

楚飛鴻無奈的點了點頭。

「而且鍾鑫的舅舅還是區檢察院的檢察長。」

但隨即話鋒一轉。

「不過你放心,我和你周叔肯定不會眼睜睜的看着你出事,你可是我看着長大的。」

「沒錯,你放心吧小安,姓鐘的要是敢動你,我老周就算是脫了這身皮,也要跟他鬥上一斗。」

周彥兵這時也拍了拍胸脯保證道。

一時間,安無隅的眼眶有些濕潤。

「謝謝楚叔叔,周叔叔…」

……

翌日

鍾家別墅內

客廳里煙霧繚繞,一名中年男子靜靜的坐在沙發上,面前的茶几上擺滿了文件,凌亂不堪。

旁邊還有一名哭哭啼啼的美婦人。

在得知自己唯一的兒子鍾鑫死亡的消息後,鍾國悲痛欲絕,一夜之間彷彿蒼老了十幾歲。

「你個廢物,自己兒子都被人給打死了,你還坐在這抽煙,還不趕緊去把害死兒子的兇手抓起來!」

錢麗麗雙眼通紅,怒氣沖沖的對着鍾國說道。

「你個婦道人家知道什麼!你知不道那小兔崽子都在外面幹了什麼?」

「吸毒,強姦,持刀殺人,肇事逃逸,就算有踏馬的十條命都不夠槍斃的你知不知道!」

「這些事情你竟然都背着我幫他擺平,你真是……」

自古慈母多敗兒。

此時的鐘國已經是萬念俱灰。

虧他自以為無愧於國家和人民,結果自己兒子竟然幹了這麼多大逆不道的事情!

別人肯定會以為都是他包庇縱容,背後指不定怎麼戳着脊梁骨罵他呢!

錢麗麗冰冷的看著鐘國,一字一句的問道。

「我最後再問一次,咱兒子的事情你到底管不管?」

良久,鍾國緩緩的說道。

「管,你想讓我怎麼管?他死了我來管,那些被他禍害過的人誰來管?這都是他罪有應得!」

「行,鍾國,離婚吧!你不管,有的是人管。」

撂下這句話,錢麗麗拎起手包,摔門而出。

昏暗的客廳里獨留下鍾國一人,一根又一根的抽着。

……可愛分界線……

接下來的一天時間裏,安無隅一直住在刑偵大隊的看護房裡。

在調查沒有結束之前,安無隅不能離開刑偵大隊半步,他不光要詳細寫出開槍時的心理活動,更要接受專人進行心理疏導。

房間里,安無隅正奮筆疾書,旁邊還放着好幾張已經寫滿的A4紙。

片刻後,安無隅甩了甩酸痛的手腕,轉身躺在了床上,獃獃的望着天花板。

咚咚咚!

敲門聲響起,一道人影推門而入。

看着來人,安無隅眼睛瞪得老大,有些分不清到底是夢境還是現實。

桃花春色暖先開,明媚誰人不看來。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他的警校同學,明媚。

高挑動人的身材,盈盈秋水般的雙眸,紅潤如寶石般的嘴唇,再配上那彎彎的柳葉眉。

當真是神女下凡,不似在人間。

見到安無隅,明媚舒眉一笑,眼波盈盈,櫻唇翹彎。

俏麗若三春之桃,清素若九秋之菊。

「你,你怎麼來了?」

安無隅有些遲疑的說道。

「怎麼啦?是不歡迎我嗎?那我可走嘍?」

嘟着小嘴,明媚作勢就要離開。

安無隅趕緊站在她面前攔住她,結結巴巴的說道。

「那個,坐…坐會兒。」

手忙腳亂的就要給明媚倒茶。

「噗!真是個傻子!」

明媚輕笑一聲,毫不客氣的坐在了安無隅的床上。

在警校的時候,安無隅是刑偵專業一中隊的中隊長,而明媚卻是二中隊的中隊長。

因為只有兩個隊,且在警校那種競爭激烈,實力說話的環境里,兩個中隊不可避免的成了競爭對手。

當然,並不是你死我活的那種,而是今天你超過了我,明天我也一定要反超回去。

安無隅和明媚就是在這種你超我,我超你,競爭,合作的環境里,結下了深厚的革命友誼。

接過安無隅遞過的茶水,明媚靜靜品味着。

還是安無隅率先打破了房間的沉寂。

「你怎麼來了?」

「怎麼啦?我憑什麼不能來,你不想我來嗎?」

揚起雪白的天鵝頸,明媚笑意盈盈的反問道。

「不不不,不是那個意思。」

「那你說,你想不想我來?」

明媚步步緊逼。

「我想,我想。」

「想我還是想我來?」

「這……有區別嗎?」

看着滿臉通紅的安無隅,明媚噗嗤一聲笑了,終於不再挑逗他。

剎那間,那笑容讓百花黯然失色,天地黯淡無光。

安無隅就這麼痴痴的看着明媚。

雖然兩世為人,但現在的他已經完全和這具身體融為一體,繼承了他的身體,記憶,感情,等所有的一切。

可以說,安無隅不僅是安無隅,也是安無隅。

直到明媚在他面前揮了揮手,這才回過神來。

「想什麼呢?這麼入神?」

「沒,沒事。你還沒回答我呢,你怎麼來了?」

安無隅疑惑道。

「本小姐現在可是國家二級心理諮詢師。」

說著從包里拿出一本證書,得意洋洋的在安無隅面前炫耀着。